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火爆脾氣的背後

曾經辭退了北大學子、大罵副總裁,任正非的脾氣相當的火爆,正是他的這種個性成就了如今輝煌的華為,任正非和華為一直秉持著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從不過分講究排場,也十分注重客戶,在他的名言里有一句話:只有屁股對著老板,眼里才有客戶。

作 者:拾遺

來 源:拾遺(ID:shiyi201633)

編 輯:華營管理私塾

01

「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議送醫院治療。」

任正非脾氣火爆。

有多爆?

隨便講兩個例子。

第一個:讓北大才子滾蛋。

一個北京大學畢業的才子,

剛進華為,躊躇滿志,

就公司經營戰略問題,

洋洋灑灑寫了一封萬言書給任正非,

本以為老任看後會熱淚盈眶,

誰知道他火冒三丈,

提筆批復了一句話:

「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議送醫院治療,如果沒病,建議辭退。」

第二個:大罵副總裁。

公司要接待某個重要人物,

幾位副總裁準備了匯報稿子。

任正非拿起稿子,看了沒幾行,

「啪」地一聲扔到地上:

「都寫了些什麼玩意兒!」

老任把鞋脫了,光著腳,

像怪獸一樣走來走去,

邊走邊罵,足足罵了半個小時,

沒人敢吱聲,

總裁辦主任嚴慧敏當場就哭了。

然後,老任叫鄭寶用來重寫,

鄭寶用寫了幾頁,他看後點頭說:

「到底是鄭寶用,寫得不錯。」

然後他指著鄭寶用說:

「鄭寶用,一個人能頂10000個。」

再轉身指著另一位副總裁說:

「你,10000個才能頂一個。」

▲ 青年任正非

02

「腦袋要對著客戶,屁股要對著主管。」

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羅奇,

率領投資團隊訪問華為總部,

但任正非沒有親自出面接待。

事後,羅奇有點憤憤地說:

「他拒絕的可是一個3萬億美元的團隊。」

但任正非脾氣可真夠暴,

懟了羅奇一句極不好聽的話:

「他羅奇又不是客戶,

我為什麼要見他?

如果是客戶的話,

最小的我都會見。

他帶來機構投資者跟我有什麼關係呀?

我是賣設備的,

就要找到買設備的人。」

羅奇實在是不了解老任,

老任是一個把客戶需求當做宗教信仰的人。

華為制定了一個「幹部八條」,

第一條就是:把精力放在為客戶服務上。

以客戶為中心——這是華為的核心價值觀。

▲ 科研尖兵任正非

任正非有多重視客戶?

隨便講一個例子吧。

有一次,華為接待一位重要客戶。

當時,會議室溫度偏高,

於是行政通知深圳物業中心來調下溫度。

物業中心的人來了,

把溫度調下來後就走了。

會議開始後,

因為稍微有點冷,

主賓打了幾個噴嚏。

你猜任正非是怎麼處理的?

立即把深圳物業服務中心部長降了職,

「獎金、股權全部下調。」

其實會議室溫度跟他並沒直接關係,

而且他還是華為元老級員工,

但任正非就這樣將他辦了。

▲ 華為最早的辦公室

華為創業早期的時候,

一個郵電局小科長到深圳考察,

任正非請他吃飯。

本來公司旁邊就有大排檔,

但老任卻要親自炒菜給他吃。

「請他吃飯也花不了多少錢,

但我親自下廚炒菜,

客戶就有被重視的感覺。」

那時候,華為只有一輛車,

如果任正非有事要出去,

但同時又來了一個客戶,

那毫無疑問,車是要去接客戶的。

▲ 任正非與早期員工

華為內部流傳著一個「車的故事」。

有一年,任正非去新疆辦事處視察,

當時華為的新疆辦主任,

是一位剛從一線提拔起來的新官,

對任正非不是很了解。

為了表達對任正非的重視,

他租了一輛加長林肯去機場迎接。

任正非剛下飛機,

一看轎車,人就炸了,

「浪費,浪費,純屬浪費。」

然後指著主任的鼻子就開始罵:

「為什麼你還要親自來迎接?

你應該待的地方是客戶辦公室,

而不是陪我坐在車里。

客戶才是你的衣食父母,

你應該把時間放在客戶身上。」

任正非有一句名言:

「屁股對著老板,眼睛才能看著客戶。」

這句話,塑造了華為人的工作價值觀。

▲ 1991年的任正非

03

「進了華為就是進了墳墓。」

一個日本專家入職華為,

第一天召集手下開會時,

無比嚴肅地說:

「聲明一下,

我是個工作狂,經常加班。

所以在和大家共事的時候,

會占用大家大量非工作時間,

請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說完深深鞠了一躬。

三個月後,日本專家辭職了,

離開的時候就說了一句話:

「你們這樣加班,是不人道的!」

他太不了解華為了,

任正非有一句名言:

「進了華為就是進了墳墓。」

李玉琢進入華為的時候,

被安排去莫貝克當老大,

當時的莫貝克,

是華為旗下一個寄生企業,

連基本薪水都發不起。

任正非給李玉琢下令:

「三年時間,把莫貝克辦成通信電源行業的中國第一。」

哪知道才過了沒幾天,

任正非就在幹部會上說:

「要把莫貝克做成亞洲第一。」

李玉琢急了:「你不是說中國第一嗎?」

任正非賴帳:「我說過成為‘中國第一’的話嗎?」

過了沒多久,老任找李玉琢談話:

「你們這些幹部員工,

除了50人是莫貝克開薪水,

其他90人,包括你在內,

都在華為拿薪水,這不合適吧?

你們所有人都應該由莫貝克開薪水。」

李玉琢一聽就急了:

「當時我們去莫貝克創業時,

你保證過,待遇三年不變。

現在才過了9個月,怎麼就反悔了?」

哪知道任正非狡辯說:

「我說三年不變是指薪水標準不降低,

可不是說由華為開支三年。

你們作為一個獨立的公司,

應當有能力養活自己的員工。」

李玉琢氣得差點噴血,

但心里也升起一股豪氣:

「好,以後我們自己開薪水!」

那一年,莫貝克創造了5000萬利潤。

▲ 奮鬥者協議

進入華為的新員工,

要簽一個著名的《奮鬥者協議》。

協議條件非常苛刻:

「我自願申請加入公司的奮鬥者,自願放棄所有帶薪年休假,自願進行非指令性加班,自願放棄產假(陪產假)和婚假……」

任正非就是這麼強勢。

「華為沒有院士,只有院土。

要想成為院士,就不要來華為。

你過去可以嬌生慣養,

但加入華為就不可以。

進了華為就是進了墳墓,

嬌生慣養的回去找爹媽!」

華為有一種「墊子文化」,

每個人都常備一個墊子,

任正非辦公室也有一個小床,

加班的時候拿來席地而睡。

有人抱怨在華為上班太累了,

任正非就懟了這麼一句話:

「為了這公司,你看我這身體,

什麼糖尿病、高血壓都有了,

你們身體這麼好,還不好好幹?」

很多人都不知道任正非有多拼,

他曾經還動過兩次癌症手術。

1992年,華為生死存亡之際,

任正非站在辦公室的窗邊,

一字一頓地對幹部們說:

「這次研發如果失敗了,

我就從樓上跳下去,你們另謀出路。」

▲ 任正非排隊打車

在華為,如果你要出差,

一定不要選擇在上班時間坐飛機。

「別笑,真事兒。

你如果出差,

要麼坐早上9點之前的飛機

要麼坐晚上6點之後的飛機。

如果你工作時間坐飛機,

那麼通報里就會出現你的大名。」

華為的核心價值觀就是——長期艱苦奮鬥。

尤其是創業時期的華為,

特別倡導和激勵「艱苦奮鬥」。

「一個團打山頭,你打不下來,

當場就把團長撤了,讓連長當團長,

最後山頭真的打下來了,

這個團長就給連長當了……」

正是這樣的一種激勵和倡導,

老任把華為員工調教成了兇猛的狼:

為見一個客戶能死磕門衛三個月,

在某國政變的槍聲中討論技術方案,

在塔利班的迫擊炮下修復網路,

在俄羅斯,華為四年沒有一單生意,

西門子、阿爾卡特都撤資了,

但華為人始終堅守在西伯利亞,

最後將業務做到了十幾億美元。

▲ 任正非排隊打飯

04

「錢給多了,不是人才也變成人才。」

任正非非常重視人才。

1993年,華為自研業務啟動不久,

老任就要手下廣攬人才。

老任去北京研究所視察後,

很生氣地對所長劉平說:

「你們怎麼才這麼一點人呀,不是叫你多招工程師嗎?」

劉平說:「害怕人多了沒事幹。」

任正非頓時厲聲發火:

「叫你招你就招,沒事做,招來洗沙子也可以。」

那時候,華為並不富有,

但他貸款給工程師發薪水。

為什麼很多名牌大學畢業的大學生,

那時候都願意跟著老任幹?

因為老任特別喜歡發錢。

華為有不少老員工這樣說,

「那時候薪水漲得很快,

有人一年漲了7次薪水,

剛進公司時月薪560元,

年底加到了7600元;

有人一年漲了11次,

最多的是一個研發部門,

所有人一年加了12次薪水……」

華為是任正非一手創建的,

但你知道他占多少股份嗎?

只有1.01%。

其餘98.99%的股份,

都屬於華為的員工,

每年都可以享受分紅。

我們來看看華為2017年財報:

2017年華為銷售收入6036億元,

支付員工薪水、福利及獎金1402.85億元,

華為有18萬員工,

平均到每個人頭上是77.94萬元。

平均年薪77.94萬元,

老任可真是大方啊!

2016年,華為在南京高校招聘的合同曝光。

你知道一名應屆生年薪多少嗎?

曝光合同顯示:28.8萬。

華為高級副總裁陳黎芳說:

「我們從14萬到17萬起薪,

最高到35萬人民幣每年。」

這話真是霸氣。

更霸氣的還在後面。

你知道華為年薪超100萬的有多少嗎?

超過1萬人。

你知道華為年薪超500萬的有多少嗎?

超過1000人。

華為CFO孟晚舟演講時說:

「以前,我們是按學歷定薪。

現在,我們是按價值定薪。

牛人年薪也不封頂。

你有多大雄心、有多大能力,

我們就給多大的薪酬。」

「以奮鬥者為本。」

這是華為的核心價值觀。

所以老任有一句名言:

「錢給多了,不是人才也變成人才。」

有一個小夥子,

在手機銷售任務200萬目標下,

將銷售額做到了1.3億。

有一個小夥子,

在非洲一乾就是十年多。

有一個巴西籍員工,

在沒有人要求的情況下,

為公司節省了3000萬美金稅費。

…………

為什麼大家這麼拼?

因為華為員工都知道一點——自己對自己的績效負責。

「只要做好了這一點,

公司一定不會虧待我。」

任正非一點也不心疼錢,

老任說過這樣一句話:

「如果員工感謝華為,

那我相信華為是做錯了,

一定是我給他給多了。」

言下之意就是,

你的努力配得上你的收入。

05

「不做企業明星,只做明星企業。」

中國有四個頂級圈子。

第一個是「華夏同學會」。

成員有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劉永好、王健林、馮侖、郭廣昌、李東生、柳傳志等人。

同學會一年聚會兩次,

每次活動由一個同學承辦。

第二個是「中國企業家俱樂部」。

主席是柳傳志,

成員包括王石、馬蔚華、馬雲、郭廣昌、王健林、牛根生、俞敏洪、李書福等人。

這是一個活動頻繁的圈子,

企業家們經常聚在一起「瘋一把」。

第三個是「江南會」。

由馮根生、郭廣昌、沈國軍、魯偉鼎、宋衛平、丁磊、陳天橋、馬雲等八位浙商發起。

第四個是「泰山會」。

會長柳傳志,理事長段永基。

由中國具有相當影響力企業老總組成,

每年只發展1家會員單位。

中國商界大佬,

幾乎都加入了這四個圈子。

只有一個人例外——任正非。

「不結盟,不建圈子,

也不走圈子,同時警惕圈子。」

這是任正非的堅持。

不僅不進圈子、不拉圈子,

老任還有意與政界保持距離。

一次,一位副市長來拜訪他:

「為了幫助企業發展,你認為政府應該做些什麼?」

任正非的回答讓人大吃一驚:

「政府對企業最大的幫助,

就是什麼也不要做,

只要將城市的路修好,

公園和道路旁邊的花草種好,

這就是對企業最大的幫助!」

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爆料:

「華為小有名氣的時候,

朱鎔基總理到華為視察,

一看,覺得不錯,

立馬就對任正非說:

你要什麼條件我支持你,

給你解決3億貸款好不好?

任正非當著朱總理面說好好好。

後來,我們要落實總理指示時,

任正非卻堅決不要,

他不願意跟政府掛得太緊。」

許多創業者和企業家,

都樂於參加活動、頒獎領獎、培訓講學,

但任正非一點不感興趣。

2004年,央視年度經濟人物要頒獎給任正非。

任正非知道後,

派了一位高層去央視公關,

堅決要求把自己撤下來。

「不做企業明星,只做明星企業。」

這是任正非的做事理念。

正是始終堅守這一點,

他才有大把時間考慮華為的發展。

「高科技企業以往的成功,

往往是失敗之母,

在這瞬息萬變的信息社會,

惟有惶者才能生存。」

06

「學不好的人,滾回去做工程師。」

華為管理顧問吳春波,

講過這麼一件趣事:

「任正非開始換車了。

他一開始開的是二手標致,

拉著我沒事兜風。

後來換了一部BMW,

有一天,在深圳大街上,

他把天窗打開,

超了郭士納的車,

然後問郭:開過BMW嗎?

郭士納不理他,

老任又問,郭士納還不理他。

第三次問,郭士納說:你要表達什麼?

老任說,BMW的剎車在哪里?

這就是當年的華為,

只學會了高速成長,

但沒有學會對成長的管理。」

任正非意識到這一點後,

決定改造華為——「把這幫土八路改造成正規軍。」

怎麼改造?

「學英國的制度、美國的創新、日本的精益、德國的規範。」

於是任正非開始引進——

IBM的管理模式,

微軟的述職制度,

豐田的精密生產,

畢馬威的財務體系。

這些引進,你猜任正非花了多少錢。

40多億。

這麼下成本改進管理,

也算是曠古絕今了。

但這個引進,遭到了很多員工的反對:

「西藥真的管用嗎?」

「土鱉就是土鱉,再怎麼改造也變不成海龜。」

「穿上美國鞋的狼群,會不會走火入魔?」

任正非一聽,火冒三丈:

「我最痛恨‘聰明人’,

認為自己多讀了兩本書就了不起。

不願學習的人,

就種地去,靠邊站。

學不好的人,滾回去做工程師。

不適應的人下崗,抵觸的人撤職。」

任正非一拍桌子,沒人敢吱聲了。

於是華為就這樣完成了改造。

「完成這次改造後,華為國際化之路的大門被打開了。」

07

「誰再胡說多元化,誰下崗。」

2000年之後,

深圳房地產發展得很快,

於是,部下給老任建議:

「隨便要點地蓋蓋房子,

就能輕鬆做到一百億利潤。」

但任正非一口就回絕了:

「掙完了大錢,

就不願意再回來掙小錢了。」

2010年之後,

華為周邊開始建新城,

又有部下向老任建議:

「隨便要點地蓋蓋房子,

就能輕鬆賺取一百億。」

任老板一聽,拍桌子吼道:

「華為不做房地產這個事,

早有定論,誰再提,誰下崗!」

從此,再也沒人敢提房地產。

1987年,43歲的任正非,

拿著湊來的21000元,

在深圳一個爛棚棚里創立了華為。

他有一個大欲望——成為世界一流的通信設備供應商。

任正非把「大欲望」稱為「主航道」。

1998年,華為出台了《華為基本法》。

這個《華為基本法》,

就是華為公司的「憲法」。

基本法的第一條就是——「為了使華為成為世界一流的設備供應商,我們將永不進入信息服務業。」

中途,做房地產本可以爆發。

中途,做互聯網本可以爆發。

中途,做資本運作本可以爆發。

但任正非從不為這些誘惑所動:

「華為就是一只大烏龜,

二十多年來,只知爬呀爬,

全然沒看見路兩旁的鮮花,

不被各種所謂的風口所左右,

只傻傻地走自己的路。」

正是因為老任始終堅守「主航道」,

不為兩岸的花香所動,

「力出一孔,利出一孔。」

像阿甘一樣單純和專注,

華為才成了今天的華為。

08

「光想躺在床上數錢,可能嗎?」

華為發展史上,

有過兩次「血洗」事件。

所謂「血洗」——就是重新競聘上崗。

競聘不上,就離職,

華為開出豐厚的賠償金。

這兩次「血洗」,

華為都有數千人離職。

為什麼要搞「重新競聘上崗」?

任正非想清除四種人:

●躺在功勞薄上不思進取的人

●沒有在工作中使出全力的人

●混日子的人

●與公司價值觀不符合的人

很多人不想走,說: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老任聽了,就懟道:

「屁話,什麼叫苦勞?

苦勞就是無效勞力,

無效勞力就是浪費,

我沒有讓你賠錢就不錯了,

還胡說什麼功勞?」

有人大罵任正非:「你這是卸磨殺驢。」

任正非拍著桌子回應說:

「30來歲年輕力壯,不努力,

光想躺在床上數錢,可能嗎?」

不光是普通一線崗位,

管理崗位一樣面臨淘汰。

「管理者每年末位淘汰10%,

淘汰不是辭退,

可以進入戰略預備隊競爭其他崗位。」

競爭不上,就走人。

對於管理者的管理,

任正非那是相當嚴苛。

一個管理者寫了一篇報告,

任正非看了之後,

用大紅筆在上面批示:

「臭、很臭、非常臭!」

老任有一天碰到一位財務總監,

有點揶揄地對他說:

「你最近進步很大。」

財務總監心頭正樂呢,

任正非就補了一刀:

「從特別差進步到了比較差。」

任正非為什麼像個暴君?

「為了保持華為人的狼性。

如果一個公司都是喜羊羊,

沒有戰鬥力,缺乏奮鬥精神,

都貪圖享受,都在等靠要,

再好的公司也會坐吃山空。」

09

「還過個屁年!」

2016年1月份,

華為內刊刊發了一篇文章——《一次付款的艱難旅程》。

文章主要是抱怨財務部門:

如財務審批流程太複雜,

如財務人員經常設阻力,

如存在一些證明你媽是你媽的流程。

任正非讀完這篇文章後,

給財務部門寫了這樣一段話:

「據我所知,

這不是一個偶然的事件,

不知從何時起,

財務忘了自己的本職是為業務服務、為作戰服務,

什麼時候變成了頤指氣使,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措辭之嚴厲,就差指著鼻子罵了。

財務部門被說得無地自容。

你猜財務部門的老大是誰?

就是老任的女兒孟晚舟。

老任發起火來,

那可真是六親不認。

2017年底,馬上就是元旦了,

華為開了一場節前座談會。

老任讓各部門老大,

聊一下這一年的感悟得失。

年終盤點,本是件高興事,

但老任聽完之後卻大發雷霆。

為什麼發飆?

因為這些總結不實在。

這次總結,大概有三種類型:

第一種,邀功求賞型。

「花90%的內容來總結業績,

只用10%的內容來談不痛不癢的問題。」

第二種,指鹿為馬型。

「說存在的問題很嚴重,

客戶意見很大,為什麼呢?

因為他們給客戶提供了很多服務,

客戶沒事幹了,所以意見很大。」

第三種,避實務虛型。

「人工智能講了好幾遍,

‘雲’也講了好幾層,

好像已經探索到最尖端的前沿科技,

但就是不講實實在在的工作做得怎麼樣。」

老任聽完總結後,

拍著桌子怒吼道:

「還過個屁年!」

▲ 自罰100萬

2018年1月17日,

任正非簽發了一個通報文件:

因部分單位發生了業務造假行為,

任正非對管理層進行了處罰:

他自罰100萬,

讓其餘四個副總裁各罰50萬。

很多人都不解——為什麼老任總喜歡找別人和自己的麻煩?

老任說過這麼一句話:

「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人,

才有廣闊的胸懷;

只有長期堅持自我批判的公司,

才有光明的未來。

自我批判讓我們走到了今天;

我們還能向前走多遠,

取決於我們還能繼續堅持自我批判多久。」

堅持自我批判——是華為的核心價值觀。

老任為此制定了一個「幹部八條」:

●我絕不說假話,不捂蓋子……

●我反對官僚主義,反對不作為……

●我絕不動用公司資源,為上級或家屬辦私事……

…………

「沒有自我批判,就沒有華為。」

10

「暴君也有柔情!」

任正非脾氣暴躁,

但他偶爾也溫情脈脈。

1997年,華為市場部秘書處主任楊琳,

在旅遊途中出車禍去世。

任正非悲不自禁,

寫了一篇《悼念楊琳》:

「螢火蟲拼命發光的時候,

並不考慮別人是否看清了他的臉,

光是否是他發出的。

沒有人的時候,他仍在發光,

保持了華為的光輝與品牌,

默默無聞,毫不計較……」

▲ 一個人在機場

1999年10月初,

李玉琢三次提出辭職,

任正非都極力挽留,

但最後李玉琢還是走了。

這一年12月,

任正非派了三元大將,

三次赴京請李玉琢回來,

但最終都被李拒絕了。

三顧茅廬都請不回,任正非想必很生氣吧!

華為有一個規定,

12月31日以前離開公司的,

不能發上一年的獎金和分紅。

像李玉琢這個級別的人,

獎金及分紅應該超過200萬。

但李玉琢萬萬想不到,

「後來郭平告訴我,

任正非直到2000年元旦之後,

才讓孫亞芳在我辭職書上簽字,

就是為了讓我拿到1999年獎金。

那年的獎金,

是我在華為拿得最多的一次。」

2017年春節,

73年的任正非,

選擇到玻利維亞度假。

玻利維亞是高原地區,

氣候比西藏還要惡劣。

老任為什麼要選擇去這個地方度假呢?

因為那里有華為派駐的員工,

他要去那里看望他們。

利比亞開戰前兩天,

老任飛往那里看望員工。

阿富汗戰亂危險時期,

老任飛往那里看望員工。

北冰洋開始轉冷的時候,

老任趕去那里看望員工。

老任做過一個承諾:

「只要我還飛得動,

就會到艱苦地區來看你們,

到戰亂、瘟疫地區來陪你們。

我若貪生怕死,

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

本文轉載自「拾遺」(ID:shiyi201633)。一個有趣、有品、有態度的文化生活微刊。

1

2

蘋果手機選擇「設為星標」,

安卓手機選擇「置頂公眾號」。

借 鑒 華 為 管 理 思 想

實 現 企 業 持 續 成 長

點擊閱讀原文,立即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