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連獎學金、班費也貪,輔導員咋也如此放肆?

周蓬安:連獎學金、班費也貪,輔導員咋也如此放肆?

最近,廣東省湛江市廣東文理職業學院多名畢業生爆料該校一輔導員貪污班費、學生獎學金數萬元,並發表「不讓我好過,就別想拿到畢業證」、「吃不了,兜著走」等言論恐嚇學生。10月30日,廣東文理職業學院辦公室工作人員在接受北京時間記者採訪時稱,此事正在調查中,不方便透露。(10月30日《北京時間》)

都弄到網上來了,還「正在調查中」,一副十足的官僚派頭,無非是不希望「家醜外揚」,用時間換空間,集體研究如何應付輿論。而一些官方應對輿情的總體思路是,能掩的盡量掩,能蓋的盡量蓋。即使最終實在掩蓋不了,也會盡量淡化,想方設法降低問題的嚴重性。而在處理當事人的時候,也一定會手下留情。這種普遍的「護犢子」不僅僅因為人情關係,牽扯應該追究而從未聽說追究的「誰使用這種人」的責任問題,更有可能牽扯當事人與其上司之間的腐敗關係。

該文曝光的輔導員朱某美,雖然是一名年輕的女性,可她似乎也已經打通了「黑白兩道」。比如該文報導的其中一段錄音中,朱某美用畢業證書威脅學生交出金融卡:「趕緊把卡給我交出來,這證書在這,我全給你撕了!你意思是直接找學校是嗎?你還想畢業嗎?」另一段錄音中,朱某美警告「越職打報告」的學生:「從今天開始,你最好一切事情都給我乖乖的,不要讓我抓到你一點把柄,如果讓我抓到,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你要是在校門外,我今天打死你,看我打不死你?!我也不是吃素長大的!」

在校內,輔導員朱某美可以用扣發畢業證來威脅學生;在校外,她可以以人身安全威脅學生,可謂「黑白通吃」。對於這樣的輔導員,那些家在外地的學生焉有不懼怕之理?

一個輔導員竟然也有機會貪污數萬元班費、學生獎學金,算是刷新了我對「腐敗」的新見識。過去我們在談「小官大貪」的時候,總喜歡拿村支書、村長來說事,對村官截留農民各種補貼,特別是貪污低保費等行為口誅筆伐。現在看來,被稱作「象牙塔」的高校,也乾淨不到哪裡去。從村委會到高校,中國「腐敗之毒花」可以說是遍地開放。筆者長期關注反腐話題,對腐敗的認知也是一次次被刷新:涉案金額呈暴漲態勢,涉腐年齡不斷下降,「小官大貪」越來越普遍,除頂層外的「全崗位腐敗」漸成趨勢,集體腐敗層出不窮。

近乎「全方位腐敗」的背後,暴露出的不僅僅是當事人道德素養低下,更暴露出我們的社會治理出了大問題。要知道,這名小小的輔導員,在當今行政化的大學,也就是一名普通辦事員,其職責說得冠冕堂皇一點,就是為學生服務;若說得實在一點,就是上傳下達。可只要他們將權力用到極致,就可以為自己帶來諸多不該有的好處,也可以做出與身份極不相稱的惡行。

比如我在《大學生「被精神病」遭灌藥電擊,太可怕了》一文中提到的洛陽師范學院外國語學院輔導員陳貫安,因為看不慣一位大學生,竟將其送去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讓這名大學生在精神病院住了134天,其間還經歷被灌藥、電擊治療、毆打等虐待。事件曝光至今,也沒見當事人受到法律制裁,甚至沒有受到黨紀政紀處理,我是真的服了。

這名輔導員連獎學金、班費也敢貪,除了與生俱來的貪欲,無疑是失去監督的權力。輔導員朱某美警告「越職打報告」的學生,說明此前已有學生向校方反映過朱某美的貪財行為,而受理「越職打報告」的主管不是去核實舉報內容是否屬實,也不將朱某美及時調離,避免矛盾進一步升級,而是將「越職打報告」的信息告訴朱某美,旗幟鮮明地支持朱某美繼續貪獎學金、班費。很明顯,即使這名校主管沒有收到朱某美在錢、色等方面的好處,也仍然是這名輔導員的「保護傘」,否則她也不敢如此放肆。 (我的主公眾號為「 zhoupengan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