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總理一生無兒無女,但卻有一個泰國女兒,這個女兒是誰?

商務合作QQ:3304279071、3517046736、6240132

1961年,周恩來與少年時的常媛合影

西林· 帕他努泰, 中國名字,常媛, 是泰國著名政治家訕·帕他努泰的大女兒。

西林這個名字,對上了年紀的中國人來說或許並不算陌生,但是這位來自佛國的女人,周身披拂著傳奇色彩。

她的命運同泰國與中國的關係緊密相連,與泰中兩國的政治、文化和民族密切相關,個中詳情,卻多不為人所知。

我在北京的一座剛裝修好的四合院見到了她。

她打扮得體,特別注意口紅顏色與衣服色彩的搭配,恰到好處地展現出她的標準身材和優雅舉止。

西林的北京音普通話,純正得令人懷疑她是不是個泰國人。

寬敞的古香古色的大客廳中,古董架上和牆上,懸掛著西林母子三人到前中國副總理吳儀女士家中作客的照片,以及中國已故名人呂正操老人「書贈常媛同志:常家三代中泰友誼使者」的題詞。

西林的兩個兒子,一個叫常念周,一個叫常念廖,從名字中透露的信息,我們大致可以猜出,她和她的家人與中國的兩位政治家周恩來、廖承志有著某種命運的聯繫,而這背後,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故事呢?

認識新中國,先識周恩來

常媛:

「1955年,當時我父親是泰國總理披汶·頌堪閣下的首席顧問,他主要顧問外交政策方面的事物。父親與披汶總理的關係情同父子,他參與許多披汶總理重大的外交決策,他當時是泰國工會主席,泰國《永恒》報的總編輯。

面對崛起的新中國,父親認為,我們泰國是小國,中國是大國和鄰國,我們應該承認新中國這個現實。泰國當時害怕共產黨,害怕中國,主要是從泰國的民族利益考慮的。我們顧慮中國共產黨會把泰國華僑變成共產黨,使泰國的民主和主權受到威脅。

另外一個原因是美國,美國反共反華,他們在經濟上軍事上制裁中國。泰國一怕中國,二怕美國,所以最後是積極地和美國站在一塊兒反華反共。反華政策包括排擠華僑,禁止與中國的任何來往,從1949年以後,兩國全部關係都斷掉了。但是我父親想打破這種局面。

這時候,1955年萬隆會議召開了,周恩來總理代表新中國出席會議。當時我父親積極倡議,在朝鮮戰場上打敗了美國的新中國,不可小視,泰國應該承認新中國這個現實,先了解新中國的代表,是不是像傳言中那麼可怕。

萬隆會議是一個不結盟國家的發展會議,是那種不依靠任何國家的中立國會議,有印度、緬甸、印度尼西亞等國參與。

泰國不算中立國家,我父親說服了披汶總理,怎麼能夠不傷害美國,又把我們的外交部長送到印尼參加會議,最後我們以「觀察員」的身份參會了。

結果我們的外交部長望懷親王,對風度翩翩的周總理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2005年,新加坡召開慶祝萬隆會議50周年的大會時,人們別的不講,專講當年周恩來總理這位天才外交家的風度和智慧。

中國當時備受攻擊,周恩來能夠為國家民族利益,把新中國的外交政策向全世界公布,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維護中華民族的威望,周恩來高尚的人品、才智和民族精神,為新中國樹立了嶄新的國際形象。

新加坡紀念大會,成為各國外交官真心讚頌和懷念周總理的大會。

當年, 萬隆會議期間, 周總理公開地宴請了我們的望懷親王。這位親王和周總理一起吃飯,他回到泰國,我還記得當時我七八歲,他來見我父親時很激動地說:

「誰說周恩來是土匪,青面獠牙?他是一個翩翩美男子,倜儻一紳士,是位天才的外交家,我和他的關係在那個晚上結成了很深的友情,我還接受了周的禮物,一塊漂亮的中國絲綢。」

我平生第一次聽「 周恩來」 的名字,就是那天聽望懷親王說的。還有帶給我對中國神秘美好遐想的「中國絲綢」,也是第一次聽說。

我怎麼也不會想到,我的一生,後來竟會和「周恩來」這個名字那麼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望懷親王的話, 使父親對中國的認識有了一個新轉折。那以後,他到國外開會出差,經常會買回有關中國的書籍、地圖、報刊等物品。

研究後,父親發現新中國不是像他所想像的那麼可怕。共產黨也好,周恩來也好,新中國也好,不一定像他想像的那樣。

萬隆會議後,他就開始通過各種各樣的辦法,竭力尋找接觸中國政府的管道。因為不能公開聯繫,因此他派了幾個親信,秘密到中國,當時很困難、很危險,要先坐飛機到香港,再尋找途徑進入廣州。

當時,美國和泰國的情報機構在香港監視很嚴密,中國對泰國也很防備,兩邊的聯繫很困難。最後通過一個原來在中國的關係把這條路打通了。

在廣州,爸爸派來的代表秘密會見了丘吉司長。丘司長當時是周總理手下的專門管理東南亞事務的一個負責人,據說他原來在泰國華僑老一輩中聲望很高。

丘先生說,周總理聽說泰國政府秘密派人來聯繫,就派他到廣州來等待跟泰國代表接頭。泰國代表告訴丘先生,訕先生萬隆會議後像得了「中國病」,成了中國迷,整天想著如何能與中國政府秘密取得聯繫。

結交新中國秘密簽協議

當時,泰國總理到緬甸正式訪問,我父親跟總理商量後決定,他以私人身份去仰光,借機與中國駐緬甸大使姚仲明取得聯繫,簽訂一個友好協議。

我們現在談的是1975年7月1日簽署的兩國建交協議。但是在1955年,有一個是我父親和姚大使秘密簽署的中泰兩國人民和平共處的友好協議。這次秘密會面還有一段小插曲。

在去緬甸前,我父親已經通過秘密管道,通知了中國政府此行的目的,因為萬隆會議上參會國都與中國簽署了兩國友好協議,泰國沒有簽,所以父親就想把這個協議給補上。

作為人民之間來簽,是萬隆會議精神的一個延續。希望中國總理派委托人,我父親作為泰國總理的委托人,在緬甸秘密簽署。

父親同時派了人去中國聯繫,但是北京懷疑這個人的真假,就一直等著仰光方面的消息。

父親到了仰光兩天,他不可能直接去找中國大使館,他很受人注意,隨便到中國大使館的話,美國一定知道。怎麼聯繫呢,我父親和助手想了個辦法,在一家英文報紙上登了一個小廣告,說某某人已經從泰國來到緬甸了,正在什麼飯店等著見朋友。

就這麼一個普通小廣告,駐仰光的中國大使館敏銳地發現了,姚大使就按著那個地址,在飯店里與我父親接上頭。一接上頭,北京這邊就放心了。

這時,周總理在北京也接見了我父親派來的代表,毛澤東主席也接見了。當時中國政府對與周邊國家建立友好關係很熱情,包括毛主席,他是很了不起的領袖,當時泰國反華反共很兇,他說:

我可以理解泰國為什麼怕中國,以為我們要去侵略你們,你們不是說西雙版納屯有要侵略泰國的中國軍隊嗎?

你們可以親自去看看嘛,來了你們就多走走,多看看,想去哪里我們都安排。當時反映非常非常熱烈,這給我父親很大的鼓勵,因此開始做一個秘密的中國鄰居。從1955年底開始,整整50年啊。

之後,為了不中斷剛剛開啟的兩國關係,我父親又秘密派譴了幾個代表團到中國訪問。但是派代表團的同時,我們泰國又派軍隊參加美國越戰,又讓泰國成為美國反共反華的基地。

父親覺得,我們是一個小國,我們不能一下子脫離美國,我們還要靠美國的經濟援助,但是泰國政府總要以泰國民族利益為重,我們不能公開和中國做朋友,美國還將泰國公開作了中國的敵人,怎樣才能讓中國政府相信泰國呢?

必須以一種態度告訴中國,我們是有誠意的!

父親送我去中國

他想,把自己的一個孩子送到北京周恩來總理身邊,讓孩子學習中文,以此表示泰國對中國的誠意。

父親說服了披汶總理,總理的兒子都很大了,不可能來,就決定把自己12歲的二兒子望懷送去中國。

周總理接到父親的信, 馬上明白了父親的用心良苦。周總理說,他很理解泰國很多事情是被迫的,但婉言謝絕了送孩子來北京的善意。

可父親說,我們的誠意是跟中國建立友好關係,他自願把他孩子送給周總理代為管教,二子從小表現出外交天才,他的名字還是望懷親王賜予的,他真心希望兒子望懷能到北京學習中國文化,了解神秘的東方大國。父親執意要這麼做。

當時8歲的我,聽說二哥要出國,要坐飛機,羨慕極了,那時沒有幾個泰國孩子坐過飛機,我吵鬧著非要一起去,但並不知道二哥要去哪里,反正坐飛機我就要跟著去。我還迫不及待地告訴我的小同學們,我要坐飛機出國了,和同學們告別一個禮拜就回來了。

我是那種長得漂亮,活潑聰明,愛出風頭的小女孩,爸爸從小就喜歡帶我出席各種社交場合,所以我膽子特別大,也算有見識。那時多天真啊,以為出國一個禮拜就回家了。

父親便與母親說,最多一兩年,兩國關係就能晴天見日,建交了,孩子們也可以回家了。可是,歷史的誤會往往是不可預知的,也是個人意志無法阻止的,這一走,整整15年後,我才得以回到爸爸媽媽泰國的家!

父親也覺得二哥應該有個伴,考慮後答應了我的要求。

1956年8月19日,我們原計劃走香港進入廣州,再轉道北京。可是在香港阻攔我們的特務已經把我們先遣隊的人捕殺了。披汶總理立刻指示提前動身,專機送我們兄妹到仰光,再從仰光進入雲南,最後來到北京。

這就是我來中國的背景。

這就是周恩來總理戲稱為中泰關係中的「小人質外交」事件。

文章來源於網路,如侵權請聯繫責編;我們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僅供參考、交流之目的

米爾軍事網| 誠邀編輯(兼職)

如果您熟悉軍事類平台的文章調性,有才華、有調性,有內涵而不失風趣,懂軍事、懂時事、懂媒體,我們可以為您提供一個最優平台,我們歡迎具有寫作經驗的人士加入(地域不限)。聯繫請帶上作品(無作品勿擾)添加微信號:hutui996,添加時請註明:應聘編輯(米爾軍事網)

推薦閱讀:

重生之官道,你絕對不曾聽過的官場內幕

這位最有權親戚是村副主任的小公務員,為何能在官場青雲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