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為何從地方主管一躍為中央二把手?毛澤東秘書說陳雲功勞大

1942年3月16日和20日,中央政治局在延安經過兩次開會討論後,通過《中共中央關於中央機構調整及精簡的決定》,決定由毛澤東、劉少奇、任弼時組成中央書記處,毛澤東為主席,有最後決定權。

在這個三人組成的中央書記處中,毛澤東、劉少奇分別分管全黨的宣傳和組織工作。

這次兩次會議,雖然在黨史中很少提及,但是劉少奇第一次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在中國共產黨內實際上已上升為第二把手。

考察劉少奇的個人履歷,在20世紀30年代,他從中央職工部部長、全國總工會黨團書記,到浙江省、福建省書記,到紅三軍團政治部主任,再到北方局、中原局書記,在黨內的地位並不高,最高時只當過政治局候補委員(很快就被撤銷了,時間不長。20年代是政治局委員)。即使到了40年代,他在黨內的知名度可能都比不上八路軍三個師長。照此下去,劉少奇可以說很難躋身黨中央主要主管層。

那麼,劉少奇又是如何「躍身」進入中央書記處,且躍升為黨內的第二把手呢?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值得去探討一番。

事實上,在這之前,劉少奇只是華中局書記、新四軍政委。他的「發掘」,起於1941年9至10月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並且陳雲起了巨大的作用。

這一次中央政治局在延安舉行擴大會議,主要目的是去總結黨的歷史經驗,特別是討論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路線問題。會議經過分析討論,確認土地革命戰爭後期王明、博古等人主管的黨中央所犯的「左」傾錯誤是「路線錯誤」,並決定在全黨發動思想革命,反對主觀主義和宗派主義。

在總結白區工作時,在會上不少人不約而同地推崇劉少奇。據時任毛澤東秘書的胡喬木回憶,第一炮是時任中央組織部部長的陳雲打響的。

陳雲在9月月11日的發言中說,過去十年白區工作中的主觀主義,在劉少奇、劉曉同志到白區工作後才開始改變。劉少奇同志批評過去的白區工作路線是錯誤的,現在檢查起來,劉少奇同志是代表了過去十年來的白區工作的正確路線。據此,陳雲同志提出,有些幹部位置擺得不適當,要正位,如劉少奇同志將來的地位要提高。(胡喬木回憶。)

陳雲的說法立即得到了任弼時的支持。

第二天,弼時同志說:主觀主義在認識論上是唯心論,在政治上的具體表現就是「左」或右的機會主義。我黨的毛主席、劉少奇同志能根據實際情形來工作,所以犯主觀主義少些。(胡喬木回憶。)

據胡喬木回憶,陳雲和任弼時的說法連原反對劉少奇的康生都支持。

康生在29日的發言中檢討了在白區工作的政策上與少奇同志的分歧,承認今天看起來是少奇的對。他當時反對少奇,一是由於自己的主觀,二是聽國際說少奇是機會主義,三是受了1931年12月的中央告同志書的影響,把少奇完全看成機會主義者。主觀主義的錯誤路線把白區工作弄光了。如果那時中央是劉少奇負責,情況將是另一樣。(胡喬木回憶。)

連誰也不服的康生也推崇劉少奇,甚至做起了檢討,可見對劉少奇的認識已成為了黨內的共識。對此,胡喬木說:

九月會議上陳雲等對少奇同志在白區工作的評價,後來也成為歷史決議的一個重要觀點。

那麼毛澤東是什麼態度呢?

胡喬木回憶:「毛主席在那次會上雖然沒作出什麼表示,但實際上肯定這個意見。」但是,在會議結束後,毛澤東寫了《關於四中全會以來中央主管路線問題結論草案》和《關於1931年9月至1935年1月期間中央路線的批判》等九篇重要文件,而在這些文章中,他多處肯定劉少奇,讚賞劉少奇在白區工作中的正確主張,批評以王明為代表的中央對劉少奇的責難。甚至,毛澤東還對臨時中央對劉少奇的委任上提出了罕見的指責:

(在組織形態方面)毛主席認為,「左」傾路線表現了極端惡劣的宗派主義。這首先表現在1931年5月間由未經任何法定機關選舉,而僅依兩個政治局委員指派臨時中央的主管人,在臨時中央人選的委任上,「故意地壓抑劉少奇同志(他是很好的與很老的群眾領袖,又是政治局委員),而提拔了兩個新黨員(博古、洛甫)」,「來掌握全黨最高實權的怪事」……達到這樣惡劣的組織政策與幹部政策,是任何過去犯路線錯誤的時期所沒有見過的。(胡喬木回憶之語。)

此處說劉少奇是「政治局委員」,其實應該是「政治局候補委員」。毛澤東對當年臨時中央錯誤地撤銷劉少奇政治局候補委員的指責,不可謂不嚴厲;但是,他又稱讚劉少奇「他是很好的與很老的群眾領袖」,甚至有稱:劉少奇同志是我黨在國民黨區域工作中的「正確的領袖人物」,甚至還說:「劉少奇同志的見解之所以是真理,不但有當時的直接事實為之證明,整個‘左’傾機會主義路線執行時期的全部結果也為之證明了」。(引自《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中卷,第330頁。)

對此,黨史專家石仲泉後來說:

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在講話和文章中對一個中央負責同志給予這樣高的評價是極其罕見的。這說明毛澤東對劉少奇的倚重,也表明給劉少奇「正位」已經到了瓜熟蒂落的時候。

於是,尚在華中的劉少奇,被毛澤東急電調回延安。

1941年12月30日,劉少奇長途跋涉3000多裡,越過100多道封鎖線,回到延安,黨中央舉行盛大的歡迎會。1月開始黨中央主管班子的調整。3月得以完成。劉少奇從原來的華中局主管人一躍為毛澤東的主要助手,甚至超越了周恩來和朱德。

而正是這次黨中央組織機構的調整,從組織上確立了遵義會議以來逐步形成的以毛澤東為中央主管核心的地位,同時也成為了劉少奇黨內工作的一個大轉折,不僅賦予了劉少奇前所未有的主管重任,而且也由此奠定了劉少奇在中央第一代主管集體中的地位。原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金沖及說:

……書記處成為在政治局主管下處理中央日常事務的工作機構……由毛澤東、劉少奇、任弼時三人組成的書記處,成為中央第一代主管集體的雛形。

正是從擔任書記處書記起,劉少奇開始成為毛澤東的助手。其實從安源路礦工人罷工開始,這是劉少奇第二次擔任毛澤東的助手。而他的這個角色一直持續到他生命的最後幾年。

而在劉少奇的這次重大轉折中,陳雲功勞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