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系列丨蘇武的選擇

△蘇武牧羊

蘇武帶領使團出使匈奴,因為遇到匈奴政變而被牽連,在被逼勸降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以死明志,那是因為在生死之上,還有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就是忠義。

幸而,因出血過多而昏死過去的蘇武最終還是被救了回來。然而,就在他痊愈後不久,且鞮侯單於又開始軟硬兼施,迫切地想要讓蘇武歸降匈奴。

且鞮侯單於派衛律公開審問虞常、張勝等人,而讓蘇武旁觀。當場,虞常因為謀害衛律,被衛律斬殺;張勝被衛律拿劍一嚇唬,便直接跪地答應投降了。

在一番震懾之後,衛律便開始審問蘇武:「你的副使張勝有罪,你作為正使理應連坐。」

蘇武說:「我一沒有參與其中,二也並非其親屬,何來連坐之理?」

話音剛落,就聽「嗡」的一聲,衛律的佩劍已落在蘇武的脖頸。

然而,蘇武竟是紋絲未動。

對峙許久,衛律突然換了一副表情,嘆了一口氣,把劍放下,說:「蘇武先生,我衛律當初無奈投降匈奴,蒙單於賞識,封我做了王,現在能統領數萬人,還有遍野的牛羊群,富貴如此!蘇先生如果投降了,明天也會和我一樣,不然,做了荒野里的白骨,誰還記得你呢?」

蘇武不予回應。

衛律又說:「你要是聽我的話,投降匈奴,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你今天要是不聽我的建議,今後再想見我,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然而,始終巍然不動的蘇武此時已是嗔目切齒:

「身為臣子,不顧恩義,叛主背親,做了敵人的走狗,你憑什麼以為我會想見你?

匈奴單於信任你,你卻任意決人生死,不秉持公正,挑唆兩國的矛盾!

南越殺了漢朝使者,被漢滅掉後成為九個郡!大宛國王殺了漢使,他的人頭隨後就被掛在長安宮廷的北門!朝鮮早前殺了漢使,立刻招來了滅國之禍!

現在只有匈奴還沒殺過漢使,你也明知我決不會投降匈奴,卻想借此挑起兩國相攻,著實用心險惡!

你回去吧!我蘇武與你沒有半分可談的餘地!」

蘇武說罷,惱羞成怒的衛律,恨得幾欲將蘇武當場斬殺,也好過讓他說了這麼多讓人恨得牙癢癢的話!但想到單於對蘇武的敬重,終是忍了忍,憤而離去。

而且鞮侯單於得知蘇武的「冥頑不靈」以後,冷笑了一聲,說:「那我到看看他的骨頭有多硬!」隨後,就派人將蘇武扔進了一個大地窖里,不準給水和吃食,以此逼蘇武就范。

隆冬時節,地窖里陰森寒冷,加之沒有食物和水,蘇武很快就被凍得四肢僵硬,只好在地窖中找到一些草堆躲在角落里擋風。

下雪了,就捧一把雪止渴;餓了,就撕下身上穿的氈毛充饑。就這樣,也沒見蘇武說過半句想要投降的軟話。

幾天過後,也許是覺得這麼折磨蘇武也沒什麼用,死了倒可惜,且鞮侯單於終於將蘇武從地窖中放了出來。

然而,且鞮侯單於仍不死心。

「派人將蘇武流放到北海(今貝加爾湖)之地牧羊,羝(dī)乳乃得歸!」

羝乳,就是公羊產乳。且鞮侯單於的用意分明很險惡了,蘇武就算放一輩子羊,也不可能讓公羊生了小羊、產了羊乳!

且鞮侯單於還特意將蘇武部下不願投降的常惠等人與蘇武分開,單獨扣押,獨讓蘇武去那苦寒之地!

而面對如此境況,蘇武依舊是淡然處之。抵達北海之後,每日除了放羊,便是想辦法為自己尋找食物,因為這一次匈奴還是沒有給他提供口糧,草根和野兔子便成了蘇武長期賴以為生的食物。

而在這酷寒之地,還有一物陪伴著蘇武,那就是代表他漢朝使者身份的旌節。無論何時何地何種困境,他始終不曾放下手中的旌節,更不曾向匈奴說過一個「降」字。

日子久了,旌節上的穗子已經掉光,蘇武的衣服越來越破爛,白髮也越來越多,但蘇武卻依然在北海牧羊,就這麼一天接著一天地活了下去……

求生與求死,究竟哪個更容易?

有時候,求生比求死更難。

而已經「死」過一次的蘇武,如今卻選擇頑強地求生。因為他知道,只有活著,才能有得歸故土的那一天!

——♞——


責 編 @ 朱亭折扇

編 輯 @ 靈 山

手 繪 @ 浩 軒

【聞古知新說明】

●原創文字,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歡迎個人轉PO、擴散。

公號轉載請後台留言聯繫我們。

關注請長按二維碼

本公號文章系列

上古 / 春秋 / 戰國 / 百家 / 成語 / 楚漢

公號導航欄可提取全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