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詩壇大咖高適和孟郊,如果一生沒有機遇會怎麼樣


摘要

如果沒有機遇,高適可能早已葬身於戰亂之中,就不會有之後封侯開掛的人生。如果沒有機遇,孟郊可能就會黯然的度過一生,詩壇大概也會少了「郊寒島瘦」的美談。機遇,對一個人來說太重要!但,沒有前期的萬箭穿心,又怎來的,後期的一箭中的?

1

唐朝那些詩壇大咖們,如果一生沒有機遇,會怎麼樣?

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話題。

比如「邊塞四詩人」之首、詩壇重量級大咖高適

河北景縣的一個窮diao絲,46歲才正式步入仕途,在熬上幾年就退休的尷尬年紀,當了個小小的封丘縣尉,還時不時要忍受上司的白眼和指責。

3年後,高適毅然辭職,以奔五的年紀漂入長安人才市場,向各大權貴高官瘋狂投簡歷。

早在數年前,憑借作品《別董大》一躍沖進「大唐流行詩歌榜」NO.10,高適在詩壇聲名鵲起,只不過無緋聞、無話題、無槽點的「三無」身份,嚴重影響了高適在大唐詩壇排行榜的位置,他粉絲很少,放在朋友圈基本刷不出流量。

名氣不夠,運氣來湊。運氣好到一定程度,就會出現機遇和奇跡。

對於高適來說,這個年齡再去參加科舉就太丟了人。他希望速成,希望一步到位,簡歷剛投出去就等來了機遇,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隴右節度使哥舒翰。

長安那麼大,高適遇到哥舒翰,絕對是個小概率事件。

首先,高適並不知道哥舒翰當時在長安;其次高適並不能保證哥舒翰一定會為自己轉身;再次,即便轉身,也不見得能發展得很好。

可機遇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這三點不利因素,在高適面見哥舒翰後,都不再是問題。

你叫高適?哎,你是不是那個高適?你真是寫出「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的高適嗎?

哥舒翰分分鐘將高適招入幕府,直接出任掌書記。

如果沒有機遇,高適可能會在哥舒翰的幕府幹上十年八年,然後帶上這些年存的薪水回鄉,安度晚年。

可高適開掛的人生,其實才剛剛開始。

2

755年,大唐帝國在一片祥和繁榮下,被一場蓄謀已久的叛亂徹底擊潰。

「無敵靈活死胖子」安祿山搞了一出「漁陽鼙鼓動地來」,從河北一路打到潼關。

唐玄宗李隆基很慌,鎮守潼關的主將哥舒翰很慌,跟隨哥舒翰上前線的高適一樣很慌。

由於事發倉促,哥舒翰無力抵擋叛軍進攻,很快潼關失陷,哥舒翰被俘。

如果沒有機遇,高適可能會像大多數唐臣那樣四處逃竄,沒準在混亂中被亂兵捅上幾刀,老命就葬送在某個叫不出名的地點,甚至無人收屍。

高適卻奇跡般毫發無傷地狂奔回京,更重要的是,他是第一個向唐玄宗匯報前線戰況的臣子。

能夠單獨與皇帝面對面對話,這是此前高適從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是很多人一輩子都難遇的自我表現機會。

高適對李隆基說:陛下,前線潰敗,長安無險可守,我們必須盡快動身。

唐玄宗很不甘:難道就不能暫時守住長安,以待勤王部隊趕來嗎?

高適回答:哥舒翰大人嘔心瀝血,麾下十餘萬人馬都守不住潼關,這足以證明形勢不利於朝廷。既然如此,逗留拖延並無益處,不如盡快撤出,暫避鋒芒,朝廷拖得起,叛軍卻不一定耗得起。

思之再三,玄宗終於放下心中的執念,匆匆撤出長安。

撤退前,玄宗特意吩咐,命高適隨駕而行。

一行人來到成都沒多久,玄宗就降下旨意:

侍禦史大夫高適,氣節堅貞,氣質高朗,韜略得當,文學才能出眾,對國家長遠規劃,可以道出大體,言語正直,品德端正,實乃朝廷忠臣。可任諫議大夫,並賜緋魚袋。

就這樣,高適一躍晉升為當朝重臣。諫議大夫任上,高適針砭時弊,遏制流言,備受玄宗恩寵。

《舊唐書·高適傳》說:有唐以來,詩人之達者,唯適而已。

這句話可以這麼理解:在唐朝文藝圈,高適的官做得最大;在唐朝政治圈,高適的詩寫得最好。

從封丘縣尉至禮部尚書,進封渤海縣侯,高適人生的最後16年絕對是黃金時代。

更直白點講,大唐百餘位詩壇大咖,惟有高適得以封侯。「詩仙」李白不行,「詩聖」杜甫不行,王維、白居易、孟浩然等更不行。

所以說,如果沒有機遇,高適能做到嗎?

絕對做不到。

3

相比高適,另一位詩壇大咖的命運,似乎更加曲折。

他是孟郊,寫出千古佳作《遊子吟》的孟郊。

他的出身比高適更慘。

作為浙江德清縣的一個更窮的diao絲,沒有能拼的爹,沒有能揮霍的家產。不僅沒錢沒勢,孟郊打小又是個性格孤僻的少年,整天窩在家中讀書,極少和鄰家小夥伴們玩耍。

可是,家裡的藏書也不多。翻來翻去,一整套四書五經都湊不全。

即便如此,孟郊還是只願意沉浸在讀書的世界中自顧自憐。夥伴們邀請他一同出門玩耍,他幾乎總是拒絕。

時間一長,大家就滿是質疑。很多人都會問上一句:飯都吃不上,看嘛書?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啥意思,給解釋解釋。

……

孟郊心裡清楚,他是不能和這些小夥伴們長期混在一起的。

不僅如此,孟郊和千千萬出身貧寒的讀書種子也不同,他讀書,不為追求功名,只是一種單純的愛好。

至少在四十歲前,他就是這麼想的。

二十多歲時,孟郊離開家鄉,隱居於河南嵩山。當然,肯定不是去少林寺學功夫。他躲在深山中,吃野菜,住草棚,幾年都沒沾葷腥,這麼看來,其實和少林和尚也差不太多。

三十多歲時,孟郊丟下翻得破舊的書本,從容出山

讀萬卷書,該去行萬里路了。他離開嵩山,從中原一路向南,遊歷祖國大好河山。他遊歷信州,結識了「茶聖」陸羽,還特意為陸羽新開的山舍題詩;遊歷蘇州,結識了詩人韋應物,兩人飲酒賦詩,短暫地停留數日。

除此之外,孟郊的十年,幾乎是空白的十年。

4

活到四十歲,孟郊終於決定做點事了。

791年,四十一歲的孟郊在故鄉湖州鄉試入選,於是前往長安應試進士。

然而,他落榜了。

他本以為科舉登榜、魚躍龍門是件簡單的事,殘酷的現實卻給了他當頭一棒。

如果沒有機遇,孟郊就會像許多落地者一樣,黯然離開長安,或者選擇回家做個復讀生,或者就此放棄入仕的夢想,娶妻生子。這一輩子,基本上就看到頭了。

孟郊不同,他的機遇到了。

他在長安,結識了比自己小十七歲的詩壇C位大咖韓愈。

韓愈的名頭算得上響遏中唐,作為「唐宋八大家」之首,政壇文壇雙棲明星,韓愈從不驕傲,而且極愛推薦賢才。

得益於韓愈的推崇,孟郊在中唐詩壇一躍而起,成為一顆冉冉升起的詩壇巨星。

與韓愈相交,孟郊逐漸開闊了視野,他在仕途奮進的鬥志同時被徹底喚醒。

落榜後的第二年,他再次進京應試,還是落榜了。

又過了一年,孟郊的母親鼓勵他再考,這次,他終於成功了。

被科舉考試折磨三年而功成名就的孟郊異常興奮,隨即提筆賦詩一首:

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機遇一來,整個人生就顯得光明多了。

801年,溧陽縣正好缺一名縣尉,孟郊正巧尚未安排實職,於是他走馬上任。雖然職務不高,勉強足以糊口。這對出身貧寒又務實的孟郊來說,的確算安身立命的合理安排。

此後,孟郊輾轉於水陸運從事,試協律郎任上,於814年病逝,終年64歲。

孟郊的一生,除了韓愈的扶持,最重要的還是他的母親。正是母親一次次的鼓勵,才能讓孟郊從科舉失利的陰影中迅速走出。

因此,在溧陽縣尉上任伊始,孟郊就馬不停蹄接來母親。

在母親即將抵達溧陽縣的前夜,孟郊感慨萬千,他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二十歲時離開家的那天夜晚,母親在燈下為其縫補衣裳,告誡他注意身體。

想著想著,孟郊不禁提起筆來,滿懷感恩地寫下那首流傳千古的名作: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沒有這位偉大的母親,就沒有《遊子吟》;沒有機遇,孟郊注定是個流浪詩人,一生漂泊無依。

大概,詩壇就再無「詩囚(孟郊)」,也就不存在「郊寒島(賈島)瘦」的一大齊名美譽。

5

機遇,從來只垂青有準備的人。

沒有多年的磨練,高適寫不出《別董大》,孟郊寫不出《遊子吟》,高適得不到哥舒翰的賞識,孟郊得不到韓愈的推崇。

他倆,一個注定平庸,一個注定流浪。

我始終堅信,每個人生來都是與眾不同的。

也許,你就是沒有機遇的高適和孟郊,只不過你還不知道而已。

沒有前期的萬箭穿心,就沒有中期的萬箭齊發,也就沒有後期的一箭中的。

無論你正值芳華,還是已過而立,甚至垂垂老矣,你都應該燃燒脂肪,勒緊腰帶,啟程出發,努力找尋屬於自己人生的機遇。

然後,此生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