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理想主義者的夢想校園

中國最美鄉村小學背後的故事
四個理想主義者的
夢想校園
作為理想主義者兼行動派,蔣莉不僅敢想、敢說,而且敢做,永遠閒不住。

這個10月,浙江有兩所學校為全國矚目。一所是西湖大學,宣布成立;另一所是淳安富文鄉中心小學,當地政府投入1000萬元全面改建後,嶄新亮相。

前者向上,劍指世界一流大學;後者向下,要在基礎教育最貧瘠的土壤上進行一場顛覆性革命,用五年時間走出中國農村學校小而美、小而優的新生長路徑。

相對於前者意料中的「高大上」,後者的「小而美」反而給人們更多驚喜——

距淳安縣城25公里的青山翠谷間,突然冒出一片糖果色城堡小屋,陽光灑落,宛若琉璃的外牆瞬間流光溢彩。

誰能想到,這裡以前是一所僅有122名學生的鄉村小學。

童話世界與現實生活魔幻般地融為一體。作為首批訪客,來自全國的教育界人士們紛紛感慨:夢想成真。

這個夢想,是蔣莉和她的小夥伴們的夢想,也是廣大熱心鄉村教育的人的夢想。

從某種意義上說,富文鄉中心小學,就是幾個教育理想主義者為自己打造的理想國。

蔣莉說,我們要尋找教育公平的底線所在。

這個曾做過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長的女人,曾經公開質疑社會上「百人以下鄉村學校原則上都應該撤並」的觀點。她說:「中國農村學校已經被撤並得不能再撤了,一個鄉鎮只剩下一所學校了,你還想叫它並到哪兒去?」

富文鄉中心小學的改造,就是對這種觀點的印證。

至少從表面上,這個進行了3年的鄉村實驗,已經有了幾分成功的可能。

作為理想主義者兼行動派,蔣莉不僅敢想、敢說,而且敢做,永遠閒不住。

這個實驗最初的發起者是蔣莉,杭州教育界一位標誌性人物,一舉一動,都備受各界關注。

在媒體看來,假如教育圈缺了蔣莉,一定會少許多頭條——她29歲就出任勝利小學校長,一手創辦崇文實驗學校,兩者均是杭州炙手可熱的名校;當過上城區教育局局長、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長。去年,她辭去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長職務的消息,一度讓教育圈一片嘩然。

之後,蔣莉到浙江外國語學院當了一名老師,並兼職21世紀教育研究院常務學術委員,致力於一線教育改革,再度引起轟動。

她做的每一件事,幾乎都出人意料。

如今,得知蔣莉又投身於農村小規模學校整體提升項目,旁人震驚,熟悉她的朋友卻很淡定。因為她是杭州教育圈裡出了名的理想主義者兼行動派,不僅敢想、敢說,而且敢做,永遠閒不住。

「將小而弱、小而差的鄉村小學辦好,才是教育公平的底線所在。」

改造富文鄉中心小學,她和小夥伴們已經做了3年。

3年前,當時任杭州市教育局副局長的蔣莉以個人身份自費前往四川廣元,參加21世紀教育研究院組織的「農村小規模學校聯盟年會」,讀到了這樣一組數據:

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前,「村村有學校」。本世紀初,基於效率優先、集中規模辦學的思路,全國各地開始長達十年的大規模「撤點並校」,大量村小、教學點被撤銷。十年間,農村小學從44萬所減少到21萬所。中國教育逐漸形成城「擠」鄉「弱」村「空」的格局,出現了上學難、上學遠、上學貴、校車事故上升、輟學情況加劇等問題。

自2012年國務院叫停「撤點並校」後,人們的眼睛開始往下看,發現幸存的村級小學和教學點仍在生存底線上苦苦掙扎,「小而弱、小而差」是其基本狀態,無論是硬體設施,還是辦學經費、師資力量等,都陷入了窘迫的困境之中。

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國農村小規模學校有10.7萬所,其中小學2.7萬所,教學點8萬個,占農村小學和教學點總數的44.4%,在校生數量為384.7萬人。正是這些學校,服務著農村底層20%最困難家庭、沒有能力進城鎮上學的兒童。

「將這些學校辦好,才是教育公平的底線所在。」當過小學數學教研員的蔣莉一向對數字很敏感,她發現,在國家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牽頭開展的15個副省級城市教育現代化發展水平評價比較研究中,杭州在大多數指標的評分中都位居前三位,唯獨城鄉均衡性這一項,拖了後腿。

「農村教育不能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按照城市學校的模式辦學沒有出路。必須要進行一攬子的綜合改革,才能徹底扭轉現狀。」蔣莉說,「我們探索富文鄉中心小學綜合改革的目的,一是助力鄉村孩子健康成長;二是盡可能為學校自主辦學賦能;三是嘗試為未來學校做一個‘鄉村樣本’。」

沈蒙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