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將太極拳列入高中會考,是一記昏招!

周蓬安:將太極拳列入高中會考,是一記昏招!

最近,福建省教育廳公布高中會考考試說明,首次將「簡化二十四式太極拳」列為體育科目的必考內容。在考試說明中,體育科目考試內容包括體育與健康知識筆試、體能和運動技能實踐考試。滿分100分,筆試時間45分鐘,體能和運動技能實踐考試時間視項目而定。其中,體能及運動技能中的武術簡化二十四式太極拳,皆為必考項目,占10%權重,整體難度值均為0.85左右。(10月30日《法制日報》)

當今中國教育,用「亂象叢生」來形容應該並不為過。一年前,我在《摧殘一代又一代,教育官員該有羞恥感》一文中就曾直言不諱地提出:目前中國已經是教育理念完全顛倒,近乎變態的地步了。具體表現就在於孩子們在該玩的時候「拼命學」,即初中以下階段的孩子原本應該「玩得歡」,可他們卻在「拼命學」,弄壞了身體,害了自己一輩子;而在最該學習知識的大學階段卻「拼命玩」,弄壞了思維,也會後悔一輩子。

中國教育還有一個極容易摧殘中小學生心理防線的,就是普遍的英語教學。我一直在想,在傳播手段極其發達的今天,大學、高中英語教學能不能與學校剝離,逐漸推廣網上教學,然後集中英語統考?對於報考名牌大學英語系的,可以要求其英語統考成績必須在90分以上;包括一般大學英語系的,要求其英語統考成績必須在70分以上;對報考非英語專業的學生,英語統考成績可按現有政策處理;而對一些今後工作中難以用上甚至根本就用不上的專業,完全可以不考英語。比如某學生的人生目標就是能在中小型企業當一名會計,當一名超市售貨員,甚至當一名基層公務員,那他花十幾年時間學英語又有何用?

將太極拳列入高中會考項目,還硬性規定「會考成績將決定學生能否拿到畢業證書」,這無疑又是一記昏招。中國孩子已經夠苦逼的了,從娘胎裡就在與同齡人賽跑,還美其名曰「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因為過早競爭,導致孩子在該「瘋玩」的年齡就不得不上各種各樣的特長班,稍大一點就得上各種各樣的補習班、輔導班。孩子應該有的睡眠無法得到有效保障,等於是讓他們從小就透支自己的身體。而「祖國的未來」從小就透支健康,你又如何指望他們「接班」?

學習太極拳,不是每個人都能輕鬆學會的。筆者一位朋友是安徽師范大學體育學院的教授,他的太極拳表演實在精彩,動作優美流暢,如行雲流水,充分展示出太極拳以靜制動,以柔克剛的特徵。幾位朋友鼓動其開辦教學(免費),我也應邀參與。難以啟齒的是,幾個月下來,其他同學都是大有進步,我卻似乎仍未進入角色。我一直以為自己並不笨,但在學習太極拳的時候,卻是真笨。我相信在高中生中,像我這麼「真笨」的人不在少數。

學習太極拳,更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學得會的。這種強制性的「普遍學習制度」不僅僅讓「時間賽過金錢」的孩子更加感到時間的緊迫性,間接占用孩子更多的睡眠時間,加劇對孩子健康的摧殘。

而中學生普遍學習太極拳,去哪找那麼多合格的老師?最後又是學軍訓,逼著上校外培訓機構。而這些培訓機構因為陡然增加的培訓任務,也就只能降低標準。這裡我要提醒決策者,孩子接受不規範的培訓,比不接受培訓的結果還要糟糕。

此外,將太極拳列為必考內容,也容易滋生腐敗。大家知道,過去體育特長被列入中考、高考加分項目,體育老師就吃香了。與此同時,體育加分後就導致一些學校湧現出大批「運動健將」,老師的好處也沒少拿。新京報四年前曾報導,河南漯河高級中學有74人因國家二級運動員身份獲加分,其中有38人是參加2013年河南省青少年傳統武術錦標賽獲得。這個僅800人參加的武術比賽,竟批量產生了近400名國家二級運動員,稱其為「高考加分大賽」也不為過。

福建省將太極拳列為必考內容的最終結果可能有兩個。一方面,可能會讓這項規定「走過場」。因為其可操作性差,且對某些特定學生極不公平,最終可能變成一副掛在牆上的規定,本著「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原則,最終人人過關。另一方面,就是培養腐敗土壤。如河南漯河高級中學的這種現象,可以說在全國都很普遍,因此這幾年各地紛紛縮減高考、中考加分項目,很多地方都取消了體育加分,目的就是為了減少腐敗,彰顯公平。

我一直呼籲,高考就該全憑考試成績,別弄那麼多「花頭精」。如果學生報考體育專業,你將太極拳的權重弄到30%,也沒什麼好說的。但現如今,福建省讓所有學生都來學太極拳,這是極為荒唐的。 (我的主公眾號為「 zhoupengan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