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見——葉赫那拉 意歡

人生若只如初見——葉赫那拉 意歡

小魚的春天 小魚的春天 10月16日

人生若隻如初見——葉赫那拉 意歡

《如懿傳》追完,又忍不住回頭去看了一遍書。紫禁城里的那些女人,永遠都是新鮮的,年輕的。那個孤傲癡情的女子——葉赫那拉意歡,卻在這里留下了一個決絕的背影,讓人心疼。

意歡的美可以和玉妍並駕,玉妍美在濃烈,意歡美在清冷。這也是乾隆明知意歡可能是太后眼線的同時,隆恩眷顧的原因。對初進宮的意歡而言,靜靜地站在那個曾經在人群中遙遙一瞥就心動的英俊郎君身旁,已然是一份滿足。少女心事密密匝匝,甚至覺得自己飽讀詩書,溫良美好都是為了走到他的身旁,為了「配」得上他。意歡的美還在於「不自知」。亦舒曾評林青霞「一個女孩子,美成這樣子,而她自己卻完全不自知」,意歡也當得。美女如雲的深宮,一路榮寵不斷,舒嬪,舒妃,沒有持靚而兇,不屑於過多的算計和欲求,持一顆平常的心最難。旁人的閒言碎語無趣,落井下石更不會。旁的妃嬪口中「孤拐」的意歡,卻是最清醒的那一個。不對的人半句嫌多,對的那個才值得尊重。意歡見到如懿的時候,如懿已經從冷宮出來。意歡曾對如懿說,「滿宮里妃嬪看皇上的眼神,只有娘娘與嬪妾是一樣的。」一樣的熱切,一樣的乾淨,一樣的深情,卻一樣注定被辜負……

意歡的癡。乾隆得了疥瘡,富察氏親自侍疾。高貴自持如富察亦帶了自己的私心。一為鶼鰈情深,更為固寵。其時,高貴妃死前稱受富察氏指使,並指證富察為防寵妃藏了零零香在手鐲里。乾隆疑心頓起,富察氏近況堪憂時抓住了這個機會,近身侍疾,借機成功翻身。意歡卻在遭遇富察皇后拒絕後,冒雨在廊簷為乾隆懸掛經幡祈福。職場上最忌諱的應該就是,你的政績直接「主管」不知道。深宮更是如此,無論真心還是假裝真心,那個你認為重要的人不知道,無異於錦衣夜行。此為一癡!意歡一碗一碗的「坐胎藥」喝下去,如懿無意得知真相後震驚心疼不已,特特叮囑是藥三分毒,能少喝則少喝。在意歡漏喝的幾次里,卻意外懷孕。第一念頭竟是「這世間終於有了我與皇上的連接」。此為二癡!連太后都感嘆,有幾分真心的人待在皇帝身邊更顯得真誠更容易打動人。在那一刻,皇帝應該也是心如明鏡的,所以才有了十阿哥的誕生。可憐的十阿哥,逃過了太后和皇帝的拉鋸戰,逃過了一碗碗的打胎藥,卻逃不過體弱和令妃的陷害。欽天監和接生嬤嬤的兩把利刃,雙雙插向襁褓中的小兒。也插向育後不得不接受母子分離而一天一天消瘦的意歡。在與蒙古聯姻的問題上,太后為保親女,皇帝想留嫡女。身為眼線的意歡在該選擇價體現價值時,選擇了堅持自己的心意。相較於枚嬪、慶嬪的盡職,意歡是一個多麼任性不合格的眼線。她寧願自己在太后面前請罪「皇上嫡子新喪,不忍再給皇上舔心煩」,從而失去依傍。此為三癡!十阿哥死後,那朵美麗的解語花-意歡枯萎了。意歡心里有怨的,怨皇帝把十阿哥挪出了宮寄養,怨皇帝不能有與她一樣的傷痛。卻還有愛。正是這樣的矛盾一日日拉鋸著那顆單純的心。致命的一擊是令妃魏佳氏給的,在十阿哥的棺槨前,令妃把「坐胎藥」及皇帝隱秘的猜忌一一相告。自此,意歡秉持的人生觀瞬間坍塌。儲秀宮的那把大火,燒滅了意歡的情義,燒滅了那個鮮活的生命,也提前預示了如懿的命運走向。在紅牆綠瓦的宮牆中生存,你可以有所求,求錢財,求位份,求家族榮華……唯獨,不要祈求真心!更遑論真心換真心。

意歡的情義感動了如懿,也在某一刻感動過皇帝。然而,隨著那把大火逝去的生命終究成了紫禁城一縷孤魂。若干年後,新的面孔,新的女人開始填充後宮。有誰還會記得曾經那個孤傲、被傷透的背影?我們在替她不值的同時,這樣的角色卻能直抵心靈。在意歡身上我們看到了年少的自己和對感情的理想——乾淨,純潔,不妥協。在成為油膩的中年人前,誰不層不瘋魔不成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