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手機市場新品發布紮堆 手機強大需看分數榜?

「華為公司發布搭載麒麟980處理器的Mate 20系列手機,從後台數據庫數據來看,其工程機的‘跑分’總成績在31萬分左右。」北京安兔兔科技有限公司的新聞主編張鵬對科技日報記者說,他供職的公司就是一家提供「跑分」數據的測評機構。

相信不少手機發燒友對「跑分」並不陌生,在「跑分」排行榜上,用戶能通過直觀的數據判斷手機性能的強弱。簡單來說,「跑分」是用一個固定標準對手機性能進行評判,為消費者選購手機提供一定參考。通常而言,「跑分」所得分數越高,手機性能越好。為此,不少商家為在「跑分」排行榜上拔得頭籌費盡心思,甚至不惜舞弊。

曾是判斷依據,分數高低影響銷量

那麼「跑分」到底有何用?「‘跑分’是目前判斷手機性能的一種有效方式。」張鵬表示,「安兔兔平台上測出的‘跑分’成績在15萬分左右的中端手機,在運行大型3D遊戲時可能有些力不從心,無法以頂級畫質運行。而‘跑分’成績在30萬分左右的旗艦機型則能應付自如。」

張鵬對科技日報記者說,「跑分」提供的直觀數據能為消費者購買手機提供一定參考。每個測試軟體計算分數的方式不同。有些軟體將測試內容分為CPU性能(考驗處理器的數據吞吐能力)、GPU性能、UX性能(考察操作是否流暢)、存儲性能(考察記憶體響應速度、閃存讀寫速度等)等多方面。「每項子測試都會給出一個成績,最終相加就是總成績,得分越高越好。」張鵬說。

小米集團董事長兼CEO雷軍曾十分讚成通過「跑分」方式一決手機性能高下。他在微博上公開宣稱,「跑分」主要評估CPU/GPU/RAM等性能及系統優化的程度,雖然「跑分」成績不能完全體現手機性能,但「跑分」成績所代表的能力是手機性能的基礎。「跑分」徹底打開了手機這個黑盒子,讓用戶更清楚地了解處理器型號及性能。

「‘跑分’影響的人群主要是85後,因為他們是手機消費的主力,生活壓力相對較小,且其中的遊戲愛好者較多。」第一手機研究院院長孫燕飚對科技日報記者說,玩手機遊戲需要較快的手機運算速度,因而「跑分」對遊戲玩家來說比較有參考意義。

曾幾何時,談論「跑分」是手機銷售人員的必備技能,列出「跑分」成績也一度成為手機記者會上的必演戲碼。「對手機廠商來說,分數高低代表自家手機的軟硬體實力,也更易展示產品性價比。」張鵬稱,性價比較強的機型市場表現都不算差,有時會出現搶購或供不應求的情況。

攀比壓力下,「跑分」淪為行銷工具

張鵬表示,專業測評軟體或測評機構都能提供「跑分」成績,普通消費者或手機廠商可向相關平台申請或購買相關服務。

前段時間,美國測評媒體AnandTech報導稱,華為手機在基準測評中存在作弊問題。測試中,當華為手機檢測到「跑分」環境時會自動打開「性能模式」以提升成績。隨後,上述華為手機的受測機構3DMark將華為部分手機的分數撤銷,具體包括4款手機型號,分別是P20、P20 Pro、華為Nova3以及榮耀Play。

「這對華為來說是一個警示,必須將‘跑分’的知情權給予用戶。」張鵬指出,嚴格來講,華為本次「跑分」不算作弊,其手機的性能可達到「跑分」成績所對應的水平。「問題在於,華為僅在‘跑分’時暫時放開了手機的溫度/功耗限制,使處理器的性能達到最強。而在日常應用時,基於溫度和功耗方面的考慮,處理器並不會以極限性能來運行。」也就是說,華為的問題在於沒有告知消費者該產品是以高性能模式進行「跑分」,對用戶造成了誤導。

2011年小米公司推出第一代手機,並在業內開創了「不服跑個分」的先河,一度把國內手機廠商拉入「跑分」的漩渦中無法自拔。

不過,孫燕飚也指出,在2015年以前,確實可以通過「跑分」測出各種手機流暢度的高低,但如今市場上的手機產品相差不大,各家賣點大同小異。在產品同質化嚴重的背景下,「跑分」實際已成為廠商宣傳推銷的賣點,淪為作秀、行銷的手段。

孫燕飚認為,如今「跑分」的分數對用戶已沒有太大意義。他向科技日報記者解釋道:「以女性挑選伴侶為例,如果有兩個帥哥同時站在你面前,各方面條件不相上下,該如何選擇呢?那不如讓二人來個百米飛人大賽,誰跑得快就說明誰厲害。而‘跑分’就相當於手機之間的飛人大賽。但分數其實對用戶來說沒有太大價值,因為即使輸掉飛人比賽的選手也是優秀的。」

淡化得分,滿足用戶需求才是關鍵

「每款手機的性能特點各有不同,難以單純用速度標準論高下。比如華為走商務風,榮耀、OPPO主打年輕化,美圖手機則突出拍照功能。判斷手機是否好用,要看它在不同應用場景中的表現。」孫燕飚強調,「跑分」只能跑出性能的一個側面,比如運算速度等,而每款手機的獨特之處無法通過單純的分數顯示出來。總而言之,「跑分」無法評出手機的綜合性能。

如今,再拿「跑分」當噱頭的廠商已不像當初那樣常見,更不會因為「跑分」的較量而拔刀相向。

有專家斷言,隨著用戶對性能需求的降低和移動半導體發展瓶頸的到來,未來智慧型手機在硬體上的差異將會越來越小,「跑分」時代可能將遠去。

但張鵬卻不這樣認為。「雖然手機硬體性能在不斷提升,但軟體對硬體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他解釋道,兩年前的遊戲在現今大部分手機上幾乎都能流暢運行,但新出的遊戲放在兩年前的手機上就會出現卡頓甚至無法運行的情況。手機遊戲的畫質目前還有極大的提升空間,對手機硬體要求也更高。「此外,‘跑分’軟體也在不斷迭代當中,每年都會出現新的評判標準。工業設計的差異化固然會是一個重要標準,但‘跑分’同樣必不可少。」張鵬說。

孫燕飚則稱,市場上的手機能滿足目前大部分的應用場景,「在手機性能過剩的情況下,手機運行速度提升0.1秒,這樣的改變用戶其實很難感受到」。在他看來,用戶會逐漸淡化分數,而更在乎手機所帶來的體驗以及能否滿足特定需求。「人們之所以把3G手機換成4G是因為3G不能流暢地看視頻,而5G之所以值得期待,是因為4G不能讓用戶在手機上看高清直播。因此,滿足應用場景的需求才是開拓市場的關鍵。」孫燕飚說。

「5G商用在即,目前來看,手機形態不會發生太大變化。未來智慧型手機的比賽會變成什麼樣?讓我們拭目以待。」孫燕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