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詩曼 | 從《金枝欲孽》到《延禧攻略》,43歲女演員的翻身仗

一個「撲街預定」的電視劇,最終創下了100 億播放量。

而佘詩曼,也將歷史上這位「被抹去痕跡」的皇后演繹得血肉豐滿,淒婉哀絕。

這位TVB黃金時代最後的當家花旦,在步入中年時找到合適的表演土壤,靠一個奸角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她的成功背後,是一個香港女演員面對娛樂圈殘酷境地時的務實與頑強。

♪ 點擊上方綠標,即可收聽音頻

來源 | 火星試驗室

ID | sparklelive

作者 | 何可以

編輯 | 李凡

14年前,一身縞素的爾淳在陷落的紫禁城里,與所愛孫白楊訣別。絕望中佘詩曼落下的那滴淚,成了《金枝欲孽》的經典鏡頭之一。

誰能想到,這一脈深宮欲孽的再續,竟要等到14年後的於正。

電視劇《延禧攻略》大結局里,佘詩曼飾演的繼後輝發那拉·淑慎揮刀斷發,和丈夫乾隆恩斷義絕,撐起了故事最後的高潮。

在這部爽點也是雷點的「升級打怪」劇里,佘詩曼飾演了最「不爽」的「怪物」之一——嫻妃。

她為年老色馳而焦慮,為愛情破碎而絕望。她用自己紫禁城的困獸之鬥,提升了原本勾心鬥角、爭風吃醋的格局,讓螢幕前的你我為這無解的悲劇共情。

沒人質疑,佘詩曼貢獻了這部戲最優秀的表演之一。

成功有點始料未及。2017年她接拍該戲的消息傳來,粉絲鳴的不平還歷歷在目——「為什麼想不開去拍 ‘於媽’的戲!」當然更有尖刻的反駁:佘詩曼是演技特別突出還是顏值特別突出?早flop了,做女配不很正常嗎?

《延禧攻略》中佘詩曼飾演的嫻妃在雨中的內心戲

彼時,大家都把《延禧攻略》視作《如懿傳》低配版,認為色調絕對瞎眼,服化道必然低俗,唏噓一眾中年演員真是撈不著好資源……最後送上四字群嘲:「撲街預定」。

只是最近娛樂圈流行打臉。眼看著一個個大IP戲糊了,被人瞧不上的「低配劇」卻驟然爆紅。在流量榜上呼風喚雨的明星,對收視率失去了必勝的魔力,而那些被觀眾淡忘的中年戲骨,把握住機會,釋放出自己的光彩。

佘詩曼在《延禧攻略》里正是如此。這位TVB黃金時代最後的當家花旦,在步入中年後,靠一個奸角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她的成功背後,是一個香港女演員面對娛樂圈殘酷境地時的務實與頑強。

01

最後的當家花旦

《延禧攻略》讓觀眾重新看到了三位中年演員的精湛表演:聶遠、秦嵐,和佘詩曼。

▲《延禧攻略》劇照

和前兩位比起來,佘詩曼的表演更多了一份「跨境」的不易。

拍《延禧攻略》時,她本想用不太流利的國語說台詞。但想到用母語能讓表演自然流暢,她用回了粵語。

出於演對手戲的大陸演員的體貼,但每段台詞她會堅持切回國語結尾。為了讓角色的效果最好地呈現,她欽點了一直給自己配音的香港國語配音演員蘇柏麗來為嫻妃配音。第一集里,嫻妃一開口,對TVB熟悉的觀眾迎來了一大波回憶殺。

回憶里,這個聲音屬於《金枝欲孽》里的爾淳,屬於《法證先鋒2》里馬國英,屬於《宮心計》里的劉三好……這些不僅是佘詩曼,更是那個電視帝國最後的餘暉。

1997年22歲的佘詩曼參選香港小姐。那一年參選陣容強大,佘詩曼的晉級並不順利。轉機出現在一席古裝扮相。

那一年是香港回歸年,為此TVB精心設計了在紅館舉行的總決賽,並以唐宋元明清等六大朝代主題展現當屆港姐的風采。未想佘詩曼扮上古裝後十分出彩,她把握住機會,成功晉級五強,最後以季軍出道,當年就簽約TVB。

一年後,她被TVB金劇專業戶的著名監制李添勝相中,拍板讓她與TVB那時當家小生陳錦鴻搭檔出演《雪山飛狐》。

佘詩曼在《雪山飛狐》中飾演苗若蘭

那是TVB最後一輪翻拍金庸電視劇。

初出茅廬的佘詩曼沒有上過表演訓練班,演戲全靠摸索。她曾回憶當年:「我抓不住你知道嗎?很害怕,每天都去片場的時候沒信心。」面對鏡頭時,她的眼神不知道應該落在哪里,手也不知擺在那里……演技不得章法,天生的嗓音更讓她備受指摘。

毒舌的香港觀眾說她「好似一把雞仔聲」,以諷刺她說台詞有氣無力。報紙上一浪一浪都是「不會演戲」的惡評,佘詩曼覺得「我是沒有天分的」。

在TVB的造星工廠里,演員也是產業流水線的一員。不出挑的演員並無任何特權。在一次無心的遲到後,佘詩曼被現場的製作助理在眾人面前用粗口罵了一整天。

也許她不是天分型選手,外形條件也不屬於「老天爺賞飯吃」,這個女演員,身在TVB這個造星工廠里,力行勤能補拙的道理。

為了練聲,她在家里每天大聲朗讀報紙半小時,不顧隔壁鄰居也能聽到。她拜陳錦鴻為「師傅」,在朝夕對戲中不斷揣摩。就這樣「慢慢地拍,一年又一年,學會了一點,慢慢邊學邊練。」

逆風翻盤的機會是在2000年,佘詩曼和後來公認的最佳電視情侶張智霖合作《十五的月光》。這部戲是佘詩曼的上位之作,也是她演藝生涯的第一個重要里程碑。

自此之後,她的演技愈發嫻熟圓融。等她成為《倚天屠龍記》的周芷若時,她站在艷光四射的黎姿面前,已經是另一種別樣的嬌嗔。

▲《倚天屠龍記》劇照

佘詩曼依然不肯松懈。她曾因拍戲創下連續五天四夜不睡的驚人紀錄,也創下創下一年內拍戲100集的鐵人紀錄;曾最多一天拍三個年代的戲,只能通過服裝和造型辨別自己是哪個朝代和哪個角色……

因為連夜趕拍《帝女花》過度疲勞,她下巴受傷,為不影響作品進度,她沒有聽從醫生休息一月,帶傷上陣,最終付出了一個女演員最不願意的代價——她的下巴留下一道長疤,從此只能用化妝掩蓋。

2003年末,TVB官方的一次民調顯示,宣萱、蔡少芬、郭可盈、陳慧珊、張可頤、佘詩曼為TVB最受觀眾歡迎的六大花旦,從此六大花旦的名詞正式誕生。

2004年佘詩曼迎來了演藝生涯里最重要的電視劇——由金牌監制戚其義執導的《金枝欲孽》。

此時的佘詩曼,經過七年的洗禮,演技已經突飛猛進。她飾演的董佳·爾淳,在《金枝欲孽》中與劇中飾演如妃的鄧萃雯、飾演安茜的張可頤等三位女主角一起大鬥演技,成為全城話題。

《金枝欲孽》播出後好評如潮,影響深遠。它是TVB最後的巔峰,直到今日仍被眾多TVB迷反復評說。這部劇首開宮鬥劇類型之先,讓大陸電視劇製作者的仿效借鑒,也讓數年間的中國電視螢幕成為後宮的天下。

▲佘詩曼在《金枝欲孽》中飾演董佳·爾淳

02

「中年演員」的危機

一轉眼,當年弱質芊芊的佘詩曼也43歲了。對許多女演員來說,這是一個容易陷入職業危機的年紀。

是塗著阿寶色口紅,敷著瀏海,繼續扮演無辜單純的女一號,還是從容展示時間在自己臉上劃過的痕跡,並讓它們為合適的角色增色?

佘詩曼遇見了《延禧攻略》里的嫻妃。

嫻妃是乾隆的怨偶,「怨」到讓皇帝命令史官將她一切存在的痕跡抹去……當《延禧攻略》的監制於正看到史書上這段時,他直覺應該有一位「很厲害的演員詮釋她。」

好戲難求,好演員也難求。飾演嫻妃的演員年紀不能太輕,演技得了得,最好有古典氣韻。當然,按照於正戲的慣例,片酬不能太高。

他找到了佘詩曼。

佘詩曼是2003年於正參與編劇的第一部戲《帶我飛,帶我走》的女主角。

▲《帶我飛,帶我走》劇照

那時候的於正,自陳「不懂情也不懂愛,卻難得遇見了二個好演員,把情感處理得濃且稠密」。兩個好演員,是拍過拖的佘詩曼與陳浩民。

一年後,這個好演員在《金枝欲孽》里飾演的爾淳,成為於正最愛的角色。於正相信嫻妃能讓佘詩曼溫柔外表下隱藏的力量發揮地淋漓盡至。

這時候的佘詩曼,正在香港小成本電影里沉浮。

效力13年後,佘詩曼與TVB解綁,以避免在重復的勞力里徒然消耗。但遇到好的劇本,她依然盡全力出演。

2011年,她在《天與地》里飾演葉梓恩一角。這部「神劇」的開篇,就是佘詩曼的單人表演。沒一句對白,全靠眼神、肢體動作,佘詩曼不緩不急地演繹著一場任性的失蹤戲,「曾經的青春,已覓不回來」的惆悵感溢於言表。

在劇中,她更是說出「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講同一番話,和諧,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句不同的話之餘,又互相尊重」的一大金句。

▲佘詩曼在《天與地》中飾演葉梓恩

只是在新世紀的風雲變幻里,TVB已經難續往日的輝煌。佘詩曼只能北上。

2012年,佘詩曼主演了自己的第一部內地民國劇《嫁入豪門》,在劇中她飾演一個外柔內剛的沈家養女沈盈秀,這樣的角色她手到擒來,但播出後毫無水花。

而就這一年,同是TVB花旦的蔡少芬,正在宮鬥劇另一部里程碑作品《甄嬛傳》里飾演年老色衰的皇后,並以此在大陸再度翻紅。

2013年,佘詩曼與胡軍合作主演的歷史史詩劇《建元風雲》播出,依然沒有反響。

她也將眼光放在大銀幕上過。只是她的電影資源有限,少有可以發揮演技之作,香港文藝片頂級導演王家衛,許鞍華的資源她拿不到,最有商業號召力的周星馳成龍也無緣沒合作,另一邊,中生代四旦雙冰幾位大花把持著內地最大的電影資源。

佘詩曼的年紀沒太大優勢,資源也差很多,內地大導演大製作自然輪不到她。

近三年,佘詩曼在大銀幕上和影帝級演員古天樂、吳鎮宇合作了三次,和張智霖合作了四次,但都沒有太大突破。

電影《十月初五的月光》劇照

適時,於正發出了邀請。

不要小看一位香港女演員的務實與執著,當她接到《延禧攻略》的劇本,她用兩天的時間看完,接下了這部「並不討喜」且傳聞片酬每集不過12萬的戲。

這一回,佘詩曼把握住了時機。

她飾演的嫻妃,既沒有富察皇后仙人般的善良,也不像高貴妃,惡得浮誇痛快,但這個一出場便是一個曖昧難明的老成妃子,在她的詮釋下,有著格外有層次的角色魅力。

在戲里,嫻妃的招牌場景——「拉人照鏡子」最令觀眾印象深刻。

佘詩曼記得,自己在《延禧攻略》里面第一次拉的是高貴妃。一開始她沒有特別大的感覺,但排戲時她突然想起「好像玉瑩(《金枝欲孽》黎姿飾演的角色名)也給我拉過一次?」

她由不得想,怎麼可以有一點有別於之前的不同表現?冥思苦想,她想明白了,「其實沒有,沒有別的方法,因為機位什麼都一樣的。」只是如今「我人生的經驗不同了。」

▲佘詩曼在《延禧攻略》里拉高貴妃照鏡子

▲佘詩曼在《金枝欲孽》里拉玉瑩(黎姿飾)照鏡子

整整70集里,佘詩曼的扮相變化並不大。除了衣服首飾的些微改變,她走出了以往宮鬥戲里奸角靠化妝加持的表演套路。沒有深色眼影,沒有飛翹的眼線,沒有猩紅的唇色。佘詩曼用自己的眼神,肢體,完成了角色的一步一步黑化。

而現實中,她依然是那個大笑姑婆,不介意自己被觀眾製作成「表情包」,因為她覺得自己一直都是「美美的」。

《延禧攻略》的火爆,佘詩曼和其他主創最近頻頻接受採訪。言談中,她樂觀自信,總是大笑著直面採訪的機鋒。她笑談自己「多才多藝」,一定能在宮鬥戲中活到最後;她回應第四番的演員排位:「123不過是數字,而數字對藝術家不重要。」

不重要嗎?在造星工廠TVB摸爬滾打,又在北上後體會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殘酷,佘詩曼怎麼不會知道作為女演員必須面對的殘酷與無可奈何?

佘詩曼見多了被大浪淘沙的藝人。

2009年,TVB舉辦萬千星輝慶台慶。那時候她因為《宮心計》風頭正勁,頂著唐朝高高華麗的髻,笑咧著大嘴走在最中間。先於她一排的,是當年經典的《金枝欲孽》三位演員,如妃鄧萃雯旗裝旗頭,手持團扇,左邊孔武陳豪,右邊孫白楊林保怡。

▲TVB舉辦萬千星輝慶台慶

那一晚,商天娥和佘詩曼做單獨女主角——在《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里,前者已經是個歷經天涯的歌手。

忽然老旦李香琴顫顫巍巍出場,說話聲音衰老,氣息弱得難以連貫。盡管如此,對著話筒,李香琴把一首提前錄制的《I’d Like To Teach The Word To Sing》博得滿堂喝彩。

她們都是被香港影視的黃金時代打磨出的演員,盡職盡責演好一出台慶戲。名角們排排坐,不顧形象玩撅嘴擰鼻的把戲。老旦青衣老來作俏,眼眉頻拋。這是她們的本職工作,也是她們展示自我的光耀舞台。

誰說她們是麻木無靈魂的塑膠花,好藝人明了行業本質,奮力抓住每一次高光時刻,盡力展示自己的魅力,娛樂大眾,也以此收獲驗證自己的價值。

這也正是佘詩曼走向成功的路。

對這些職業女性來說,行業興衰,年紀漸長,風華不再,都無可逃避,也無需逃避。咬牙握緊一個「勇」字就能應對一切變遷。就如林夕所說的:永恒地輕鬆,仿佛時代並不太殘酷。

林靜,中文系畢業的電台主持人。願多年後,故事不再傷人,陽光依舊溫暖,你如此迷人。讓我的聲音和別人的故事陪你每一個不眠的深夜。微信公眾號:晚聽經典、靜聽林靜。新浪微博@DJ林靜。

點擊下圖,閱讀更多推文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歡迎把我們推薦給你的家人和朋友

▼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看更多精彩人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