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系列丨漢匈再燃戰火 飛將之後出師

△路博德上書

在距故國萬里之遙的北海湖畔,蘇武將自己人生中本該建功立業的大好時光留在了荒原之上,但也為自己的民族和國君堅守了骨氣和尊嚴。

而在他身後的漢朝,因為蘇武被扣押,對匈奴的忍耐也終於到了極點。

公元前99年,蘇武被扣押的第二年,劉徹整頓兵馬,時隔二十年再次發兵於匈奴。

貳師將軍李廣利率領三萬騎兵出天山(祁連山),因杅將軍公孫敖和伏波將軍路博德從西河郡(今山西和陜西北部交界處附近)出發,共同攻打匈奴。

但此行,還有一支隊伍尤為特別——這支由五千步兵組成的隊伍,從酒泉郡附近的居延澤出發,深入大漠,伺機襲殲匈奴敵兵。

帶兵之人,正是飛將軍李廣之孫,李陵。

當年,劉徹唯獨帶了霍去病之子霍嬗登上泰山,頗有一種希望霍嬗日後能效仿他父親,為漢朝開疆拓土、擊退強敵的意願,然而就在泰山封禪後的第二年,霍嬗就突然病逝,劉徹甚為遺憾和悲痛。

而除了霍嬗以外,大將之後中劉徹最寄予厚望的莫過於李陵。

李陵成年後,曾在建章宮擔任監督官,監管騎兵。年紀輕輕,既善於騎射,又懂得愛護部下,竟頗有當年飛將軍李廣的英姿。

後來,劉徹封李陵為騎都尉,派給他五千士兵,讓他屯駐在酒泉和張掖教練射箭,以抵禦匈奴。

若說有什麼特別的,當屬這些來自楚地的五千士兵了。楚地之人,向來驍勇,項羽那樣力能扛鼎的雄才雖不常見,但荊楚之兵確也個個勇猛無二、武功超群。

可是李陵畢竟從無對匈奴作戰的經驗,僅憑五千步兵就敢深入大漠,劉徹對他的信任是否過於盲目了?

但其實,劉徹最初並不是這樣安排的。

按照劉徹原來的計劃,是讓李陵帶領他的士兵為李廣利運送輜重,一點點參與到作戰中去,但李陵卻不甘心。

「陛下,我率領的將士,都是荊楚之地的勇猛武士和奇才劍客,手能扼虎,箭不虛發,懇請陛下準我帶領他們單獨出征,分散匈奴單於的主力,使其不能全力攻打貳師將軍的部隊!」

劉徹卻有些為難:「你不願意做別人的部下嗎?可是我這次調兵太多,已經沒有戰馬可以分配給你了。」

「我不用馬匹,願以少擊多,直搗匈奴單於的王庭!」李陵如是說。

劉徹「哼」了一聲,不說話,心想:初生牛犢不怕虎!沒有騎兵就敢深入大漠,即便霍去病在世,尚且也要掂量掂量吧!

意外的是,劉徹最終竟準了李陵的請求。

但這並不是劉徹一時糊塗,而是他還準備了後手。

在準了李陵的請求後,劉徹又下了一道旨意,給的是伏波將軍路博德。劉徹說,希望路博德在半途中接應李陵。

或許是不願打擊他的積極性,劉徹於是就選擇了在背後為他鋪好後路。

可惜,事情並沒有按照劉徹的想法發展。

伏波將軍路博德,跟隨過霍去病攻打匈奴,不費吹灰之力便降服了南越,戰功赫赫,論資排輩,李陵應該是他的部下才對,但劉徹卻讓路博德為一個冒冒失失的年輕人做後援,路博德心里是十分不情願的。

於是,路博德上書一封,和劉徹說:「如今正值秋季,匈奴馬肥,不宜與其交兵。希望陛下命李陵稍等,等過了一個冬天,明天春天時我們再一同出征。」

沒曾想,看過路博德的上書之後,劉徹卻怒了。他以為是李陵後悔誇下海口,故而托路博德這個前輩來為他推脫。

此時又恰逢匈奴入侵西河郡,大敵當前,刻不容緩,怒氣未散的劉徹乾脆下詔路博德:「速帶你的部隊趕往河西,守住鉤營之道。」

隨後給李陵下令:「九月就從居延出兵,到浚稽山一帶,沿路觀察敵情,如果沒有什麼發現,就沿著浞野侯趙破奴走過的路線抵達受降城休整,將情況用快馬回報!順便,你和路博德說了些什麼?一並上書說清楚。」

將老的、小的都安頓了一遍,劉徹終於長籲一口氣。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著前方戰場的消息了。

——♞——


責 編 @ 朱亭折扇

編 輯 @ 靈 山

手 繪 @ 浩 軒

【聞古知新說明】

●原創文字,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歡迎個人轉PO、擴散。

公號轉載請後台留言聯繫我們。

關注請長按二維碼

本公號文章系列

上古 / 春秋 / 戰國 / 百家 / 成語 / 楚漢

公號導航欄可提取全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