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簽發118號文:我們要大膽的失敗,成功太快是保守!

前瞻網

公眾號ID:qianzhanw

關注

  • 作者:任正非

  • 來源:藍血研究(lanxueyanjiu)

為什麼我們需要樹立英雄?

不是因為英雄本身的偉大,而是我們要給自己一個前進的標桿和向上的動力。華為自從駛入「戰略無人區」以後,處在「無人領航、無既定規則,無人跟隨」的困境,「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這種虛脫感,起初是大汗淋漓後的酣暢,但時間長了,並會轉化為一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惰怠。

這是華為不願看到的,也是任正非絕對不允許的!因為,在華為,惰怠被定義為「是一種最廣泛、最有害的腐敗」!

顯然,「無人區」的概念,除了虛脫那一瞬間的快感之外,是不具有標桿意義的。華為需要找到另一個對標的山頭,但既不是友商,也不是跨界的其他企業。

而是成為「主管者」!

任正非說,華為僅僅是一個領先者,還不是一個主管者。「主管的含義是要建立規則,建立共同勝利的標準。領先,是在技術、商業模式、質量及服務成本、財經等方面一系列領先。」領先者距離主管者還差那麼一點!這為華為重新找到了一個群體奮鬥的努力方向。

華為能不能成為主管者,關鍵在於5G戰略的做到。2018年10月17日,任正非在上海研究所5G業務匯報會上發表題為《堅持多路徑、多梯次、多場景化的研發路線,攻上「上甘嶺」,做到5G戰略領先》的講話。他說,5G這一戰關係著公司的生死存亡,要做到網路架構極簡、交易架構極簡、網路極安全、隱私保護極可靠、能耗極低,全面做到領先,不惜代價贏得勝利。

5G的意義在於,率先突破大帶寬、多天線關鍵技術,取得先發優勢,如果利用這個優勢及制式換代的關鍵時間窗,就可優化全球格局,就能看到規則的勝利。這將是一個企業的勝利,也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勝利!

「時代提示我們必須勇於奮戰」,請為華為吹響號角!

堅持多路徑、多梯次、多場景化的研發路線,攻上「上甘嶺」,做到5G戰略領先

——任總在上研所5G業務匯報會上的講話

2018年10月17日

大家一定要明白,領先和主管是不同的。主管的含義是要建立規則,建立共同勝利的標準。領先,就是在技術、商業模式、質量及服務成本、財經等方面一系列領先。如果我們的產品做得好,就能服務世界上絕大多數經營商,這樣就能掌握主動權。所以在5G的問題上,我們就是要下定決心做到戰略領先。

一、先從5G SA組網做起,要做到網路架構極簡、交易架構極簡、網路極安全、隱私保護極可靠、能耗極低,全面做到領先。

5G SA組網先從現行機制中脫離出來,單獨組建。5G SA通過站點極簡、運維極簡、交易極簡等,把複雜留給自己,簡單留給客戶,這是非常正確的。雖然你們5G第一階段取得了成功,但後續還有更大的努力方向。在5G SA獨立組網上,5G基站和核心網一起,率先推行網路架構極簡、交易模式極簡,做好網路安全和隱私保護,將質量做上去,將成本按摩爾定律降下來。我們在新產品里,用新的開發手段不斷進行產品架構重構,積累經驗,培養力量,隨著新網路的市場擴大,一個先進的網路就形成了。我們的種子成倍增長,不僅新的網路誕生了,可以逐步替代過去,從而迭代更新網路存量,而且大量的戰士是我們寶貴的財富。

NSA的核心網要跟4G關聯,與2G、3G連接,關聯比較複雜,堅決沿著原路徑繼續攻擊前進,不要搖擺,我們沒有力量整網改造,沿過去的路線不動搖,同樣也要做到世界領先。過去的產品可以優化,但不要理想化,不要總是改,總改就什麼都不像了。我們僅僅是拿SA試點,其餘所有產品線,按原路線進攻。

終端也要卷入5G極簡網路這個戰略里來,希望5G的端管雲有一些聯合設計,上我們自己的網是最快、最好的,雙方可以基於特殊接口簡化算法,這樣速度更快,能耗更低,更受用戶歡迎。上別人的網也是可以的,是標準的接口。

網路安全要提到最高綱領上來,因為將來社會是雲社會,網路安全面臨挑戰更大,誰安全誰就有了競爭力,誰就有了生存的可能。5G網路安全策略,你們講得非常正確,不同域,分域要做到各自安全抵抗。以前我們重視「圍牆」的建設,但是沒有建設好層層抵抗的安全機制,不適合打「巷戰」。我讓陶景文來做公司內網的時候,就提出要用「美國磚」修「萬里長城」,現在體現出價值來了。我們在這里疊一塊「磚」,那里疊一塊「磚」,別人不知道「磚」是怎麼疊的,而且這些「磚」不是同一個公司的,即使找到入口攻進來,也只有小範圍受到影響。比特幣這一次網路敲詐,我們公司沒出大問題,沒有全公司癱瘓,就是因為攻進「城牆」以後,我們還有層層的安全抵抗,外國公司的軟件有「巷戰」的能力。分層抵抗外來入侵,不會滿城出問題。我們的產品「圍牆」是不錯的,但砌「圍牆」的「磚」里還有C&C08機的軟件,拆不出來,像豆腐渣一樣,軟弱不敵。

能耗極低將來肯定是一個體現競爭力的地方。把能耗降下來,不是電費問題,而是水平問題,我們一定不要把降能耗與省電費等同起來。帶寬、時延等性能指標,5G各個廠家都可能做到,就是早一點、晚一點的問題,但能耗極低,其他廠家就不一定能做到。我們的熱學研究所要加大投入,目標是降能耗,把能耗降下來,不僅僅要降晶片的能耗,還要把基站整機能耗也降下來。將來會有很強的競爭力,甚至是比電子技術更強的競爭力。我們要看到這一點,要看到有時候功夫是在詩外的,無線的功夫也是在詩外。

二、對未來的研究,我們要多路徑、多梯次、多場景,構築我們勝利的基礎。

什麼是多梯次?我們研發從科學實驗與驗證,到科學樣機、商業樣機、多場景化樣機、全簡化樣機,循環周而復始的優化。對科學實驗,我們要大膽的失敗,成功太快是保守。A梯隊只搞科學樣機,不管樣機賺不賺錢,無論是用「鑽石」還是「黃金」做支架都可以,它是論證理論的可行性,不可行也是成功的,不以成敗論英雄,要大膽探索。B梯隊負責在科學樣機的基礎上發展商業樣機,要研究它的適用性,高質量、易生產、易交付、好維護。C梯隊要面向多場景化,按客戶需求多場景化的產品是合理適用節約的產品,有利於用戶的建造成本、運維成本的降低。就像你們做的RuralStar農網產品一樣,就是場景化的一種。D梯隊研究用容差設計和普通的零部件,做出最好的產品來。最優質量,最易使用、安裝生產和維護,最低的成本架構。挑戰極大,你們的「刺刀」對準的是自己的胸口,大膽試驗,勇於創新,革自己的命,就是革整個網路的命。比如,日本電視機的設計就是容差設計,他們並不是每個元器件都是最優的,但整體卻是最優的。我們5G基站為什麼不能達到電視機的水平?容差設計就是合理成本架構。

我們要多梯次,保持戰略的領先地位,保持長久的人力迭代,前仆後繼,人力資源部要制定考核模型。針對A、B、C、D四個梯隊採取不同的考核方式,不是所有梯隊都要承擔極大的交付壓力,有些梯隊就是要釋放壓力,輕裝上陣才能激發想像力。A梯隊、D梯隊,失敗了就漲薪水,成功了就漲級。我們充分可能到他們的難度,失敗了,只要講清路徑,也是成功,「不以成敗論英雄」就是這個意思。

多路徑,就是技術上探討多條可做到形式,不要輕言否決。當然,也可以研究全球化的路徑、區域性的路徑,我們都可能會走。我們要堅持全球標準,原因是我們本來就是全球化公司,但也要隨時準備應對各國的要求。世界在變化,我們有可能改變這個變化嗎?改變不了,我們只能順應,用多種路徑應對。同時,我們自立必須要有實力,要有能力解決替代問題。我十年前講,要按照極端情況進行備戰,建立備胎,當時絕大部分人不相信。(藍血註:華為的操作系統也是備胎!備胎,既可以做到與世界和諧相處,又不至於被人一箭封喉。)我說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備胎就是原子彈,什麼時候打過核戰爭,一次也沒打過。我們就要堅持用雙版本,80%左右的時候都用主流版本,但替代版本也有20%左右的適用空間,保持這種動態備胎狀態。

多場景解決網路問題,降低建造成本和運維成本。多場景化的組網很複雜,我們可以通過AI來解決。我們現在只解決了產品問題,沒有解決網路問題。未來5G大流量在全球鋪開,網路一定會擁塞,我們提前在國內的幾個研究所成立理論部,研究網路流量的疏導問題。目前俄羅斯研究所已有成功疏導網路流量的方法,可以讓俄羅斯研究所輔導各個理論部,陸續解決4G的流量問題,到5G網路流量擁塞,疏導就有了經驗。另外,上海研究所也可以招收一部分數學、物理、神經學等博士,從反詐騙軟件研究開始。在理論研究上,我們還要有梯次,我們和很多教授合作,也要列出清單看看教授下面有多少博士在和我們合作。我們也招一些博士,再派過去和教授合作,研究成果是教授的,我們只是應用,十年以後迭代梯次就建立了。

在基礎研究方面,我們要更重視,加大投入。比如,太赫茲可能是未來,我提議能不能推薦劉盛綱[1]教授為「太赫茲之父」,當然不是對世界,而是對我們。我們要多支持像劉盛綱、李小文這類偉大的科學家,他們就是燈塔。

三、5G的市場選擇要有集中度,5G的戰略預備隊要一體化打通,「四組一隊」攻上「上甘嶺」。

5G率先突破了大帶寬、多天線關鍵技術,取得了先發優勢。我們要利用這個優勢及制式換代的關鍵時間窗,優化全球格局。我認為要搞「田忌賽馬」,我們的客戶群是以國家客戶為基礎,集中優勢兵力到優質客戶,這就是田忌賽馬。5G市場選擇要有集中度,我們要改善服務,改善價值體系和後備隊伍的培養,千軍萬馬上戰場。

我強調,銷售、服務、MKT和研發要一體化打通。我們不斷吸收一些優秀員工加入戰略預備隊進行輪訓,大浪淘沙,誰知道將來誰是「將軍」。今天來開會的有「二等兵」,為什麼要開放13、14級來參加公司的戰略決策會議呢?就是讓你們來感受一下,聽一聽、看一看就會炸開腦洞,快速成長。

「四組一隊」交付培訓的時候也要多梯次,要把公共關係、供應鏈、財經等都納進來。因為理論階段他們可能聽不懂,但實踐階段可能就懂一點了,要讓他們的思想也得到一些升華,「民兵」才能配合主力部隊作戰。不能讓「民兵」不知道該怎麼配合你,他們至少可以送「糧食」、扛「炮彈」啊。「四組一隊」還要應對不同場景,做這個場景就不要去管其他場景,聚焦攻下這個「山頭」。時代在變,我們的方法也要跟著不斷變化,一輪輪集訓,整編制空投。

我再次強調,我們5G就是爭奪「上甘嶺」,就是世界高地。5G這一戰關係著公司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們一定要在這場「戰爭」中不惜代價贏得勝利。攻上「上甘嶺」,全要靠你們。

另外,不要為我的幾句話而糾結。我說了都江堰的水,是對全公司的人講的,不是四川人才洗澡、四川人才溫柔,難道江南人不溫柔、上海人不嗲嗎?是時代提示我們必須勇於奮戰,多情未必不豪傑。在這里,我向成研道歉了,我看到你們產品架構的改變,「八爪魚」的「爪」已伸出去,你們洗乾淨又戰鬥了。我並不希望渾身都是泥土。

報送:董事會成員、監事會成員

主送:全體員工,全公開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五日


[1]

劉盛綱,1933年12月生,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電子學家,美國MIT電磁科學院院士。1955年畢業於南京工學院(現東南大學)無線電工程系並留校任教,1988年至2001年任電子科技大學校長。其專著《相對論電子學》是國際上第一部系統論述相對論電子學理論的論著。2016年9月27日,國際紅外毫米波太赫茲學會將該領域的最高獎——特別貢獻獎授予了劉盛綱教授,以表彰其在本領域的傑出成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前瞻網立場)

馬雲野心終於暴露了!剛剛,阿里無人酒店開業,沒有一個服務生……

中年人的崩潰,都是從借錢開始的

為什麼這些癌症患者要去美國?

版權聲明:我們尊重版權,精選的文章均已註明作者和來源,轉載文章版權屬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權問題,敬請第一時間後台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