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手下那支王牌部隊,在他死後去哪里了?

歷史迷聚集地,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西漢

東漢

三國

西晉

東晉

作者|我方專欄作家南門太守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201字,閱讀時間:約6分鐘

都知道呂布武功高強,是漢末三國的「第一條好漢」,所謂「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還有「三英戰呂布」、「轅門射戟」等等,把呂布塑造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萬人敵」。

這樣去看呂布,說對也對,說不對,其實它不完全對。呂布的確很勇猛,就「武功」而言,他的個人能力也很強,史書上說呂布擅長弓馬,膂力過人,早年在家鄉並州一帶就很出名,被稱為「飛將」。

西漢初年李廣驍勇善戰,曾在呂布的家鄉長期駐守,敵人為之恐懼,稱他為「飛將軍」,在大家眼里呂布就像李廣一樣矯健敏捷、驍勇善戰。

但呂布的戰鬥力並不完全來自個人「能打」,雖然那時還是冷兵器時代,但戰鬥更依賴於陣法、訓練和武器裝備,主將之間的「單挑」其實較少發生,也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在漢末三國的一片亂局中,呂布能來去隨意、縱橫馳騁,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手下有一支戰鬥力極強的部隊。這就是陷陣營。

陷陣營號稱漢末三國的「四大王牌」之一,當然,史書里並沒有這樣的稱呼和排名,不過對它的存在是給予肯定的,陷陣營有關的記載,主要出自《英雄記》一書:

順為人清白,有威嚴,不飲酒,不受饋遺。所將七百餘兵,號為千人,鎧甲、鬥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陣營。

這里的「順」,指是的呂布手下重要將領、被稱為三國時代「完美軍人」的高順,陷陣營就是他訓練出來的。這支人馬總人數不到千人,但裝備精良、訓練有素,每攻必克,堪稱勁旅。

《英雄記》這部書,只看名字可能會認為是一部野史甚至傳奇小說,其實它是一部十分可信的史書,這與它的作者有關。

《英雄記》的作者是「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他是曹操的狂熱粉絲,31歲加入曹魏陣營,41歲因病去逝,10年間在曹魏所擔任的3個職務都直接服務於曹操本人,是曹操的「大秘」,因而得以與曹操以及曹魏陣營里的其他著名人物朝夕相處。這為撰寫《英雄記》提供了一般史學家不具備的特殊條件。

王粲曾隨曹操出征6次之多,不僅與曹操「遊觀出入」、「多得驂乘」,而且親身經歷了合肥之戰、潼關之戰等重大戰役,親身體驗了戰爭的殘酷與艱辛,領略了曹操的軍事指揮藝術和個人風采,這些反映在他所寫的大量詩文中,也記錄在《英雄記》一書里。

王粲不僅家學源淵、閱歷豐富,還有一項特長,就是記憶力驚人,他曾經與人外出,見路邊有通石碑,大家都看了一遍,有人知道他記性好,就想考考他,問他有沒有把剛看的碑文記下來,王粲說可以,於是默背了一遍,「不失一字」。

《英雄記》最晚寫於建安二十二年(217年),那時曹操還在世,這部書寫成60多年後陳壽才開始撰寫《三國志》,又過了160多年范曄才開始撰寫《後漢書》,上述兩書經常引用《英雄記》的記載。

《英雄記》得以在後世流傳,說明曹操、曹丕這些當事人極可能看過這部書稿,並對其中的事件、情節以及評論有過首肯,是經過主要當事人審查的「口述實錄」。

所以,《英雄記》提到的陷陣營,決非杜撰,也沒有誇張,呂布手下的確有這樣一支軍隊,想必這支軍隊在初期也讓曹操吃過不少苦頭。

《英雄記》還記載,陷陣營雖然是高順一手訓練出來的,但後來改由別人來指揮,這個人可能是魏續:

順每諫布言:「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布知其忠,然不能用。布從郝萌反後更疏順,以魏續有外內之親,悉奪順所將兵以與續。及當攻戰,故令順將續所領兵,順亦終無恨意。

呂布與魏續的「外內之親」,從字面理解就是外親和內親。外親又稱女親、外姻、外族,是指與女系血親相聯繫的親戚,包括與母親有關的親戚和與出嫁女兒相聯繫的親戚。

內親指同姓的親戚、宗族,或稱族親、宗親,一般來說是同姓,呂布和魏續不是同姓,所以這個「外內之親」大概專指外親,也就是姻親,根據呂布、魏續的年齡和關係推斷,呂布的妻子很可能姓魏,是魏續的姐妹或族人。

漢獻帝建安三年(198年)曹操圍攻下邳,呂布守了3個月,之後魏續、侯成、宋憲等人縛陳宮降曹,魏續算是「起義將領」,陷陣營算是「起義部隊」。

但是,從此之後包括《英雄記》在內的各種史書再沒有提到魏續,也沒有提到陷陣營,有人說這支能征慣戰的部隊瞬間就消失了,但其實也未必。

推測起來,陷陣營應該被曹操收編了。放著一支能打的部隊不用,這不是曹操的習慣。

有人會說,為安全起見,曹操應該把呂布的舊部打亂,分散到各支部隊中才更合理,這其實是現在的視角,在當時的條件下,為了凝聚人心,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不將他們拆散才是上策。

那時候,人們信息溝通不暢,一旦離開家鄉或戰友,會感到孤獨、不安,在沒有安全感的情況下再強行將其拆散,這些士兵就會大量逃亡。曹操早年經歷的龍亢兵變就是例子。

曹操一般不拆散被收編的部隊,打敗青州的黃巾軍後,曹操就在他們中挑選一部人組建了青州軍,成為一個獨立的作戰單位,派於禁等人統領,只要派去的將領忠誠可靠,這支部隊就沒有問題。

在呂布的舊部中,唯一日後大放異彩的將領是張遼。曹操殺了呂布、高順,收服了張遼,張遼從此成為魏軍的一線將領。

都知道張遼也很能打,進入曹營後很快與於禁、樂進等人齊名,是所謂曹魏的「五子良將」,這些並非因為張遼個人「武藝」有多高,而是手下有一支能打的部隊,這支部隊應該是曹操整編的呂布舊部,其中包括陷陣營。

呂布死後陷陣營應該還存在,歸張遼指揮,在日後的三公山、鄴城、白狼山、逍遙津等重要戰場上可能都有陷陣營的身影。

像白狼山之戰那種險惡環境,張遼能以少打多,閃電出擊,斬烏桓人傳奇首領塌頓於馬下,這正是陷陣營的拿手好戲。

新書預告

《三國英雄記》(6卷),南門太守著

2018.11.4 14:00—16:00 寧波書城《三國英雄記》首發式

南門太守與你面對面談談三國英雄的那些事兒

掃碼報名有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