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美如畫 看園林美容師如何打造

城市美如畫 看園林美容師如何打造

如火般的紅色、金燦燦的黃色、漸褪的綠色……深秋季節,走在太原的街道上,雖然看不到嬌艷的鮮花、濃綠的樹葉,但觸目的是讓人驚嘆的、五彩斑斕的絕美景色。

看秋景,成了近來許多太原人閒暇時光的重要消遣。在看秋景時,人們也經常可以看到,有人拿著鋸子、剪刀等各種工具在給樹木修剪,有人在給樹木澆水,還有人拿著耙子清理樹葉。這些人就是園林工人,事實上,人們看到的這些景色固然是大自然的傑作,也離不開這些園林工人的付出,是他們讓這些花草樹木扮靚了四季驚艷了雙眼。

11月1日,山西晚報記者跟隨濱河公園的園林工人,了解他們的工作日常。

一個人管5000平方米 修剪、澆水……啥活兒都得幹

11月1日上午9時,山西晚報記者從濱河東路南內環口一路往北。路兩側,紅艷艷的爬山虎、金燦燦的銀杏葉、修剪成圓球形狀的衛矛,還有不知名的各種小花……各種顏色疊加在一起,給人一種層林盡染、層巒疊翠的感覺,讓人忍不住驚嘆秋色之美,只覺得兩只眼睛不夠用。

9時30分,山西晚報記者來到勝利橋東的美特好綠地,叫綠地,其實是一個遊園,屬於濱河公園的一部分。此時人不算多,大多是行色匆匆趕去坐公車的,這裡離公車總站很近。在一個小房子旁,山西晚報記者見到負責這片區域的綠化隊隊長曹振成,他腳上穿著高靿雨鞋,正彎著腰,拿一把手鋸鋸枯枝。

曹振成帶著山西晚報記者在綠地裡轉了一圈,邊走邊不停地感嘆:「園林工人最辛苦了!」他說,他們一年四季沒有閒的時候,每天都要修剪、澆水、打草、保潔、勸導遊商小販,什麼事兒都得幹。走到一大片修剪得非常平整的紅葉小檗跟前,曹振成說,如果從空中俯視的話,就能看出來這兒整體是個鳳凰,這片紅葉小檗是鳳尾。「太原市最好的紅葉小檗就在這裡了。」說這句話時,曹振成帶著驕傲。

紅葉小檗是一種葉子為紅色的灌木,市民看這裡只覺得平整漂亮,看工人修剪也覺得很平常,但其實修剪很不容易,因為它枝細密,而且有很多小刺,很容易掛壞衣服、劃傷身體,所以,每次修剪時,工人都得穿上雨鞋、皮褲,做好防護。

走到另外一處有不少樹木的地方,山西晚報記者看到兩名女工正在澆水,一名女工負責擰閥門,一名負責搬水帶,看上去都很費勁。其中一名女工告訴山西晚報記者,這些水帶早拿晚收,確實挺重的,不過,她們已經習慣了,「常年在這裡工作,對於女人來說,最怕的就是潮濕了,但沒辦法。」而且,每天彎腰工作,腰椎頸椎都落下毛病。山西晚報記者試圖抬起正註水的水帶,使了好大勁兒才抬起來,她們卻每天都要拖著水帶走。

曹振成帶領的綠化隊負責的可不止這個遊園,濱河東路從漪汾橋到北中環橋都是他們負責的範圍,包括路西、路中的綠化帶以及路東的遊園,平均每個人要負責5000平方米,植物是不停生長的,所以,他們「一年四季不停地修剪,根本數不出一年能剪多少回。」低矮一些的灌木相對好修剪,但高些的植物也是需要頻繁修剪的,「那些3米高的丁香球,曹隊長要踩著高梯子去修剪,下面還得兩個人扶梯子,一上午只能修剪3棵,真的是很辛苦。」另外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山西晚報記者。

一草一木皆不同 修剪的門道可不少

10時35分許,山西晚報記者來到濱河西路南內環橋南,這裡,七八名工人正在修剪樹木,負責這一帶的綠化隊隊長高志英手裡拿著一把手鋸和一把剪刀,他剛剛還在和工人們一起修剪。高志英告訴山西晚報記者,他早上7點半就過來了,大夥兒從8點開始工作,兩個半小時不停歇地忙乎,已經修剪了200多棵樹,「一上午能修剪300多棵。」

山西晚報記者看到,一位50多歲的師傅正蹲在地上修剪,把一棵金銀木根部的幾根新長起來的枝杈都剪了。「這是萌生枝,要及時剪掉,一般留5到7個主枝,萌生枝剪了,主枝才能往大長、長得壯,形狀也好看。」剪完這棵樹,他又走到旁邊,咔嚓一聲,這次剪斷的是一根乾枯枝,「你聽,聲音就不一樣,發脆的。」

這片林子裡,除了一米多高的金銀木外,還有很多幾米高的樹木。這些樹木也是要修剪的,得用高枝鋸剪掉乾枯枝,掏剪裡面的內膛枝、濃葉枝,「密度大了不通風,容易滋生病蟲害,也耗養分。所以得剪掉。」高志英說。

雖然在普通人看來,園林工人可能就是拿著剪刀、鋸子在樹上修修剪剪,並沒有什麼技巧,但實際上,不同的植物,修剪方法都不一樣,高志英說,2005年來到濱河公園工作的時候,還是什麼都不懂的門外漢,覺得修剪樹木是個沒什麼難度的事兒,但真正開始工作才知道裡頭的門道很多,不同的植物,該剪哪裡、什麼時候剪都不一樣,比如,有的灌木是春天開花,有的是夏天開花,開花的時節各有不同,剪的也不一樣,剪壞了就不會再開花,「就像丁香花,是在芽頭上開花,如果不知道的人一不小心將尖兒給剪掉,明年就見不到丁香花開了。」

林子裡,每棵樹木下面都有圓形的樹坑。「你們看這一個個樹坑,平時根本沒人注意,其實這也是有講究的,為了美觀,樹坑要挖成一樣大的圓形,放眼望去整整齊齊的。」高志英說,這些樹坑實用性也很強,現在正是澆凍水的時候,有這樣的坑,就可以多儲存水,樹坑每年都要修理四五次,除了可以保持美觀外,還清理了雜草,讓土壤透氣,「真正的美觀加實用。」

數十種工具輪換用 不僅得有體力,還得有好技術

手鋸、剪刀、長齒耙、綠籬機……採訪過程中,山西晚報記者見到了園林工人熟練地輪換使用著數十種工具。

在美特好綠地,兩名工人正在用綠籬機修球狀的衛矛,嗡嗡嗡的震動聲中,綠籬機從衛矛外緣掃過,一些葉子被打下來,但植物依然保持圓潤的弧度,沒有絲毫的走形。這個綠籬機是電動的,山西晚報記者上手拿了一下,十多斤的綠籬機拿到手裡沉甸甸的,一頭因為有電機,機子發動起來,手就跟著動起來,很不好掌握。這個綠籬機在器械裡,算是比較輕的,打草機有電動的有加柴油的,工人們要把電池、柴油都背上,幾十斤的重量,一背就是幾個小時,而且還在不停地工作,還要保持高質量。

在南內環橋南,七八名工人修剪樹木很熟練,山西晚報記者看到他們咔嚓咔嚓地剪,似乎毫不費力,就提出也剪一下。高志英看了看手裡的剪刀,說這把剛才有點刃崩了,得給山西晚報記者找把新剪刀,「看著簡單,真要剪,我怕你剪不動。」很快,鋒利的新剪刀到手,高志英給山西晚報記者指了一根需要剪掉的小拇指粗細的萌生枝,山西晚報記者使勁一剪,只把樹皮剪破了一點,整個枝幹幾乎沒什麼損傷。高志英指點山西晚報記者,不能抓著硬剪,將苗子稍微彎一彎,就好剪多了。按照他說的竅門,山西晚報記者又試了一下,但還是完敗。一旁,山西晚報記者的同事笑起來,說:「剛才看你都快使出吃奶的勁兒了。」

山西晚報記者使出全身力氣都沒剪斷的樹枝,高志英拿著剪刀,咔嚓一下,就斷成了兩截。

園林工人日常都會用到哪些工具?高志英給山西晚報記者細數了一下:鐵鍬、短齒耙、硬齒耙、鋤頭、手剪、手鋸、高枝鋸、梯子、推草機、綠籬機、噴霧器、打藥車……「哎,多得我都數不過來了。平時,大家放下鋤頭就是鐵鍬,放下鐵鍬就是耙子。」

他們不怕臟累 經常處於危險中

濱河公園是沿著濱河東西路修建的,可以說,濱河路有多長,綠地就有多長,近百公里長的距離,工具不可能到處都放,十個綠化隊的工人們每天都需要背著沉甸甸的工具,到自己當天負責的區域去,遇到突然下雨,連個避雨的地方都沒有,「就拿最簡單的打掃來說,綠地用掃帚掃很費勁,得用專門吹土的機器。工人需要一整天背著30多斤的機器,將整個綠地走下來,把綠籬裡的落葉、塵土吹出來。一天下來,植被變得幹乾淨淨,可工人們個個灰頭土臉。」濱河公園辦公室主任雷原也感嘆,園林工人太辛苦了。

雖然一年到頭沒有個清閒的時候,即便是冬天,一樣是每天忙碌,但工人們並不怕臟累,採訪中,每個人說起自己的工作都是笑呵呵的,用高志英的話說,就是「幹一行愛一行」。

但是,他們也有擔心的問題,就是安全。因為路兩側、路中的綠化都是他們負責的,包括輔路、匝道旁都有綠化帶,濱河東西路是快速路,司機們通常不會想到有人突然出現,警惕性不高,但園林工人的工作地點就是這些地方,必須得在車流中穿行。

除了穿行快速路上有危險外,司機們的危險駕駛行為也讓他們面對風險。有的司機不遵守交通規則,經常就會撞到綠化帶上。「我們每天都要巡視,經常離開某個地方還不到兩分鐘,那個地方就有車沖進綠化帶了。」高志英說:「我們經常要進行培訓,除了講園林知識,就是講安全問題,我們也要求工人們作業時必須穿反光背心,在每個作業段50米之外一定要放安全隔離墩。」

除了汽車帶來的危險外,園林工人經常需要爬上爬下高空作業,踩著高梯子修剪樹枝時,也存在風險。

他們很自豪 路上到處是美景

每一季不一樣的景色,對於普通市民來講,留住這些美景只需要拿起相機輕輕一按就能拍下來,但對於園林工人來說,一草一木、一花一果都如同他們的孩子一般,精心呵護才能長大。

「我們的工作繁重枯燥,每天都是同樣的任務,不會因為今天幹了這件事明天就不幹。每天修整這些很辛苦,身上都是灰,但是看著太原的街道一天比一天漂亮,再累都覺得高興。現在想看各季節的美景,哪裡還需要花錢去外地,在咱們的路上隨便走走就能看到,心裡真的很自豪。」雷原說。

濱河公園管轄範圍總長度近100公里,沿線栽種了各類喬灌木、地被、花卉等園林植物150餘種,且從2017年開始修建步道。2019年,二青會將在太原舉行,主場館基本都在濱河路沿線。「明年,濱河東西路還會增加很多新的景點,到時候一定會更美。」濱河公園負責人宋主任告訴山西晚報記者,這些年來,從綠化建設、養護管理到城市景觀,濱河公園都經歷了跨越式的發展,「園林工人非常辛苦,風裡來雨裡去,注意自身安全的同時,還要注重城市景觀,什麼時候修剪,什麼時候施肥,什麼時候打藥,還要注意保潔,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市民創造好的環境,提升城市形象。」

園林工人的辛苦,換來了絕美的景色。他們希望這些景色能被更多的人欣賞到。每天,走在城市的道路上,您不妨「慢慢走,好好欣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