學習時報: 經濟增長由過去依靠投資轉向消費為主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人均GDP顯著提高,根據世界銀行的劃分標準,當前大陸已成功進入上中等收入階段,居民的消費能力得到較大提升。與此同時,大陸國內消費市場的絕對規模也穩居世界領先地位,2017年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超過36.6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0.2%。從結構來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和拉動效果明顯,充分發揮了消費在國民經濟中「穩定器」和「助推器」的作用。今年上半年,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比資本形成總額高47.1個百分點,再加上網路購物、體驗消費等新業態的發展,以及旅遊、文化等新領域的繁榮,經濟增長由過去依靠投資轉向消費為主的趨勢十分明顯。

盡管近年來大陸在擴大消費規模、改善消費結構、發揮消費增長第一推動力方面成效明顯,但是制約消費進一步擴大和升級的體制機制障礙仍然存在。比如產品和服務不能滿足居民多層次多樣化的需求,出現需求外溢、消費能力外流的現象;監管體制尚不適應消費新業態、新模式、新熱點的迅速發展,網購糾紛、旅遊亂象層出不窮;消費政策體系還難以有效支撐消費能力提升和預期改善,等等。要做到生產和消費的動態平衡,不斷促進消費數量的擴大和消費結構的升級。最近,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明確了未來一段時間促進消費增量提質升級的三大主攻方向。

構建更加成熟的消費細分市場,壯大消費新增長點

促進實物消費不斷換擋升級。在傳統吃穿用住行消費方面,應重在提高供給質量,拓展供給管道,比如大力發展便利店和社區菜店等社區商業,改造提升一批高品位步行街,加快培育住房長期租賃市場,加強新能源汽車充電設施建設等;而對於信息消費、綠色消費等新興消費熱點,則要供需兩端同時發力,一方面鼓勵和引導居民擴大相關產品消費,另一方面豐富供給產品,創新供給方式,比如積極開發新型、前沿信息產品,推動基於網路平台的消費成長,建立綠色產品多元化供給體系等。

推進服務消費持續提質擴容。從教育培訓托幼,到健康養老家政,再到文化旅遊體育,服務消費遍布經濟生活的各個角落,涉及不同年齡、不同性別的消費主體,需要在準確細分主體偏好,從而提高供給針對性的同時,完善監管和服務,推動這些領域做到專業化、標準化和規範化發展。

引導消費新模式加快孕育成長。近年來平台消費和共享經濟的快速發展,客觀上要求進一步提高治理能力,建立健全符合其成長需要的法律法規和政策體系,乃至相關產業、行業組織等,形成主體多元、共同治理的良好生態。

推動農村居民消費梯次升級。引導農村居民增加交通通信、文化娛樂、汽車等消費,推動電子商務向廣大農村地區延伸覆蓋,支持消費新業態新模式向農村市場拓展,健全農村現代流通網路體系,有效降低農村流通成本。

健全質量標準和信用體系,營造安全放心消費環境

事前需強化產品和服務標準體系建設。政府應主導制定產品標準,保證產品質量,同時鼓勵企業制定實施高於國家標準或行業標準的企業標準,開展高端品質認證,推動品牌建設;對那些消費需求旺盛、與群眾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新型消費品領域,宜充分發揮市場機制與企業主體作用,構建新型消費品標準體系;就服務標準而言,鼓勵行業協會商會等組織制定並公布本行業相關產品和服務標準清單,推動建立優質服務標識管理制度,服務質量自我評估和公開承諾制度。

事中應加強信用信息有效采集和及時公開。比如依托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立跨地區跨部門跨行業信用信息共享共用機制;強化「信用中國」網站信息公開和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依法公示功能;運用多種方式和載體,開展消費投訴信息公示工作,等等。

事後要健全消費後評價制度、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消費者維權機制。完善的消費後評價制度和有效的消費者維權機制可以提高消費者的主體意識和維權能力,從而倒逼供給主體不斷改進產品和服務;守信「紅名單」和失信「黑名單」以及與之相對應的激勵和懲罰措施的建立,則能夠正向引導市場主體主動強化信用體系建設,提高供給質量。

強化政策配套和宣傳引導,改善居民消費能力和預期

消費能力直接受制於收入水平,改善居民消費能力和預期,首先,應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有利於提高居民消費能力的收入分配制度。具體來說,其一,千方百計保障和擴大勞力收入。探索建立勞力者報酬增長的指數化機制,城鎮企業職工報酬的指數化增長機制可以經由完善企業薪水集體協商制度加以確立,農民收入的指數化增長則應通過國家保護並穩步提高農產品收購指導價格、健全農業補貼穩定增長機制來做到。其二,拓寬居民勞力收入和財產性收入管道。鼓勵發展新型勞力就業模式、新型業態,推進人事制度、勞力制度的改革創新,為增加勞力收入創造更多空間;依法保護居民通過動產和不動產獲得的合法收入,如購買股票、債券、理財、房屋出租出售等。其三,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調節職能,縮小收入和財產分配差距。高收入群體的消費傾向一般低於低收入群體,貧富差距的擴大會減少全社會消費,要加大財稅調節力度,發揮個人所得稅、財產稅等稅收和財政轉移支付政策在縮小分配差距方面的作用。其四,通過建立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消除居民消費的後顧之憂,以及經濟的周期性波動,特別是增速下滑對消費支出的負面影響。

其次,提升金融對促進消費的支持作用,鼓勵消費金融創新,規範發展消費信貸,把握好保持居民合理杠桿水平與消費信貸合理增長的關係。

再次,消除所有制歧視,積極培育和壯大各類消費供給主體,構建公平開放的市場環境。

最後,優化消費領域基礎設施建設投入機制,吸引社會資本參與中西部地區和農村地區,以及文化、旅遊、體育、健康、養老、家政、教育等領域基礎設施建設。此外,還應加強對促進消費工作的輿論宣傳,積極培育健康理性的消費理念,合理有效引導社會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