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翔平:重傷不等於世界末日

約給騰訊MLB。

大約兩個月前,大谷將會賽季報銷的消息甚囂塵上,而就在前幾天,對陣印第安人的比賽,大谷翔平完成了大聯盟生涯迄今的最佳表現,從可能的賽季報銷到生涯最佳表演,「奧塔尼桑」都經歷了什麼?

把時鐘撥回到六月七日,天使主場對陣皇家的比賽,這是大谷大聯盟生涯作為投手的第九場先發,考慮到一周前對陣老虎的先發,大谷曾刷新自己大聯盟最快球速101.1英里,手臂狀態奇佳。此戰前四局比賽大谷被打四支安打丟一分,直到四局和五局當中的間隙大谷登板試投,捕手馬爾多納多認為大谷的動作有些異樣,隨後天使總教練邁克-索西亞和訓練員埃里克-曼森發現,大谷的右手手指有些水泡,這讓大谷很難使出全力投球,索西亞只能將他換下場。事實上這並非是大谷第一次遭遇此等事件,4月17日對陣紅襪的比賽,同樣是手指水泡,第二局就曾退出比賽。所以此次再傷,賽後採訪中索西亞認為這並不會是個大問題。

六月九日,這本應是大谷出場打擊的日子,可這一天人們並沒有等到大谷的出賽,等到的卻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大谷的尺側副韌帶扭傷達到了2級(介乎於輕微磨損和完全撕裂之間),被放入十天傷病名單!要知道,年初天使與大谷簽約時,大谷就有著1級尺側副韌帶扭傷,經歷了兩個月的大聯盟試練,大谷的傷情惡化!

面對此等傷病,大谷面前有兩瓶「毒藥」:A、接受注射治療;B、接受韌帶置換手術(湯米-約翰手術)。

接受富血小板血漿和幹細胞注射治療的話,很難保證治療的成功率,注射治療失敗後還是需要進行手術,而且從本質上來說這是治標不治本。而韌帶置換手術,這是一項大聯盟選手最經常遭遇的一項手術,雖然手術效果肯定得到保證,對於大谷的未來生涯也更加負責,但這項手術的平均恢復期達到冗長的14個月,這意味著大谷將肯定缺席本季所有的比賽,加上復健期,甚至有可能將2019賽季一齊報銷!

往小了說,對於一名剛剛在大聯盟找到信心的年輕球手,未來繼續征戰的信心將遭受打擊;往大了說,作為日本棒球在職棒大聯盟,乃至東亞體育在美國職業體育聯盟的發展,將受到極大的影響!

受傷前的大谷是何種表現?一分為二來說:

作為一名投手,天使隊使用大谷的節奏與日職火腿鬥士隊非常相似,「投一休六」基本是一周只先發一場,所以大谷作為投手出賽的時間較少,九場先發中4勝1負,49.1局投球丟掉17分,平均自責分3.10、WHIP值1.135、平均每九局送出11.1次三振,成績非常突出。大谷可以投出98英里的速球,加上滑球和指叉球,以及較少使用的曲球。面對左打者,大谷經常用速球搶好球數,或者用曲球試探對手虛實;而面對右打者,大谷則是用速球和滑球開局。當打者球數領先時,大谷會急於用速球搶回好球數,所以這個時候經常被打者逮中他的速球攻擊;可一旦大谷早早取得球數優勢,那麼他將會使出速球和「魔球」指叉球攻擊對手的下三路,由於大谷投出的指叉球初速度極快,看上去和速球沒什麼區別,所以對手只能「猜球」,猜錯了便是一記三振,大谷投出指叉球的揮空率達到48.9%,而大谷用速球攻擊內角低位置也是屢屢奏效。

作為一名打者,大谷在每次先發投球之間有六天,而大谷則會「去頭削尾」,在投球的前一天和後一天休息,而中間四天作為指定打擊登場出賽。在129個打席中15次被保送,擊出33支安打,包括8支二壘安打、1支三壘安打和6支全壘打,還有20分打點。攻擊效率來看,打擊三維.283/.725/.359,攻擊指數更是達到了.907。如同大部分大聯盟打者,大谷在面對速球時表現不錯,打擊率.289,包括三支全壘打,但大谷在面對滑球時表現掙扎,打擊率僅有.111。

按照「棒球參考網站」的評價,若將全聯盟球員以100作為平均數,大谷的打擊達到133、投球達到134,均是中等偏上成績,「二刀流」絕非噱頭,這是一名真正兼顧打擊和投球的大聯盟級別選手。

聯盟當世第一人、大谷的天使隊隊友邁克-特勞特對於大谷的傷病直言:「對於這個結果,我們很失望,失去他對於球隊是艱難的挫折。」

驚愕、質疑、恐懼,面對外界如潮的負面消息,一手將大谷從日本帶到美國的天使總經理比利-埃普勒終於發聲了,他告訴著名棒球記者肯-羅森索爾:「大谷在受傷後立刻接受了注射治療,至於手術?我們從未考慮過手術。」天使隊醫史蒂夫-尹也表示:「大谷的注射治療非常順利,兩到三周便可以回到球場。」

事實上撇開球場上的因素,天使隊幾乎也不可能接受大谷的手術。引入大谷後,所帶來的球迷、關注度和經濟效益讓天使隊圈粉無數,一旦大谷缺陣一到兩個賽季,那麼剛剛打好的球迷基礎又將蕩然無存。此外,邁克-特勞特的合同將在2021年到期,天使隊希望能在近幾年保持穩定的戰力,然後再2020年成功續約特勞特,而釣起「鱒魚」最重要的誘餌,無疑便是大谷。

而為什麼球隊高層到教練再到大谷本人對回到球場信心滿滿?其實不難理解,由於大谷是一名「二刀流」球員,右手投球左手打擊,右手肘傷勢對於左手打擊影響並不大,即便是右手恢復不暢,大谷還可以作為全職打者回到球場。

作為球隊不可或缺的一環,失去大谷將近一個月時間,天使只取得8勝14負的糟糕成績,無論是出於運動員好戰的性格,或是肩上背負的壓力,甚至是商業考慮,大谷翔平毅然決然地在六月底開始進行恢復性訓練,七月四日,大谷被正式從傷病名單移出。

現實世界里大谷翔平獨一無二,但喜歡玩「范特西棒球」的朋友們應當是會心一笑,在這款遊戲里卻有兩個大谷翔平:投手大谷和打者大谷,而右手肘傷病未能痊愈的「投手大谷」還留在傷病名單,可「打者大谷」已然奮不顧身地回到了球場。

七月四日對陣水手的比賽,大谷作為第六棒指定打擊回到比賽當中,可面對對手先發左投韋德-勒布蘭克本季最佳表現,大谷三次打擊全部走空,包括兩次三振,而九局上半面對「救援王」埃德溫-迪亞茲,大谷揮棒落空,全場吃到第3K,終結了比賽。

一天以後繼續與水手進行系列賽的第二戰,大谷仍是第六棒指定打擊,二局上半就因為對手捕手克里斯-赫爾曼的干擾打擊犯規上壘成功;四局上半面對一記偏低速球將球擊到右外野形成安打;七局上半更是面對內角球奮力一擊,強勁的滾地球穿越了一壘手滾到右外野,大谷銜枚疾走沖上二壘。經歷了前一日的沉寂後,大谷立刻觸底反彈。

看上去大谷是「滿血回歸」,可人們都清楚,那只作為打擊輔助手臂的右臂,已經受不起更多的摧殘,打擊時由於右臂正對著投手,大谷只能戴上更厚的護具,而不懷好意的投手們則更加刻意的將球塞到內角、投到近身,起到恫嚇大谷的作用。

天使球團並沒有百分百放心,他們也開始有計劃的「保護」大谷,其前34場出場打擊時,僅有3場是作為替補代打出場,其餘31場比賽均是先發出陣。而傷愈復出後,從七月六日開始,天使連續與水手和道奇此等競爭季後賽的勁旅展開系列賽,面對高強度的比賽,尤其是面對對手左投先發的比賽,總教練索西亞選擇更多的時候讓大谷替補代打,九場比賽中有六場都安排大谷做替補,不僅是為了因為大谷作為左打對陣左投成績糟糕,更重要的是,左投的失投球更容易砸中左打者的身體,索西亞所做的一切,簡直用心良苦。

大谷對於自己的半賽季總結時說到:「賽季前我並沒有設置任何目標,我只是想試試看我到底能做到怎樣,我經歷了一些起伏,不過看起來還不錯。」

在面對左投時,大谷36次打擊僅有6支安打,進攻指數.491;而面對右投時101次打擊擊出33支安打,進攻指數超過1。所以此時的大谷還不忘和索西亞請戰,我在日本打左投打得可好了呢。對陣道奇的比賽,大谷果然在對壘道奇後援左投斯科特-亞歷山大時擊出了安打。

隨後在七月十九日,隊醫史蒂芬-尹向大谷「開了綠燈」,經過長時間的注射治療後,從醫學上來說,大谷已經可以開始進行投球的恢復性訓練,球迷們簡直樂開了花,畢竟大谷的東瀛同胞田中將大就在沒有進行湯米-約翰手術的情況下繼續回到了投手丘,且近年來表現穩定,大谷沒有理由不嘗試復制田中的壯舉。

當一切都在呈現可喜之勢時,大谷忽然迎來了一段極長的打擊低潮,從七月中旬到八月初的14場比賽中,45個打席只選到3次保送和7支安打,其中僅有2支全壘打,而打擊數據乃是慘不忍睹的.167/.222/.381,卻有15次被三振的慘痛紀錄,直到八月三日對陣印第安人的比賽。

此戰因為特勞特休戰,而且對手先發邁克-克萊文傑是一名右投,所以大谷被放在第三棒出戰。首局上半大谷就將克萊文傑投到內角的速球送到反方向左外野看台,這是一支兩分炮;三局上半大谷翔平再度上場打擊,克萊文傑卻將速球投到紅中,讓大谷送出一記右外野方向的全壘打,此乃大谷大聯盟生涯首次完成單場雙響炮。可演出還未結束,八局上半當印第安人換上專職左投奧利佛-佩雷斯對付大谷,卻被大谷擊出反方向安打,第九局大谷再補上一支中間方向的穿越安打,單場雙響炮!四安打比賽!大聯盟生涯迄今最佳比賽!

休戰一個月回歸後,大谷更加珍惜留在場上打擊的機會,說我不會打左投?我打給你看!說我速球打得好?我就發揮到極致!(回歸後面對速球的打擊率.360、長打率.840)

未來半賽季大谷會不會回到投手丘?很有可能。畢竟如果能夠繼續投球,他仍然不會放棄自己「二刀流」的身份,可繼續投球有可能讓他的手肘韌帶完全撕裂啊,沒錯,天使隊有可能讓大谷繼續投球,這就意味著大谷有可能投到完全無法支撐為止,再去進行韌帶置換手術。即便是不回投手丘,大谷仍是帶著傷病留在場上進行打擊。

舉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正好就在十年前,偉大的北京奧運盛會開幕,姚明作為中國代表團的旗手,作為亞洲最著名的運動員,即便他的足部手術恢復時間極短,但因為他是姚明,他肩上背負的重擔讓他無法缺席奧運會,後來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正是因為北京奧運會帶傷作戰,影響了他的恢復,最終導致職業生涯長度大大縮水。同樣,大谷翔平是未來亞洲體育的希望,除非萬不得已,他根本無法接受立即手術的現實,但帶傷作戰的殘酷,對於大谷也是不言而喻的。

就在昨日對陣印第安人的比賽七局上半,當大谷已經完成兩支安打一分打點時,安德魯-米勒的速球扔到了大谷的右膝上,即便大谷盡力後撤躲避,也未能閃開快若流星的速球,大谷疼得齜牙咧嘴,幸虧是沒有大礙。

所以關於大谷翔平未來半個賽季的目標,其實並不是贏得美聯最佳新秀,亦或是回到投手丘,更重要的是:保持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