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總理這次差點沒命,毛主席救了他,兩人都記了一輩子

在紅軍長征時期,因環境太過惡劣,而且缺少醫療條件,很多紅軍將士都病倒在長征的路上,再也沒有起來。

比如周總理,就曾得過一次重病,要不是毛主席親自照料,後果將不堪設想。

那是1935年8月,紅軍到達毛兒蓋的時候,一天晚上,周恩來忙完工作,剛躺下不到一個小時,就把警衛員魏國祿叫過去,讓他倒杯水。魏國祿有點奇怪,因為周恩來是一個很少麻煩別人的人,像倒水這種事從來都是自己倒,不會麻煩警衛員。

魏國祿也沒多想,就端著一杯水走到了周恩來的床前,卻見周恩來仍然躺在床上,用手扶著腦袋。魏國祿連忙用手試了試周恩來的頭,果然很燙,魏國祿沒敢耽擱,連忙讓人去找醫生。

醫生來了一量,高燒39.5度。當時,紅軍中得瘧疾的非常多,醫生以為周恩來也是得了瘧疾,就給他吃了點藥,就回去了。

但是,一直到天亮,周恩來的高燒還是沒有下去,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第二天,毛主席、劉伯承等人聽說後,都趕來了周恩來的房間,毛主席看他昏迷不醒,就問在場的醫生:「傅連璋能不能回來?」

傅連璋是中央紅色醫院的院長,是毛主席、周恩來、朱老總等人的專職醫生。

醫生說:「傅院長隨朱總司令率領的五、九團南下了,回不來。不過,一支隊那裡還有兩個水平很高的醫生。」

這兩個「水平很高的醫生」,叫王斌和李治,都是紅軍俘虜的國民黨軍醫生,但到了紅軍後,兩人受震動很大,自願加入了紅軍的醫療隊伍,出力不少。

兩位醫生診斷後,確定周恩來患的不是瘧疾,而是肝膿瘍,需要緊急動手術,如果炎症繼續往上蔓延,後果將極為嚴重。不過,因為條件實在太差,無法做手術,只能採取保守療法,走一步算一步。

毛主席立刻派了好幾名體力好的戰士,按照醫生的吩咐,去60裡外的雪山頂上取冰塊,敷在周恩來的肝部上方,以免炎症繼續往上蔓延。

在之後的幾天裡,毛主席一有時間就跑過來,親自照料周恩來,還派人去國統區買來珍貴的銀耳,給周恩來補身體。等周恩來終於康復的時候,周恩來瘦了,毛主席也瘦了。

這就是兩位偉人之間的深厚友情。以前我寫過不少周恩來照顧毛主席的文章,其實毛主席對周恩來的關懷同樣讓人感動!

1970年9月,第三次廬山會議結束後,在回京的路上,毛主席問機要秘書謝靜宜:「聽說你去看望鄧穎超了?」謝靜宜說去了。毛主席點了點頭,說:「你應該去看望她,鄧穎超同志是個好人哪!」

停了一會兒,毛主席又問:「你看見總理了嗎?」

謝靜宜說:「鄧大姐說總理那幾天拉肚子,很厲害,晚上也休息不好,我去的時候剛躺下,我就沒打擾總理。」

毛主席說:「是的,總理太辛苦了,這次他是帶病主持會議的。」頓了頓,毛主席又接著說:「長征的時候,總理也得過一次病,很危險,好在過了幾天好了。」

一年後,有一次謝靜宜要去周恩來那裡匯報工作,毛主席特地叮囑她說:「你先打個電話問問總理的秘書,看看總理起床沒有,起床後你再去,不要打擾總理休息。替我問候總理,讓他保重身體,不要太累了。」

謝靜宜匯報完工作之後,又向周總理轉達了毛主席的問候,總理笑著說:「主席總是關心我的身體,怕我太累了,我身體還好,不用擔心。」

周恩來又跟謝靜宜提起了長征時的那件事:「小謝,你知道嗎?長征時候我得過一次大病,差一點死掉,是主席救了我。在那種艱苦的條件下,主席還托人給我買了銀耳,銀耳是大補的,後來慢慢地好了。」

謝靜宜後來回憶說,當時她差點哭了,主席和總理之間那種互相關心的深厚感情,是足以感動天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