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金庸:遊俠傳有家國情

金庸小說,首先是一章中國當代文學史。從首部作品問世算起,60餘年間,它們光大了中國通俗文學的傳統,成為全球華語文學的一張名片。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只要有華人群體,就必然有金庸的讀者。華人相聚,不問家鄉,不分職業,哪怕素昧平生,縱使政見不同,只要提起金庸的作品,就會心生惺惺相惜之念。

金庸小說,也是一章傳統文化的回歸史。在他的筆下,既有家鄉海寧的夜半潮聲,也有負笈地衢州的爛柯對局,從白山黑水到蒼山洱海,從天山塞北到巴蜀台海,名山大川、名勝古跡盡收卷中,讀之者無不為中華文化之精、山川之美而心馳神往。

金庸小說,還是一章民族心性的啟蒙史。少年心,英雄夢。隨著金庸走筆如龍,歷史事跡、稗官掌故信手拈來,虛構角色與真實人物穿插在文本之中,傳遞著「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氣概,在年少的心胸中播下浩然正氣的種子。

金庸小說,更是一章中國文化開放史。40年前,大門初啟,伴隨同題材改編的影視劇作品,金庸小說開始進入祖國內地。不少讀者也因此首次知道了香江流淌著與長江、黃河一樣的炎黃血脈,對「東方之珠」更生親近之感。而一些外國讀者從武俠文化入手,對中華文化興趣也日益濃厚。根植於深厚的中華文化土壤,又沐浴了全球文化交流的風尚,從某種意義上講,金庸和他的作品既推動了大中華文化圈的交融互鑒,又是這段交融互鑒歷史的見證者,也同樣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一葉書簡。

「文章功用不經世,何異絲窠綴露珠」。金庸和他的作品真正感染我們的,是鼓蕩其中的浩然正氣、家國情懷。它來自中國的文化血脈,給國人以文化的溫暖。文學的天空星鬥明滅,人間的豪情馳騁縱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