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互聯網法院:24小時不打烊一點不誇張

北京互聯網法院運轉倆月 哪裡不一樣
24小時不打烊一點不誇張

10月30日,北京互聯網法院迎來「首案」開庭。自9月9日掛牌成立至今,北京互聯網法院已經運轉了兩個月。新的電子訴訟平台、不一樣的庭審體驗,北京互聯網法院與傳統法院相比到底有哪些不同?法官、法官助理、律師、當事人,身處不同角色、不同位置,他們的真實感受如何?記者最近走訪了相關人員,聽聽他們怎麼說!

律師說

完全不受時空限制

10月30日上午,作為北京互聯網法院成立後受理的首起案件、「抖音短視頻」訴「夥拍小視頻」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案正式開庭審理。

案件以全程在線的方式進行。作為原告「抖音」一方聘請的律師,整個庭審過程,楊和平是在「客戶」的辦公室裡完成的,他旁邊坐著的就是公司一方的代理人,當時兩個人一人對著一台電腦。

「便捷」是楊和平對北京互聯網法院最直觀的感受。從立案到開庭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楊和平只去過互聯網法院一次,那是由於涉及到案件核心證據的原件需要雙方當事人現場甄別真偽。除此以外的工作他都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搭建的電子訴訟平台上進行的,「完全不受時間、空間的限制。」

「以前我要遞交個材料都得去法院跑一趟,現在我即便人在外地出差,很多工作網上就辦了。在這一點上,外地的當事人和律師感受可能會更深。」楊和平說。

除了時間成本,「便捷」還體現在實實在在的金錢成本上。楊和平告訴記者,在傳統法院打官司,雙方提交的證據材料都要列印出來。「一個案子的證據可能就有幾百頁甚至更多,證據不僅要提交給法官還要給被告準備副本。有的案件不止一個被告,有幾個被告就要列印幾份。所以說,這筆費用是一筆不小的開銷。」而如今在互聯網法院打官司,只需把所有的證據材料掃描一次,然後一次性上傳到訴訟平台,法官和另一方當事人就都能看到了。這不僅省去了文件送達的時間,還節省了成本。對於當事人來說,非常方便,也非常環保。

在準備「首案」開庭的過程中,楊和平還感受到了與法官溝通上的便捷。 互聯網法院除了打電話這一種途徑,當事人或者代理律師還可以在電子訴訟平台上給法官留言。「說他們是‘24小時不打烊’還真不誇張,我們經常在平日晚上或者周末的時間還能收到法院的回復,有什麼問題溝通起來很及時。」

對於網路庭審楊和平也感覺良好:只要有一個相對私密、不受打擾的空間,網路順暢就可以了,這對於當事人和律師來說非常方便。

「硬要說有哪點不適應,就是我們在開庭時要戴著耳機,說話時經常要記得把話筒提到嘴邊,這個問題將來要是能解決就更好了。」楊和平笑著說。

法官說

好處是核實問題當場就能辦

「首案」開庭當天,作為合議庭組成人員中的一員,法官朱閣是其中一名審判員。入職北京互聯網法院以前,朱閣是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的一名法官。所以,互聯網法院的一切對於朱閣來說「陌生」中充滿了挑戰。

「作為法官,我們也在這個電子訴訟平台上辦公。接收當事人的訴訟申請、閱讀電子卷宗、網路開庭、電子文書送達等等,都在網上進行。」所以,跟技術人員的磨合與對接,也成為目前互聯網法院法官工作中的一部分。

「我們在工作中會發現一些問題或者提出新的需求,再跟技術人員對接,一起打磨平台使之更適用於訴訟的實際。」朱閣笑稱,有時候感覺自己像是互聯網公司的產品經理。

10月18日,「抖音」訴「夥拍」案的庭前會議也是在線進行的。朱閣直言,由於那是她第一次「實戰」,「確實有點不太適應。」朱閣告訴記者,傳統庭審中,法官和當事人都是在法庭上面對面交流,當她第一次對著一塊大螢幕,其間偶爾會分神。

「傳統庭審有很多法庭紀律,包括不能帶什麼東西進來都是有規定的,但是現在隔著大螢幕,當事人就在自己家裡,什麼東西都在手邊。」朱閣當時就感覺,作為法官在庭審中的「指揮權」多少有些「無處安放」。「但是好處是,法官在法庭上經常需要就一些事實問題進行核實,傳統法庭總能聽到當事人說‘我們回去核實’,但是現在有些問題當事人現場就回復了我們。」

網路庭審,當事人都是在自己的環境裡進行,其間會不會有人「亂入」打擾到庭審,朱閣也會擔心。而這一問題在傳統的庭審中則完全不會出現。所以在網路庭審前,互聯網法院的法官助理和書記員需要就此特別叮囑當事人。

法官助理說

從事務性工作中得到解放

北京互聯網法院的法官助理魯寧來自於原來的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北京互聯網法院成立後,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同時撤銷。在魯寧看來,與傳統法院相比,北京互聯網法院運用的技術讓法官助理和書記員得以從一些重復的事務性工作中解放出來。

「傳統法院證據材料都是紙質的,我們和書記員重復性的勞力較多,要不停地填寫各種單子,不停地整理卷宗,還要從裡面摘出哪些是給原告的、哪些是給被告的。現在我們提倡無紙化操作,很多工作都在電子訴訟平台上進行,給我們解放了很多事務性工作。此外,依托平台的電子送達比以往的郵寄送達也節省了很多時間。」

與傳統庭審不同,北京互聯網法院的網路法庭不再設有書記員席位,庭審筆錄通過語音識別系統實時完成。魯寧告訴記者,光是庭審筆錄這一項就給書記員節省了一大塊工作量, 「即便目前系統中的語音字庫還需要和書記員人工整理的筆錄進行匹配加以完善,遇上當事人口音較重的可能仍需要人工輔助完成。」

魯寧認為網上審案並不影響和當事人的溝通,「只不過載體變了,但最終目的都是把案子辦好。」這種模式對於當事人來說,節省了訴訟成本;對於法院來說,也節約了司法資源。

記者幫您問

1.網上開庭是不是必須得有電腦?

答:原則上來說,一部智慧型手機就能搞定,但是法官推薦使用電腦,一方面設備更加穩定,另一方面庭審過程中對於雙方交換的證據看起來也更加方便。

2.如果被告經法庭傳喚,無正當理拒不參與庭審,網路法庭是否也能缺席審判?

答:必須能。這一原則與傳統法院一樣,只不過在互聯網法院的網路庭審中,被告一方顯示的大概是「黑屏」,另一方則照常開庭。

3.互聯網法院也會有線下的開庭嗎?

答:當然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互聯網法院採取在線方式審理案件,案件的受理、送達、調解、證據交換、庭前準備、庭審、宣判等訴訟環節一般應當在線上完成。但根據當事人申請或者案件審理需要,互聯網法院可以決定在線下完成部分訴訟環節。

目前北京互聯網法院適用於線下訴訟環節的傳統法庭正在建設中。據了解,傳統法庭也會安裝有視頻設備,屆時將兼具傳統法庭和網路法庭的功能。

本報記者 張蕾

實習記者 徐慧瑤

法院供圖 J009 J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