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機構改革方案出爐 「自選動作」有啥亮點?

在中央一級黨政機構改革基本完成之後,改革步伐已走向省一級。

近期,隨著省級機構改革大幕拉開,多省區市的機構改革方案相繼「亮相」。截至目前,至少已有海南、福建、山東、江蘇、廣東、寧夏等29個省區市的機構改革方案獲得中央批復同意。

今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為此次省級機構改革劃定時間表。根據方案,在2018年9月底前,省級機構改革方案要報黨中央審批,在2018年年底前機構調整要基本到位。

目前僅有內蒙古、西藏、新疆等個別省份尚未公布機構改革方案。在機構改革方案獲批後,多省區市將正式步入改革的實施階段。

省級機構改革備受關注,雖各省機構改革步伐不一,但從目前公布的方案來看,此次省級機構改革呈現出一些特點,各省既有「固定動作」,又有「自選動作」。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設置「必設機構」,與中央保持總體一致

在此次省級機構改革中,多個省份設置了與中央和國家機關保持一致的「必設機構」,如生態環境廳、農業農村廳、衛生健康委員會、自然資源廳等部門,做到了政府機構設置的優化。

今年3月,隨著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落地,新組建的生態環境部、農業農村部、自然資源部、文化和旅遊部等部門隨後紛紛掛牌。在此次省級機構改革中,多省設置的機構與中央機構一一對應,大致形成一種「中央設部,地方設廳(局)」的格局。比如,山東、海南、福建等省對應設立的生態環境廳、農業農村廳、自然資源廳、文化和旅遊廳等。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戰略研究院國家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祁凡驊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各省大部分機構與中央機構對應,有利於做到統一指揮,上下聯動,及時準確地處理地方緊急事務,提升政府為人民服務的效率。

在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長唐任伍看來,各省大部分機構與中央機構改革「對表」,除了垂直管理更有利於提升行政效率,還有一點重要意義在於從此各省有了與中央直接對口的部門,使得中央在分配資金、人員等資源時也「有地可循」,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資源分配的效率和合理性。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改革中,各省普遍設立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與中國銀保監會、證監會所屬的各省銀保監局、證監局分工協作。有分析認為,當前經濟形勢下,中央大力推進去杠桿,強調化解風險,清理地方債務,這些都需要加強金融監管。各省普遍設立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便是為了突出監管職責,健全地方金融管理體制。

推出「自選動作」,體現地方特色

此次省級機構改革,中央給予了地方一定的機構設置自主權。因此一些省份在完成「固定動作」的基礎上,還因地制宜推出「自選動作」,充分體現了地方特色。

比如,為充分發揮廣東省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中的重要作用,廣東組建了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主管小組;山東作為海洋大省,不僅在省委部門設置海洋發展委員會,還在省政府部門中設置海洋局,決心做好「海洋」文章;營商環境問題讓東三省很頭疼,遼寧此次專門設置優化營商環境的機構;而海南旅遊產業發達,新組建的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將旅遊、文化、體育資源重新整合,未來海南旅遊或許會交出更亮眼的成績單。

另外,有了自貿區加持,海南還專門組建了海南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加掛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港)工作委員會牌子,主要負責海南自貿區(港)建設以及各領域對外開放。

祁凡驊認為,各省省情不同,在機構設置上給予地方政府一定的自主彈性空間,有利於滿足地方治理中的個性化訴求,使地方機構的設置更為高效、適用。

瞄準大數據,向智慧省市轉型

根據各省公布的機構改革方案,「大數據」頗受重視。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已有8個省份設立了與「大數據」相關的全新機構,福建、山東、重慶、浙江、廣東、吉林、廣西、貴州等8省份明確提出大力發展大數據。

具體來說,山東組建了省大數據局,決心建設「數字山東」;浙江通過組建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加強「互聯網+政務服務」建設;廣東也組建了省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推動構建「數字政府」,提升政務服務能力。

對此,唐任伍表示,隨著時代發展,大數據已成為重要資源,各省份大數據管理局的成立,表明當地政府已經充分認識到大數據的重要性。大數據得到廣泛應用後,可以為當地智慧城市的建設提供源源不斷的燃料,從而推動各省市和國家向智慧轉型。

「大數據本身已不局限於單一產業,而是融合到傳統產業的方方面面。基於未來經濟發展需要,政府也需要相應的機構來負責統籌大數據方面的工作。」唐任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