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科技界重要人物,突發疾病離世

原標題:太空科技界重要人物,突發疾病離世

他的研究領域在深空,在他的凝視中,嫦娥一號、二號X射線譜儀和嫦娥三號粒子激發X射線譜儀,陸續步入太空。他曾說,「終點就在那開始的地方」。可11月4日這一天,他倒在了報告台上,再也沒能站起來。

11月5日,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發布訃告:大陸粒子天體物理和空間探測領域傑出專家,全國五一勞力獎章獲得者,中國空間學會常務理事、空間探測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原黨委書記兼副所長、研究員,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衛星地面應用系統總指揮、衛星系統副總指揮王煥玉因病於2018年11月4日17時12分在合肥逝世,享年64歲。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發布的王煥玉生平特別提到:王煥玉同志始終堅持在科研一線,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2018年11月4日,他在合肥召開的「第二屆射線成像新技術及應用研討會」上做學術報告的過程中,突發心臟病,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盧方軍發文記錄:周日(即11月4日)的北京下起了毛毛小雨,高能所院子裡的路面上落滿了各色的秋葉,順著道路望過去,人的思緒就被帶到斑斕迷幻的遠方。這是樹葉用自己的生命做到的最後輝煌。它們從樹枝上掉落在地面,這時候,只需要一滴秋雨的重量。王煥玉老師(因為他在高能所當了13年的黨委書記,我們都喊他王書記)就在這麼一個秋雨天離我們而去了,退休返聘還不到一年。

「帶走他生命的,只是一場學術報告,關於他為之奮鬥了半輩子的X射線天文衛星。」盧方軍寫道:「但是,我們知道,真正導致他失去生命的,卻是這幾十年來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夜以繼日的努力和壓力。在醫院等殯儀館車的時候,我和科大的安琦老師說,這些年來,王書記’忍辱負重’,是我們高能所高能天體物理學科發展的功臣。安老師說,’忍辱負重’四個字特別準確」。

王煥玉1954年12月生於河北省文安縣,1978年11月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近代物理系,大學畢業後來到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歷任研究實習員、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博士生導師。1998年3月至2001年4月擔任粒子天體物理中心(原宇宙線與天體物理研究室)副主任;2001年4月至2003年3月擔任高能物理研究所黨委副書記(主持工作)、副所長、紀委書記;2003年3月至2014年10月擔任高能物理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

據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王煥玉長期從事高能物理、粒子天體物理和宇宙射線探測研究。1992年至2001年,他參加了大陸載人太空神舟-2飛船空間天文分系統項目「太陽和宇宙天體高能輻射監測儀」,任分系統副主任設計師,項目獲圓滿成功。自2003年起,他一直主管探月工程X射線譜儀、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有效載荷和地面應用系統、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矽陣列探測器、電磁監測試驗衛星高能粒子探測器、天宮二號伽馬暴偏振探測儀等項目的研究和研制。

「他主管開展的月球X射線熒光探測是一項開創性科學工作,在大陸尚屬首次。在國外封鎖、國內缺乏參考資料,條件十分困難的情況下,他帶領團隊自主研制成功了嫦娥一號、嫦娥二號X射線譜儀和嫦娥三號粒子激發X射線譜儀,儀器的主要性能指標達到了國際同類儀器的領先水平,並獲取了大量科學數據和一批重要科學結果,做到多項技術突破,為探月工程和行星科學探測做出了突出貢獻」。

「在硬X射線調制望遠鏡(慧眼)衛星工程中,他擔任地面應用系統總指揮、衛星系統副總指揮兼有效載荷總指揮,堅持自主創新,帶領團隊克服了重重困難,圓滿完成了工程任務,做到了大陸空間X射線天文衛星零的突破。目前,慧眼衛星在軌運行正常,所有技術指標滿足要求,已經獲得豐碩的科學成果,其中首批成果已經在國際主流天體物理雜誌發表」。

由於學術貢獻突出,王煥玉獲得多項獎勵:1998年,獲得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2002年,榮獲北京市科技進步二等獎;2003年,榮獲中國科學院載人太空工程突出貢獻獎;2004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和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2007年,榮獲大陸「首次月球探測工程突出貢獻者」稱號;2009年,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2010年,榮獲大陸「探月工程嫦娥二號任務突出貢獻者」稱號;2011年,榮獲全國五一勞力獎章;在2011年和2015年,因在嫦娥二號衛星X射線譜儀和嫦娥三號衛星粒子激發X射線譜儀項目中做出的突出貢獻,他作為第一完成人兩次獲得北京市科技進步二等獎。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4日以來,王煥玉的學生、好友發表了多篇悼念文章。

王煥玉的學生彭文溪寫道:吾師今突發心梗,倒在了會場,雖經醫院竭力搶救,仍無力回天,他永遠地離開我們而去了。今有同事先於我電話告知病情,心裡便隱隱不安,後噩耗傳來,心裡那一點點希望都落空了,只有無語的心痛,至今無法平復。前日吾師尚和我討論將來工作之事,豈料這一別終成憾事。

「回憶起十四年來,吾師教誨照顧,並肩作戰,音容笑貌尤在。多少個項目都是他頂住壓力,帶領我們年輕人,熬過多少個夜晚,忍過了多少次病痛,才換來了現在的成功。每次見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和我們一起在旅途中奔波,都倍感心疼。本以為他去年退休了,可以好好休養了,誰又能料到今天。此刻我仍不能相信,不敢相信,備受尊敬讚譽的老師就這樣地走了……」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李新喬寫道:我從2003年入所就認識王老師了,讀研期間在所裡的一些學術活動當中,經常能見到時任黨委書記兼副所長的王老師的身影。我想,在很多人的眼中,王老師最大的特點就是和藹、友善、絲毫沒有主管的架子。他永遠都是面帶微笑地與每一位同事、同學打招呼,他好像認識所裡的所有人,他的微笑令人感到非常的真摯而溫暖,充滿了親和力。他也是我在食堂碰到次數最多的所主管。

李新喬回憶:太空項目不比地面項目,有高風險的特點,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高風險就意味著作為指揮的王老師要承受巨大壓力。而我們這支太空隊伍,是在原來參加過「921工程」和「探月工程」的隊伍基礎上組建起來的,有太空經驗的骨幹只有寥寥幾人,而王老師自己就是這幾人中的一個。在做「九新」分析的時候,我們這支隊伍幾乎把「新」都占全了,每增「一新」就增一分風險,怎樣將風險降到最低是擺在王老師面前的問題。

李新喬稱:為此,王老師的關注點滲透到了「人機料法環」等各個環節。在重重壓力之下,每逢遇到問題,王老師永遠都是親臨一線,事必躬親。而在受到各級主管催進度、歸零的時候,王老師卻每每都是那個忍辱負重、承受最多的人。他白天是所主管,吃完晚飯就是項目負責人,幾乎每天都和同事們一起加班到深夜,解決當天遇到的問題。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是大陸從事高能物理研究、先進加速器物理與技術研究及開發利用、先進射線技術與應用的綜合性研究基地。其前身是創建於1950年的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後改稱物理研究所、原子能研究所。1973年2月,根據周恩來總理的指示,在原子能研究所一部的基礎上組建高能所。

建所以來,高能所開創並推動了中國的粒子物理實驗、粒子天體物理實驗、粒子加速器物理與技術、同步輻射技術及應用等學科領域的研究和發展,培養了一批優秀科學家,取得了一批高水平研究成果,研發了許多高技術產品,為國家科技事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是國際領先的高能物理中心之一,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大型、綜合性、多學科研究基地。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撰稿/王姝  校對 郭利琴 圖片來源: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