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跨省婚姻登記漏洞,男子三年與三女子結婚生子被公訴

11月6日,上遊新聞記者從江蘇昆山市檢察院獲悉,該院對三年連續三次娶妻生子涉嫌重婚罪的35歲張某提起公訴。

「我要告張某重婚。」此前的2018年3月,陳女士向昆山警方舉報自己丈夫,「除了我,他還和另外兩個女人領了結婚證。」回想兩年來張某的種種欺騙,陳女士恨得牙癢癢。

陳女士:2016年結婚後租房住

2015年底,陳女士在準備買房時,認識了當時在房屋中介公司作業務的張某,兩人很快確立了戀愛關係。準備結婚時,張某對陳女士說,家裡不太同意他倆的婚事,但自己是一定要和陳女士結婚,這令陳女士十分感動。

2016年6月,陳女士與張某在男方老家領了結婚證。婚後,兩人租住在昆山某小區,因沒能得到張某家裡同意,陳女士並沒有住進張某所購房裡。在陳女士看來住在哪裡並不重要,只要與丈夫感情好就可以了,很快陳女士為張某生下一個孩子。

2017年3月,陳女士無意間在張某手機上看到他和一名王姓女人的聊天記錄,內容十分曖昧,「難道丈夫出軌了?」

陳女士偷偷記下了對方電話號碼,但在與張某爭執時被他刪除了。王姓女人到底是誰,陳女士一時也無處查證。

任女士:2015年結婚後住小區

手機上曖昧聊天事情發生後,陳女士開始留意丈夫行蹤。

一天,說好開車去南通的丈夫,車被陳女士發現停在了他買房的小區裡。感覺丈夫又在撒謊的陳女士敲開了張某的房門,屋裡住著一名任姓女子。

通過聊天,陳女士發現任姓女子與自己的丈夫居然也是夫妻關係,領證時間甚至比自己還早。他們是2015年在昆山領的證,第二年任女士為張某生下了一個孩子。

王女士:才在安徽領證並懷孕

沒想到,王姓女子沒找到,卻發現丈夫的「另一筆孽債」。正當陳女士為這件事犯懵時,王姓女子的線索也突然出現了。

一次外出,坐在副駕駛上的陳女士看到張某連續按掉了幾通電話,電話顯示的正是王姓女子。這次陳女士又偷偷記下了號碼。回家後,她給對方打了電話但沒人接,於是改發信息,在信息裡,陳女士講了張某同時和自己以及任女士結婚的事情。

起先王女士並不相信陳女士的話,因為她才剛剛與張某在安徽領了結婚證,而且自己也懷有5個月身孕。直到親眼看到陳女士、任女士與張某的結婚證,才徹底認清了事實。

一妻離婚兩妻要求嚴懲

根據張某供述,他從老家到昆山務工一直在從事房屋銷售工作,和陳女士、王女士都是在工作時認識並互生好感,確立關係後不久兩女士就分別懷孕,於是向他提出結婚,就到不同省份領取了結婚證。

張某鑽了跨省婚姻登記系統沒聯網的空子,三年結婚三次,穿梭於三個女人之間,一次次隱瞞婚姻狀況,直到紙再也包不住火。

張某供述,這三個妻子沒一個跟他在老家見過父母。

知道真相後,任女士在案發後與張某離了婚,不願多作糾纏;陳女士和王女士則要嚴懲張某。

昆山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認為,張某在婚姻存續期間又與陳女士、王女士兩人分別結婚,案件真實可信,證據能夠相互印證,根據刑法規定,應以重婚罪對張某定罪處罰。

稿件來源:上遊新聞

編輯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