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7到22點禁止遛狗」屬非常之舉,很有必要

周蓬安:「7到22點禁止遛狗」屬非常之舉,很有必要

10月29日,雲南省文山市政府發布「關於加強文山市區犬類管理的通告」。這一規定因提及「早上7時至晚上10時之間禁止溜犬」,而被戲稱「史上最嚴城市養犬辦法」。有網友為其點讚,表示嚴規之下終於可以安心散步了,但也有人認為因部分養犬人的不文明行為導致所有養狗的人都被迫「起早貪黑」遛狗,有些不近人情。(11月6日《北京青年報》)

什麼叫「不近人情」?只要你有正常人的思維,懂得人的尊嚴、生命權遠高於狗之上,就會理解文山市作此規定,目的在於充分保護人的基本權利,而非保護「狗權」。

遺憾的是,如今越來越多的人已經「人狗不分」,尤其在大城市。比如昨天《顧客不顧勸阻帶寵物狗進咖啡店 指責員工「歧視狗」》一文,說的是副省級城市西安高新中大國際一咖啡店裡,有顧客帶寵物犬進入咖啡店被拒絕後,與咖啡店員工發生爭執。該顧客當場指責咖啡店店員歧視狗狗。我寫了條微評:這名「狗粉」將自己弄成與狗平等的地位後,誤以為其他人也與狗平等,才會出現如此令人嘀笑皆非的事情來。

中國的「狗患」已經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我曾對此歸納過幾條:一是「狗患」已經到了嚴重影響居民獲得感、安全感的程度;二是地方政府在治理「狗患」方面普遍存在嚴重不作為現象,居民反對不文明養狗的聲音越來越大;三是「狗患」已經造成鄰裡關係緊張,甚至出現寧波因犬吠擾民導致的「三死一傷」慘案;四是既沒有私德,也沒有公德的極端「狗粉」越來越多;五是司法機關在處理「涉犬」糾紛方面,多數沒有是非感,更不要提法制精神。我因此還曾提出,凡狗屎遍地的「全國文明城市」、「全國衛生城市」都是「偽文明」、「偽衛生」。

僅今天,我就看到三起涉及大城市的「狗患」消息。一則是發生於武漢的「小車闖紅燈撞死小狗」事件。網上一大波「狗粉」謾罵車主,認為車主是故意軋死小狗。但筆者仔細看過視頻,認為更有可能是為避讓而撞上,並寫了一條短評:機動車在馬路上正常行駛,軋死小狗不應該負任何責任,而撞死牛、羊則需要擔責。因為牛、羊移動速度慢,司機有避讓的可能;而狗的移動速度非常快,司機難以避讓。此外,攜狗外出必須牽狗鏈,不牽狗鏈導致小狗被撞,責任完全在犬主。但如果該小車闖紅燈,應該受到違反交通管理的處罰。有網友認為駕駛員是故意撞死小狗,我是不敢茍同。道理很簡單,誰願意駕車撞死任何一種動物(包括雞、鴨、牛、羊等)?常識告訴大家,包括堅定的「無神論」者在內,任何人都不願意讓自己開的車黏上血跡。該駕駛員不可能與這只小狗有仇,因此「故意說」只能是無稽之談。

第二件依然是副省級城市大武漢。說的是同一小區兩人遛狗發生「狗咬狗」,年輕狗主狂叫「我的狗是打不過你的狗,但我打得過你!」對年長狗主大打出手,致其損傷程度達輕傷二級,不但賠償年長狗主40000元醫藥費,還被法院判4個月拘役。關4個月後,不知道這名極端「狗粉」能否醒悟?

第三件說的是副省級城市杭州。說的是一女士帶著6歲兒子和3歲女兒在自家小區散步,突然一只沒栓狗繩的狗沖過來追著她兒子叫,她本能地護住兒子,作勢用腳驅趕小狗,狗主人卻氣沖沖地指責該女生踢自己的「兒子」,並當著兩個孩子的面,掐住該女士的脖子,用拳頭打她的頭部。目前,該女士的手指被打骨折,全身多處挫傷,兩個孩子也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該男子將狗當兒子,自己就是狗爸爸了。很明顯,這類極端「狗粉」,性格上也是越來越像狗了。

人民政府為人民。一直關注城市「狗患」,並上報過多篇治理「狗患」相關社情民意的我,必須給文山市政府這個「史上最嚴城市養犬辦法」點個大大的「讚」!

有網友留言,規定「7到22點禁止遛狗」過於苛刻,要知道遛狗的大多是飯後散步的老人和下班的年輕人。這條規定直接導致他們有空閒的時間無法遛狗,等於禁止遛狗,直接違反了天性。

我要問這位網友,這個時間段既然「遛狗的大多是飯後散步的老人和下班的年輕人」,那麼飯後散步的那些不養狗的老人和下班的年輕人還有小孩子,安全如何得到保障?路面衛生又如何得到保障?規定「7到22點禁止遛狗」,至少夜間行人比較少,踩到狗屎的人也比較少,清早環衛工人可以將被「狗粉」們污染的路面掃乾淨,以保障行人不會因為踩到狗屎而惡心一整天。

從犬主方面看,規定「7到22點禁止遛狗」,對於那些不惜冒著鄰居「白眼」,甚至不惜頂著親友厭惡,甘願承擔因狗咬人賠錢、坐牢的鐵桿「狗粉」而言,夜間遛狗又能算得了什麼?

我讚成文山市「7到22點禁止遛狗」規定,就是希望通過重典治亂,達到去疴除弊之目的。我們可以將其視為「緊急狀態下」的短期之舉,等養狗人都學會文明養狗,等法律規定「在社區中養犬,如果狗叫超過三聲,狗主人就會受到制裁」,「狗主人制止小狗狂吠無效,鄰居抱怨、投訴,罰金最高達5000英鎊」時,「7到22點禁止遛狗」規定肯定也會隨之取消。 (我的主公眾號為「 zhoupengan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