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學心理學的啊,那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時間不會等你

每天多一點心理學

彭縈 改變自己主創

創業者 | 撰稿人 | 性格分析師

大家對心理咨詢師有一種誤解,總覺得即便我們什麼都不說心理咨詢師也會知道。很多人都想學心理學,覺得心理學非常有趣。卻不知道,把心理學當成自己的專業去學習的時候會有很多枯燥乏味的理論,會面臨許多專業知識的無聊。

那麼,心理學家是怎麼認為的呢?他們真的可以了解我們的想法嗎?

你學心理學的啊,那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作者:阮琦

來源:阮琦(ID:mgzxspxkc)

幾乎每個心理學出身的人,在社交場合都遇到過這樣的提問,並且多多少少會覺得有些尷尬,我自己也不例外。

但是直到最近我才突然想通,其實這是一道情商題。意識到了這一點,似乎才找到了正確的回應方向。

被問者之所以感覺尷尬,是因為提問包含了兩個判斷:

a, 心理學應該知道別人想什麼。

b, 作為一個學過心理學的人,你應該有這個能力。

我以前的文章里說過,隨意評價(判斷)是聊天的四大殺手之一,而「你學心理學的啊,那知道我在想什麼嗎?」,一句話里包含了兩個隱藏判斷,並且兩個判斷之間還有因果關係,我把這種情況稱之為「判斷捆綁」,這算是最讓人不好接的說話方式了。

這是因為:

你否認判斷b,就相當於承認了判斷a。

你回答「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感覺就是承認了「心理學應該知道別人想什麼」。

你否認判斷a,則又像是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

你回答「你誤會了,心理學不是這樣的。」對方心里多半會「呵呵,是你自己沒學好吧。」

你ab兩點都否認,就更像個氣急敗壞的防禦者。

你回答「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也不是心理學的研究范疇。」完了,這天沒法聊下去了,你成了話題終結者。

那麼到底該如何應對呢?

還是把問題先還原成一道情商題。

所謂情商題,就是回應不僅要考慮問題本身,也要考慮提問者的動機和狀態以及對話雙方的關係。

在歷史上,情商題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可能就是「指鹿為馬」了,它已經極端到只看提問者是誰,而完全不顧問題本身的客觀性了。

在正常情況下,我們當然沒必要為了搞關係去顛倒黑白,保持人和事的平衡才是高情商的表現。

下面就讓我們來分析一下「你學心理學的啊,那知道我在想什麼嗎?」這個對話情景。

通常來說,提問題的人想表達以下兩點:

1, 覺得心理學挺神秘。

2, 表示友好,在積極地使用他自認為可以打開話題的方式跟你聊天。

其中,第二點比第一點所占比重要大的多。通俗些講,人家就是想跟你套個近乎,但沒打算去了解心理學是什麼。如果他對心理學真有那麼大興趣,也不至於這麼無知了。

所以在這個真實社交場合,你要是一本正經地介紹起你的專業,順便還生硬地否定了人家的判斷,那麼錯的就是你而不是對方了。並且如果你還是個心理學科班出身的,那就更不應該了。

你的錯誤不是猜不出對方想什麼,而是不能把握對方的情緒態度,而把握他人的情緒態度恰恰是一個學過心理學的人應該具備的能力。

那麼對方的情緒態度是什麼呢?

——快樂開心,想表達友好,想跟你交流。

所以,正確的回答標準應該是——響應了對方的情緒態度的同時,再把客觀事實委婉地告訴對方。

那麼如何同時做好這兩點呢?——方法就是建立誇張的新條件。

回應的邏輯是這樣——

「你不是問我有沒有某種能力嗎?」我不直接聲明我沒有這個能力,而是說「是的,你說的這種能力我有,不過是在某個特殊的條件下,這個條件特殊到你一聽就知道其實是不存在的。」

如此回答,只要對方有正常情商和智商,就會明白你的意思了,並且完全不會破壞對話的良好氣氛。

例如:

對方:「你是學心理學的啊,那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我:「絕對能把你看個底朝天,不過別擔心,水晶球放在家里了,所以不如你現在就坦白從寬吧,哈哈~」(如果對方足夠風趣,可以升級為加強版「水晶球借給系主任了」)

掌握了這個方法,還可以應對生活中其他「判斷捆綁」的對話,

比如:「你就別再跟他較真了~」

這句話包含的捆綁判斷是:

a, 你已經跟他較真了

b, 你還要繼續跟他較真

而事實上你根本就沒在乎過這件事

如果你回答:「好好好,我不較真了」,這就好像承認自己較過真

如果你回答:「我根本就沒較真」,又顯得你內心還沒放棄較真

所以這樣的對話經常讓我們陷入鬱悶狀態,而解決之道就是:承認結果+新條件(這里不需要誇張條件,因為較真這件事真的有可能發生)

例如:

——「你就別再跟他較真了~」

——「放心,只要他沒欺負到你頭上,我就不會跟他較真~」

所有這些思維方式的背後都需要自信心態作為支持。

很多時候,當我們感到被誤解的時候總是迫不及待地去維護自己的面子,而忘了去關注對方的動機和狀態。

同理,當我們為了避免尷尬而急不可耐地否認結果時,卻忽略了轉換前提條件其實可以更好地達到目的。

想明白了這一切,我開始把這個方法運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比如參加一些活動,新朋友會說「你是搭訕專家呀,給咱們傳授一下搭訕技巧吧 ……」如果此刻我腦子里想的是「搭訕不是你們以為的這樣。」

交流就會進入尷尬的氣氛,但換個角度思考「人家只是不了解搭訕,但至少願意跟你聊天,至少願意向你表達友好。」我的心態就會好很多,按照上面的方法。

我會說「嗯嗯,最近正在研究全新搭訕技巧——意念搭訕,不靠語言,全憑心靈感應」,然後沖對方眨眨眼睛,接著拿出手機說:「好了,咱們加微信吧~」

後記:

我在知乎上搜尋「你學心理學的吧,那知道我在想什麼嗎?」這個問題的回答,大部分非心理學人士都試圖做笨蛋回復(因為不涉及自己的面子),比如「你在想我怎麼回答你 」或者「你在想我一定想不到你在想什麼。 」但這其實屬於很愚蠢的回復,為了秀智商而暴露了低情商,只顧自嗨,對面的人聽完一臉懵逼。

而大部分心理學人士的回應都是滿滿的防禦心:「我猜不出你在想什麼,心理學不教這個」。(我倒不認為在現實中他們會這樣如此地直白表達,壓抑的情緒恰恰都在通過網路釋放。)

只有清華大學心理系主任彭凱平教授的一段論述相對靠譜:

【很多沒學過心理學的人,第一次碰到心理學家,總是愛問一個問題,猜猜我在想什麼,我經常回答,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知道75%沒有學過心理學的人,碰到心理學家的第一個問題總是這個問題。這是什麼意思呢?這就是我們心理學研究的不是個案,研究的不是你的個人心理,我們研究的是大眾的心理,研究的是普遍的規律,科學上我們叫大數原則。】

但這個「靠譜」的回復依然符合情商規律:當一個業內權威向你認真地講述心理學是做什麼的時候,這個行為本身就在傳遞一種不可抗拒的友好態度,但一個普通心理學人士在社交場合做科普,就有可能是不自量力了。

當然,如果有朋友說「即使他是個普通心理學人士,我還是想聽他講心理學呢?」,你會發現,講完「水晶球」的玩笑,並不會影響你們接著聊任何其他話題,甚至還能讓你們聊得更放鬆。而這正是一個所謂「好回復」的特徵,它並不是耍嘴皮抖機靈,逗別人哈哈一笑,而是讓接下來的交流有更自由的空間。

本文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阮琦(ID:mgzxspxkc)

作者:阮琦,作家,社交培訓師。著《魔鬼搭訕學》《魔鬼約會學》

封面圖 by Chaos Ego

今天你做了什麼改變

正如大家所知的,物理學界的民科會比生物界更多,但對於「自私的基因」這樣的理論,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意識到「新穎比正確更重要」。進犯行為說明每個動物都是賭徒,為了獲得最大的好處,他們傾向於坐等良機而不是窮兇極惡、計劃生育這章主要說的是動物的控制生育的行為並不高尚,同樣是為了自私的目的。彭縈在上周末的語音「升級你的操作系統——人人都要懂一點的生物進化論」里進行了詳細的分享。以下是會員反饋:

@會員 羊兔子

最近兩天正好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年紀越來越大,如何對抗死亡的焦慮?如果不在後代身上看到生命延續的可能,還有什麼呢?我的答案是,影響力。去影響更多的人,那些被你埋下同樣思考方式種子的人,不是後代,勝似後代。因為選擇遠比血緣的力量更為強大。

@會員Bessie

我在想是不是有點反思是,基因操縱這我們,然而自己的基因組合也並不能永垂不朽,雖然自己很渺小,但是還是要探尋永恒的意義,思想能永垂不朽,要去創造點什麼……

@會員馬棟傑

從生物進化學的角度了解了基因,雖不了解專業的知識,但是彭縈姐分享的觀點還是有打動我。作為一個人,雖不能將自己的基因完整不斷地遺傳下去,但是自己可以有所創造,將自己創造的東西一直流傳下去。我瞬間想到了自己每天的日記和每天的日更寫作,用文字將自己的生活和感受記錄下來,就可以完整地流傳下去,文字也是我的基因,此基因不但可以持續改善且可永傳。就如徐子沛在他的新書《數文明》中所說:文字的出現,是文明開始興起的真正標誌。文明之明,指的不是照亮自然界的太陽之光,而是照亮大腦的思維之光。憑借文字,一個人可以打破他的生理邊界,突破大腦的束縛,用固定的形式把自己的觀察、經驗,思想和成就記錄下來,共享出來,激發討論,並代代相傳,不斷疊加。

現在就加入會員

理查·芒格說,每個人要理解這個世界,需要找到自己的 mental models,底層的思維模型。這些模型應該來自不同學科和方面,大概 80 到 90 個模型就可以幫你處理 90% 以上的問題。

近期我會和改變自己的會員分享「升級你的操作系統」共四期專題語音,主題分別為「人人都要懂一點的經濟學180916」、「人人都要懂一點的心理學180930」、「人人都要懂一點的博弈論181014」、「人人都要懂一點的生物進化學181028」。

點擊「閱讀原文」加入,即可完整收聽「升級你的操作系統」系列四場語音。

想知道會員能得到什麼?↓↓↓點擊閱讀原文,10 秒鐘加入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