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小夥社交恐懼騎車14天到杭州治病,醫生將帶他坐公車

不敢坐大巴、高鐵、飛機,和人說話就臉紅、心慌,身處陌生人群中甚至感覺自己會窒息……日前,28歲的安徽合肥小夥子小孟(化名)再次騎電瓶車到杭州復診,此前一個半月, 他曾騎電瓶車14天到杭州首診,被醫生診斷為患有社交恐懼症和嚴重的特定場所恐懼症,需服用抗焦慮藥緩解,並建議住院接受系統行為治療。

「他第一次來時全程低著頭,說話聲音很輕,給人第一印象是非常害羞,整個問診過程緊緊拽著陪同的姐姐,半個多小時裡臉一直漲得通紅,與人交流十分困難。」11月6日,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副院長陳致宇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據介紹,首診時小孟姐姐回憶,弟弟最早出現類似症狀是高中時期。當時小孟奶奶患上認知症(老年癡呆症),家中無人照看時會跑到學校看孫子,在校門口做出奇怪的舉止。小孟為此常提心吊膽,開始主動疏遠同學和老師,生怕大家知道奶奶的事後會取笑他。後來,小孟甚至不敢和人說話,一有眼神對視就不自覺發笑,以掩飾內心的緊張。

大學四年,小孟幾乎獨來獨往,畢業後進入一家外貿公司從事以郵件和電話溝通為主的工作。 三年前的一天,他突然在辦公室出現快窒息的樣子,被送入醫院急救。事後同事們得知,小孟暗戀公司裡的一位姑娘,當天聽說那位姑娘要和別的男同事吃飯,情緒過分激動導致身體異樣。

此後,小孟辭去工作,整日待在家中,拒絕與他人說話,在杭州打工的姐姐極力勸說後,他才於國慶前騎電瓶車從合肥出發,花14天趕到杭州就醫,途中食宿開銷近5000元。當時經問診和檢查,陳致宇診斷小孟患有社交恐懼症和特定場所恐懼症。

「服用一個多月抗焦慮藥後,小孟的症狀已有所緩解,雖然跟人說話還是會臉紅,但偶爾眼神對視不會發笑了,有一次嘗試搭乘公車車連續坐了三站。」陳致宇告訴澎湃新聞,目前醫療團隊正在與小孟溝通,希望他能住院接受進一步的系統行為治療,如幫助他跟病區的醫生、護士及病友聊天,在醫生或護士陪同下乘坐各類公共交通等。

陳致宇告訴澎湃新聞,日常生活中若有輕微的特定物體或場所恐懼,如害怕貓狗,怕坐他人的私家車,怕雷電、黑暗等,不影響正常生活可暫不就醫,但若像小孟一樣出現嚴重的社交恐懼或因對某特定場所恐懼而造成身體、生活上的困擾,則需盡早到醫院進行心理干預。

「其實社交恐懼症、嚴重的特定場所恐懼症都不是突然形成的,而會在成長過程中不斷顯現。 對於有明顯內向型人格、膽小、過分害羞、容易焦慮的孩子,家長要及時引起重視,切勿過度保護,包辦或干涉其與他人交往,反而要創造機會增加孩子與同齡人的交流,一旦出現社交障礙初期症狀,及時糾正。」陳致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