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方言練啞語 楊冪首演文藝片獲好評

學方言練啞語,楊冪首演文藝片獲好評

年輕演員,轉型在路上

本周五,由侯孝賢監制,劉傑執導,楊冪、郭京飛等主演的紀實風格文藝影片《寶貝兒》將公映。片中,楊冪一改以往的美艷形象,轉而出演一位樸素的農村「棄兒」,被網友視為演技的轉型之作。

《寶貝兒》海報

在接受廣州日報記者全媒體採訪時,該片導演劉傑大方分享選擇楊冪出演這部電影的全過程,更透露「片中大部分鏡頭都是楊冪進組九個月之後才拍的」。而這九個月的時間,正是他打磨楊冪演技所花的時間。

談到以往大眾對流量明星演技的質疑,劉傑則呼籲大家不要帶著成見走進影院。

導演劉傑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岸 /文 王維宣/圖

提前觀影: 題材雖沉重,卻不刻意賣慘、煽情

《寶貝兒》是一部帶有濃厚的紀實風格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聚焦以往電影鮮少關注的「缺陷兒」、「棄嬰」群體。片中,楊冪飾演一位因為嚴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拋棄的棄兒江萌,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得知了自己打工的醫院裡有一對父母正準備放棄自己剛出生不久的缺陷嬰兒,性格執拗的她為了不讓這個孩子死去,三番五次輾轉於南京與馬鞍山之間,企圖說服這對父母。

盡管是一個沉重的題材,但劉傑卻拍得很克制,片中的很多鏡頭,只要稍微多停留幾秒觀眾一定會流眼淚,但他與剪輯師卻「無情」地將這些鏡頭剪掉,不刻意賣慘、煽情,更沒有將其處理成更為商業化的「哭天搶地」,反而是用客觀、冷靜的鏡頭記錄江萌與這個世界發生的故事——最終故事走向「無解」。劉傑將故事如此處理,是留給觀眾一個自己思考的空間。

楊冪在片中出演了一個有別於自己任何作品的女性形象——木訥、執拗、一根筋,為了做成一件事誓不罷休。這種形象其實在中國電影史上並不陌生,《秋菊打官司》裡的鞏俐、《親愛的》裡的趙薇……然而,對於楊冪來說,這卻是脫胎換骨。她不僅顛覆以往的美艷形象,轉而用素顏、甚至扮醜變成皮膚黝黑、滿臉斑點的一個木訥、倔強的農村女孩,還要挑戰南京方言、啞語表達,對於第一次出演文藝片的她來說,確實是不小的挑戰。

有不少網友在聽說楊冪轉型後給予的多是冷嘲熱諷,但從成片來看,這個執拗傻女孩的人設,楊冪的表演還是令人信服的。當然,表演中也還有瑕疵,例如偶爾在方言上顯得有點「尬」,情緒戲的掌控也需要更多功力。

從《我不是藥神》到《找到你》,時下無疑是現實主義題材正火的時候,然而,《寶貝兒》與前兩部電影有些微差別,它少了一點商業片的「算計」和元素,多了一份客觀和真實。

年輕演員開始發力

對於楊冪這一次的表現,不少觀眾表示有所改觀:「我原來不喜歡她的演技,但這部電影真的讓我對她改觀,謝謝導演塑造了她。」在觀影現場,一位廣州女觀眾站起來表達了自己的感受。

事實上,不少曾經被貼上偶像標籤的年輕演員,都正在自我證明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寄望在作品中改變了大眾的既定印象。

李易峰多次挑戰演技終獲肯定

前不久,演員李易峰憑借《麻雀》在金鷹獎上連下兩城,分別獲得觀眾喜愛的男演員獎、最具人氣男演員獎,成為最大贏家。

不可否認,踏入30歲的李易峰正在一點點撕掉偶像標籤,完成從流量明星到青年實力派演員的轉型。

選秀出道、唱過歌、演過偶像劇,外形出眾的李易峰一直是不少大眾心中的「小鮮肉」。然而,從《老炮兒》到《麻雀》,再到今年的《動物世界》,李易峰不斷證明著自己除了臉蛋,還有實力。

彭于晏人氣背後是無數次的拼搏

偶像劇出道的彭于晏不僅長得帥氣,近年來更是因為對身材管理有方「吸粉」無數,但在人氣背後,是彭于晏無數次的拼搏和努力,每拍一部戲學一項技能,前不久他被拍到身材暴瘦,他坦言是為了新角色在做準備。

演技的提高需要積累和沉淀

正在熱播的綜藝節目《我就是演員》吸引了不少流量演員勇敢接受觀眾檢驗。有的證明了自己,有的則放大了其在業務上的短處。但無論如何,觀眾應該給予這些年輕演員多點時間,讓他們在作品中不斷磨煉,也在人生閱歷中積累和沉淀,楊冪的例子告訴我們,只要肯花時間、下功夫揣摩角色,就有可能把角色演好,而大眾不妨多點包容和耐心,給予這些年輕演員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成長。

導演劉傑:已花了九個月時間讓楊冪「脫胎換骨」

「拍這樣一部電影是源於身邊朋友的真實事件,產生一些震撼。但我沒辦法以朋友的角度去講這個故事,於是決定以棄嬰為視角去拍這樣一部電影。」說起拍攝這部電影的初衷,《寶貝兒》導演劉傑表示,從最初呼籲大眾去認識、了解並正視這樣一個特殊群體:「而不是刻意把他們屏蔽。我更願意關注這個社會的無解之題,有答案的問題我都不會去拍。」

談到外界對楊冪過往演技的質疑,劉傑呼籲大家放下成見:「很多演員一開始從業拍的片子容易被貼標籤,但這並不代表她的真實水平。」

談起最初選擇楊冪的原因,劉傑坦言自己有一次去劇組探班,原本是去看霍建華,沒想到卻和一旁的楊冪聊得很開心,也意外促成了這次合作。

劉傑說,選擇楊冪出演「江萌」這個角色,是覺得楊冪身上有一股倔勁兒,跟江萌很像:「楊冪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反應非常快,有時候沉不住氣。所以我花了九個月的時間磨她的表演,電影中看到的大量鏡頭實際上是拍攝的第九個月才完成的。」

為了讓楊冪真正理解她所飾演的農村「棄兒」江萌,劉傑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擦去明星的痕跡:「要她從工作狀態轉入走心狀態。」讓她去福利院看孩子,去批發市場買打工小姑娘穿的衣服、坐公車車、去小吃攤吃東西、在現場甚至都不讓工作人員理她:「我要先把你變成村裡的小姑娘,而不是讓你去把她演出來。」

「一開始告訴楊冪要去大街上拍戲,楊冪是拒絕的,因為她早已習慣了在攝影棚裡清場拍戲。後來我們逼著她去,經常讓她一個人背著包就出發了,一個人默默坐在路邊就拍了,後來她慢慢就接受了。有一場在批發市場的戲,錄影機後面至少有幾百個手機在拍她,都是粉絲,要是以前她肯定不習慣,但那場戲她演得挺好。」

除了表演方式,楊冪在戲中全程講的是南京話,且有不少啞語表達的戲份。為此,劇組專門請了一個南京話老師,每天接送楊冪上下班,24小時在線陪聊,還給她一個南京本地的廣播節目每天聽。啞語也很難,一個字就是一個手勢,一個小時內可能要比兩三百個手勢,但楊冪都記住了。

問及對楊冪最終呈現的效果,劉傑表示很滿意:「《寶貝兒》的拍攝斷斷續續歷時9個月,中途又完完整整地重拍了兩遍,到第三次拍攝結束吃殺青飯時,楊冪說‘你們不要相信導演,他肯定還要再補拍’,我說不用了,你已經足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