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系列丨群小構陷 太子之危

△處處危機

公孫賀家族的滅亡,猶如一聲驚雷,震得身居後宮的皇后衛子夫是心驚肉跳,她隱隱有種預感,這天,怕是要變了。

衛子夫寵冠後宮十多年,又身居後位三十餘年,雖出身卑微,卻一直記得初登皇后之位時,當時的郎官枚皋特意作了一篇《戒終賦》獻給她,枚皋在賦中勸誡她,要將良好的品德作風一直保持下去。

故而,無論是榮寵甚盛時,還是寵極而衰時,衛子夫一如既往地保持著身為皇后應有的風範和態度,將後宮諸事打理得井井有條。

若說最讓衛子夫牽掛的,必然是自己的兒女,尤其是太子劉據。

公元前128年,太子劉據出生。二十九歲才得了第一個兒子的劉徹,對劉據甚是寵愛。

劉據成年後,按禮制應該遷往太子宮,劉徹專門為劉據在長安城南修建了一座苑囿,稱為「博望苑」,取廣博觀望之意。不喜臣子結交賓客的劉徹,對於太子劉據結交賓客卻不甚管束,允許劉據按照他自己的興趣愛好行事。

劉徹每每出宮巡遊天下時,宮中事務基本都交給衛子夫與太子劉據掌管,待劉徹回來後,他們將重要之事匯報於劉徹,劉徹基本沒有不同意的,有時甚至都不會過問太多,信任如斯。

然而,時間會讓衛子夫色衰愛弛,也會讓劉徹對這個性格上與自己南轅北轍的兒子減輕寵愛。

劉徹治理朝廷時,偏愛張湯那樣雷厲風行甚至手段狠辣的酷吏,而太子劉據性格仁慈寬厚、溫和謹慎,很多事情更偏向於寬大處理。時間久了,劉徹總認為劉據不如自己那般精明強幹。

而隨著衛子夫的失寵,後宮中新進的王夫人、李夫人、鉤弋夫人等受到劉徹的寵愛,劉徹的皇子越來越多,他對劉據的寵愛也逐漸轉移到了其他皇子身上,尤其是鉤弋夫人所生的幼子,劉弗陵。

公元前94年,鉤弋夫人懷胎十四個月生下了皇子劉弗陵,可謂是天朝奇事。因為人人都知道,上古的堯帝便是懷胎十四月而生。劉徹喜出望外,當即命人將鉤弋宮的宮門改了名字,名為「堯母門」。

堯為上古「五帝」之一,而將只是婕妤之位的鉤弋夫人稱為「堯母」,卻是置皇后衛子夫和太子劉據於何地?

劉徹不曾想過。但這個宮廷內從來不乏善於鑽營的人,時時刻刻揣摩著他的心思。眼看著太子一派漸失恩寵,東宮的風向也在悄然轉變。

太子劉據待人寬厚,處罰從寬,長此以往,便引來朝中那些酷吏大臣的不滿。

原先衛青尚在人世的時候,猶如一棵不能撼動的大樹,支撐著皇宮里的衛皇后和太子劉據。但隨著霍去病、衛青兩位將軍的先後去世,衛氏家族失去了朝中最大的倚仗,再加之衛子夫逐漸失寵,一些奸佞怕太子繼位後會肅清異己,便開始蠢蠢欲動,競相構陷劉據。

有一次,劉據進宮謁見衛子夫,待得時間久了些,黃門(宦官)蘇文便向劉徹說:「太子調戲宮女。」

劉徹聞言,直接給劉據的宮中又撥了兩百的宮女,讓劉據一愣,父王這是唱得哪出戲?

後來打聽才得知,竟是蘇文那宦官誣陷自己,為此,衛子夫和劉據對蘇文是忿恨不已。

還有一次,劉徹生病,命人召見太子。過了一會,小黃門常融回來說:「太子面帶喜色……」

劉徹聞言,默然無語。

待劉據到了,劉徹細細觀察劉據的表情,才發現劉據臉上隱有淚痕,只不過是在強顏歡笑而已。劉徹頓時明白是常融在糊弄自己,隨後便將常融處死。

但是,誣告太子劉據的事情早已屢見不鮮。衛子夫曾擔憂這樣下去終會釀成大禍,便讓劉據請示劉徹,處死蘇文這樣常常信口雌黃、污蔑劉據之人,但劉據卻覺得身正不怕影子斜,且劉徹聖明,自不會信那些人的讒言!

但是,在水深火熱的朝堂鬥爭中,這樣的信任又能維持多久呢?僅蘇文和常融這兩次構陷,劉徹便沒有表現出對劉據的足夠信任,否則,怎麼會送劉據那兩百宮女呢?

太子之位,早已被暗箭射得傷痕累累。

當年,高祖劉邦曾想要廢掉呂後之子劉盈的太子之位,讓自己寵愛的戚夫人之子繼承他的帝位,若不是有張良等朝臣的力諫,以及「商山四皓」挺身而出,成為劉盈堅不可摧的支撐,劉盈只怕也不會順利繼位。

而今歷史重演,鉤弋夫人被稱為「堯母」,太子劉據在朝中僅剩的支撐公孫賀家族卻全族被誅,劉據的太子之位,還能立得穩嗎?

——♞——


責 編 @ 朱亭折扇

編 輯 @ 靈 山

手 繪 @ 浩 軒

【聞古知新說明】

●原創文字,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歡迎個人轉PO、擴散。

公號轉載請後台留言聯繫我們。

關注請長按二維碼

本公號文章系列

上古 / 春秋 / 戰國 / 百家 / 成語 / 楚漢

公號導航欄可提取全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