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位降級:高等教育「嚴進寬出」時代有望終結

原標題:學位降級:高等教育「嚴進寬出」時代有望終結

 
資料圖

「本轉專」的政策是教育部在加強建設一流本科教育政策下的必然趨勢

現在的階段已經不再適合嚴進寬出的模式了,專家預測,未來可能會變成寬進嚴出模式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孟偉

「高考前努努力,上大學就輕鬆了!」大概每個高中老師都會以此來激勵即將備戰高考的學子。這個說法現在不成立了。

華中科技大學今年有18名學生因學分不達標從本科轉為專科,其中11人已在6月按專科畢業。

此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還沒上大學的已經瑟瑟發抖了」「這樣挺好,可以督促大家學習,不然對不起家長交的學費」「規定不人性化,應該給他多次機會能夠重復考或者重修,不致於直接讀一個專科,畢竟高考也不容易」……

學校此行為是否合規?為何高校突然出重拳增加對大學生的管控?

統觀教育部頻頻出台的政策,受訪專家指出,高等教育「嚴進寬出」的時代似乎即將終結。

 

「本轉專」的多年實踐

 

華中科技大學光電學院副院長楊曉非透露,此次因學習成績不達標被「本轉專」的學生在光電學院就占5名,其中3人已經於今年6月按專科畢業,另外2人專科在讀。

據了解,光電學院是華中科大最熱門、最大的學院,本科生有2600多人。該院高考錄取分數線一直比較高,今年在湖北的錄取分數比一本線高出139分。

楊曉非向媒體坦言,學生本科轉專科最大的原因是沉迷網路遊戲,學習上無法堅持,經過留級、休學後還是趕不上來。

一名華中科技大學的大三學生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支持學校的做法:「我覺得挺好,學校本來就是學習的地方,能篩出那些不想學習的人很正常。」他認為,學校的學科都是可以補考和重修的,「本轉專」的學生基本上就沒有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不過,很多輿論認為「本轉專」對大學生太過嚴苛,甚至有網友質疑學校此舉是否合乎規定。

也有在校大學生認為,985的本科學位直接降到專科,這個學歷以後什麼用都沒有了,與其要一個專科畢業,不如退學重新高考,考一個普通本科。在不少人看來,學校不需要為將來的工作負責,沒必要對學生提出這麼嚴苛的要求。

其實,「本轉專」的政策在華中科技大學並不是首次實施,在2008年華中科技大學武昌分校,就對學分達不到一半應修學分的學生做「降級」處理,當年30名本科生降到大專。

早在2003年,海南大學就有23名學生由於試讀不合格,難以達到本科培養目標要求的學分,由本科降為高職(專科)。

懲罰也並非無章可尋,華中科技大學2017年出台的《普通本科生轉專科管理辦法(試行)》中規定:未達到培養計劃總學分的3/4(二年級為2/3)者,給予黃牌警告;未達到培養計劃總學分的2/3(二年級為1/2)者,給予紅牌警告。凡得一次紅牌,或兩次黃牌警告者,轉入專科,且不能再次轉入本科,否則予以退學處理。

據媒體報導,在2017年至2018學年,華中科技大學有210人因學分偏低受到黃牌警告,共34人受到紅牌警告。

北京大學在2016年至2017年也曾對「本科轉專科」作出規定:「學滿兩年(含)以上,取得的必修課程學分數達到教學計劃規定必修總學分數70%以上,經本人提出書面申請,主管主管審核同意,教育部批准,可按專科畢業離校,頒發專科畢業證書。」

2015年,清華大學也曾對「本科轉專科」作出規定:學生因課程學習不合格導致一學期所取得學分低於12學分者,轉入試讀,保留學籍一年。試讀期滿,未達到解除試讀學分要求者,轉入專科學習或者退學;此外,因身體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堅持正常學習者,可以申請轉入專科學習。

然而在上述規定出台之前,2010年就已經有媒體報導過清華大學本科生拿專科學歷的事情。「清華大學當時的這項規定還是非常人性化,學分不夠本科畢業可以給專科畢業文憑。」拿著清華大學專科畢業證書的沈童(化名)曾分享過他的經歷。

1998年,沈童以山東省理科標準分最高分的身份考入清華大學電機系讀本科,可在進入大學後,沈童開始迷戀電腦和網路,大三時學分已經落下了很多,他選擇休學一年並參與了在校學生創業團隊。臨近畢業時他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拿專科畢業證,二是拿肄業證。在沈童看來,肄業證不如專科畢業證,因為肄業證根本就不算畢業,專科畢業證至少說明他在清華大學畢業了。

沈童事件過後,很多人認為這是給學生的一條新出路:「本科降專科,聽上去似乎很殘酷,實際是學校重新給了考核不合格學生又一次上學機會。」

專注於教育領域研究的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傅添還向法治周末記者提及,「學位降級」這一做法在國外高校中很普遍。「當攻讀博士學位的學生學業不合格、或者沒有通過博士資格考試時,有的高校就會給他改發一個碩士學位,當然前提是他符合了碩士的學位要求。」他認為,國外的經驗已經證實這種做法不僅在激勵學生努力學習上是有效的,而且在實際操作中是可行的。

 

一流本科教育政策下的必然趨勢

 

「今天的博士不如5年前的碩士,5年前的碩士不如10年前的本科。」對於中國大學的教育質量,坊間流傳著這樣的評價。

前不久,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戴建業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對本科生論文這種學生應付、老師對付、如同玩笑的畢業論文答辯非常痛心,大多數專業的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幾乎是「逗你玩」,應該取消。在他看來,本科論文低質、形式化嚴重,已經變得毫無意義,建議取消本科論文。這一建議得到了多位教授的支持。

2017年,中國高等教育學會編纂的《中國教育科研參考》上發表題為《中國高等教育質量建設命題的國際視野》的文章中,就指出了近年來高等學校「寬進寬出」的特點:「隨著中國高等教育大眾化進程加快,各高校對於質量管控的底線呈現放鬆的跡象。」

文章顯示,對比美國排名靠前的高校,大陸高校畢業率普遍偏高,而且不同辦學層次的高校之間的畢業率幾乎沒有差異。其中,根據對2004年至2014年的統計,大陸普通本專科生的畢業率一直保持在96%至98%之間。學位授予率從87.85%不斷攀升至97.79%,並在2011年前後一直與畢業率保持一致。

傅添向法治周末記者直言,曾經「嚴進寬出」的大學制度導致了高校裡學風不正,且有愈演愈烈之勢。這不僅讓大學生在4年之內無法學習到紮實的專業知識和技能,還助長了他們不良的學習習慣和生活習慣。同時,學風不正也或多或少引起了「教風」不正,也挫傷了高校教師的工作熱情和積極性。

但隨著近半年的政策對高等教育質量把控的不斷加碼,似乎意味著大學教育「嚴進寬出」的現象,即將成為歷史。

「現在大學裡,有些學生醉生夢死,這樣是不行的。」10月17日,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巖對媒體稱,大學要合理「增負」,「增負」並非是增加課程的量,而是以提升學生質量為目的,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

吳巖表示,每所大學抓本科教育質量的方式可以有所不同,但目標是一致的。「適度增加學生不能按時畢業是應該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吳巖甚至提出,本科生質量不行,研究生的質量也無法保證;大部分本科生是要就業的,本科生的培養質量影響勞力者的素質,事關國家建設的人才質量需求。

吳巖對華中科技大學「本轉專」的舉動給予肯定,也提出了要對大學生合理「增負」的要求。其實,在華中科技大學「本轉專」的消息被曝出之前,教育部對於高等教育以及大學生畢業的要求就已經開始提高。

8月和9月,教育部接連印發《關於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和《關於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 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以下簡稱「新時代高教40條」),要求高校切實加強學習過程考核,明確提出,要嚴把畢業出口關,堅決取消「清考」制度。

6月21日,教育部長陳寶生在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就已經提出:「中國教育‘玩命的中學、快樂的大學’現象應該扭轉,對中小學生要有效‘減負’,對大學生要合理‘增負’,提升大學生的學業挑戰度。」他指出,本科教育是高等教育的立命之本、發展之本,要堅持以本為本,加強一流本科教育。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李立國就此現象向法治周末記者解讀說,華中科技大學「本轉專」的政策是教育部在加強建設一流本科教育政策下的必然趨勢。

由於過去大陸的高等教育屬於入學率比較低的精英教育階段,在2002年之前大陸的高等教育是採取嚴進寬出的模式,即便學生考試不及格會有補考,在畢業前對於不合格科目還有最後的補考機會。在2002年毛入學率首次達到16%,意味著大陸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的到來。直到今天大陸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經達到45.7%,即將步入普及化階段(50%以上),這也就意味著在18至22歲的年輕人兩人中就有一個人在大學讀書。

「在這樣的階段已經不再適合嚴進寬出的模式了。對發達國家來說,提高教育質量,提高人才培養質量是必然的舉措。」李立國還預測,未來可能會變成寬進嚴出的這種模式,這樣才能符合教育部提出的建設一流本科教育的要求。

同時,李立國還提出高等教育水平提高還需要國家制度的配套,建議大陸學制要彈性化。他建議,可以借鑒其他國家的形式,例如,美國哈弗大學本科畢業率約為50%,大部分學生都是延後畢業。「有的學生在4年之內,比如說完成不了學業,可以適當延長學制,延長6年到8年,讓學生把課程繼續,完成學業。」

 

教師和高校同樣要被「增負」

 

根據記者對教育部最近的政策梳理髮現,為大學生「增負」不僅僅指為大學生增加課業壓力,更包括教師的教學水平以及學校的制度建設,未來將是整個高等教育體系的提升。

傅添向法治周末記者分析說,各項政策出台的真正意義並不是為了刻意為難大學生,而是要大力加強本科教育的質量。他認為:「大學教師和高校同樣要被‘增負’。教師要改進教學方式,提升教學效果,對學生的評定要有理有據,要科學化、客觀化、標準化,以及要接受學校和社會的監督。」

最近,吳巖在解讀「新時代高教40條」時也直指,給大學生合理「增負」不單單是指增學分、增課時、增作業、強調紀律約束性,更增加了對解決複雜問題能力的要求。因此對教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深入思考如何提升大學生的學業挑戰度,合理增加大學本科課程難度、拓展課程深度、擴大課程的可選擇性,激發學生的學習動力和專業志趣,真正把「水課」變成有深度、有難度、有挑戰度的「金課」。

6月的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還特別強調教師的評價問題,他認為一些學校在評價教師時,唯學歷、唯職稱、唯論文,這樣的「指揮棒」不利於激發教師教書育人的積極性。

隨即,9月20日,教育部印發了《關於深化高校教師考核評價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將克服唯學歷、唯職稱、唯論文等傾向,堅持師德為先,教學為要,注重憑能力、實績和貢獻評價教師,並探索建立「代表性成果」評價機制。

李立國也認為,既然高校開始對學生嚴格要求,那麼從管理制度、教師教學水平、課程的設置上都要跟得上。他建議,考試內容和形式要科學化、規範化,要有一定的信度效度和科學性,建議對於考試內容建立題庫減少出題的隨意性。

同時,由於現在正處於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使得大量學生湧入高校,然而每個學生受教育的背景、家庭背景、學習基礎都不相同,李立國建議高校加強人文關懷。「對某些課程學習有困難的學生,學院和老師應加強特殊措施,給予學生一定的補救措施,例如,加強考前輔導、讓學生形成互助組等方式;還需要加強學生的思想教育,由於現在有很多聰敏、學習視野都不錯的同學沉迷於電腦、遊戲,對學習不上心,面對這樣的情況學院及輔導老師應當給予思想輔導工作。」

李立國認為,使每個學生都最大可能完成學習任務,是改革的目標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