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或參與百款手機研發,我來講講「華為手機是日本人研發」這事

【本文作者為風聞社區網友MC】

前兩天見網「徐靜波:華為是日本研發的」中某人諂媚嘴臉實在不像話,發了個言,有人建議仔細講一講日本手機研發外包的事情,但畢竟時過境遷,資料也未保存,且一些事也不足與人道,已很難仔細;但隨便侃侃早期手機研發倒也無妨:筆者主持或參與過百來款手機研發,算是有一點發言權。

手機研發,日本人2000初年就幹不過中國人了,過了快20年還幫著吹牛X,這是什麼精神?其實,這是國內較早形成競爭力的行業之一,如德信03年開始承接了諸多海外品牌的研發,甚至成為主要業務,如NEC、三菱、東芝、Philips等,或者通過品牌公司(如華為等)為海外經營商定制;此外還有賽龍、希姆通等。例如筆者手里還留著的一款保時捷奢侈品手機P9521(11年還能賣到5、6萬)就出自薩基姆(ID是歐洲的)、現在用的三防手機Sonim XP7s就是前幾年希姆通研發(Sonim是三防機的鼻祖,據說是華爾街幾個搞金融的貨玩兒票玩兒出來的,品牌相當於三防界的Apple)。1、IDH (Independent Design House,獨立研發公司)手機產業是一個比較複雜的產業鏈,迄今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單肩獨挑,所以就有ODM、EMS、OEM等的分工(簡單化理解,ODM就是代設計開發、EMS就是代工、OEM就是代工代料甚至代研發),ODM的主角就是IDH,專門為客戶提供設計開發服務;實際上很多Design House還提供代料、PCBA(完整功能主板)甚至整機。國內最早的IDH,始於99年12月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和賽龍國際公司合資的中電賽龍;一年後是嘉盛聯橋和中天華通;02年經緯科技、國電未來(德信前身)、希姆通、龍旗先後成立;再後,尤其是隨著05年MTK(MediaTek.Inc,台灣聯發科公司)及再後的展訊方案出世,IDH春筍遇大雨,迅速擴張到08年的千家,包括後來頗有影響力的華勤、優思、鼎為、展英通、聞泰等等。就像Intel、AMD、CY之於PC,手機設計開發也要基於一個核心軟硬件的「平台」,如TI、ADI、Skyworks、Philips、Infineon、agree、Broadcom等;各平台按技術架構、性能、迭代成系列,一般就叫某某方案;MTK之前,平台或方案商,給你的只是基本架構和部分參考設計,實用的產品開發完全需要IDH自己去啃。其中最成熟最大佬的當屬TI,但TI 80%以上的精力都在支持其主要客戶Nokia,自己又是大牌,基本不理其他IDH(所以國內採用TI方案的公司或產品大多胎死或難產);Philips的遠見在於低耗電和對國內IDH的大力支持,所以賽龍和德信都曾經闊過(先後占領國內絕大部分一線品牌,後者還率先在納斯達克上市);Infineon偏低端但成熟可靠,經緯等也過了一段好日子,但終究被平台演化緩慢和歐洲人的低效率拖累。05年MTK(及後來的展訊)則開創了turnkey新模式:提供成熟、完整的參考設計,甚至幾個人一間辦公室就可直接用參考設計出手機主板!前者只給你菜譜,買菜、洗菜、切菜、火候、佐料……靠自己去摸索積累調整;後者像超市的「一烹得」:鍋加熱、放油、翻炒、出鍋、裝盤!—-山寨手機就此興起,畫風大變,當然這是後話2、品牌商為什麼要把研發外包給IDH?手機研發是個技術活兒,但遠不止技術活兒。僅開發設計就包括ID(工業設計即外觀設計)、UI(界面設計,有的公司並入ID)、MD(結構設計)、Tooling(開模)、HW(硬件設計)、SW(軟件設計)、TEST(測試)、TOP(生產技術支持)、QA(品質保證)…..一招不慎就可能全盤皆輸。還記得04年深圳街頭、媒體鋪天蓋地廣告的「雪山飛狐」不?這款賽龍研發的翻蓋手機,因轉軸內FPC易折斷導致失敗,差點把康佳移動推上絕路,好在德信A66拍馬趕到救得一命;更早的摩托P7689(最早採用藍色背光,但沒像Nokia吹成「藍色魅影」)、L2000,LCD導電橡膠缺陷,導致僅成品手機粉碎銷毀就200K!當時做機,物料採購動輒就是數百K下單,一旦大批物料呆滯,普通品牌公司就可能陷入資金鏈斷裂而無以為繼,如南高、科健等(後者的倒掉,直接導火索就是差4000萬被告上法院)。時間或交期:2000前後,品牌商自主研發一款手機從立項到量產,可能花2年甚至更長時間,到03年,IDH已壓縮到1年左右甚至6個月,最變態的當屬海爾V200,故意刁難要求3個月交付(內中故事就不講了,好在在咬牙切齒下基本滿足了);甚至,筆者曾在07年初的一款手機30天上市,後發先至——當時一款普通手機上市後平均每天掉價5~10元左右,若是晚一兩個星期,就可能提前領盒飯了……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死啊!產品或企業五要素順序QCDST(質量、成本、交期、服務、技術), 當時現實則是DCQST!研發成本:研發的主要成本就是人力,項目周期縮短一半,就大致減少一半;人員效率高,大致再減半;試產樣機,按需控制….研發風險:自家炒菜,食材有問題或炒糊了就得挨餓;飯館點餐,不爽就換一個還可索賠。手機研發本身甚至平台、技術方案發生大問題,輕則產品上市青黃不接,重則game over,尤其對普通品牌而言。2003年Philips的RF晶片缺陷,德信可以集中力量短時間全線突擊更換RFMD;美國晶片工廠一場大火,Nokia連夜搶庫存贏得緩沖,但曾經前三的愛立信反應遲鈍,研發部門又束手無策,就此沒落;前面提到的雪山飛狐折戟沉沙,好在就有A66救命……項目管理:手機研發,核心就在項目管理。牛的PM(Project Manager項目經理;有時也指Project Management項目管理)可把死馬醫成活馬,low的PM也能BMW醫成木馬。PM不合適,IDH可以換人可以重招,N730/738就換了三任PM,不但搶回了耽誤的幾個月還如期交付;自主研發涉及內部方方面面的背景或原因,就不易咯~項目管理包括時間管理、風險管理、成本管理、質量管理等,其核心的核心就是時間管理:質量再好、成本再低,若不能及時交付,有什麼用?西門子手機曾有大批鐵粉,尤其外觀設計當時堪稱風光無二,X系列外觀設計相當出彩,好評如潮,但帶著偽彩上市的時候,真彩已經遍大街了:情懷終究敵不過胸懷,西門子就此出西門去….順便烏鴉一嘴,羅錘子產品成為錘子,目測跟PM有大幹系~當時幾乎所有一線品牌都有自己的手機研發團隊,但少有成功產品,最後也幾乎都沒成氣候。所以說,當時手機研發外包,既是必然也不丟人.摩托2002年那款750,就是整機O進來的(O就是ODM、OEM外包的慣語,比如說O進來,就是產品或服務買進來(再以自己的名義賣出去);O出去,就是花錢把某項產品或服務外包出去。)。華為早期的手機、小靈通,尤其隨網路設備捆綁提供給海外經營商的,也幾乎都是O來的。3、日系手機外包研發國內IDH之前,國內品牌要買國外的手機設計方案,理不理你另說,賣你也是天價——據說當時韓國人賣個ID就敢開價幾十萬刀。國內品牌多是SKD(Semi Knocked Down,半散裝件進口生產)、CKD(Completed Kits Delivery CKD 全散裝件組裝出貨)、甚至直接買整機進來改頭換面,牌照制度+天量市場,簡直暴利(IDH銷售帶著幾張ID圖到深圳就可能簽回幾千萬的研發訂單;傳言深圳某品牌老總,當時就積累了20億)!然而、但是、不過,一旦中國人走自己的路,別人或就無路可走了。日系手機研發外包中國公司,至少可以早至02、03年NEC之於德信的N940(花名Autman;手機研發階段都有個項目花名,如康佳A66叫Mummy、南高V36叫Pianno、科健K268叫Ogre、摩托V998叫Kramer…);再後是N730(Lily)、N738(Lily+)等機型,此後三菱等跟進;至04年,NEC又啟動了N100/108/109、N620、N620TV、N630、N920、N930、N940+等三個平台的十幾款。外包研發的產品如此之多,究其原因,除了上面提到的諸如成本、交期等,還有平台、看好龐大的中國市場,以及國內對日本產品的良好口碑等。研發成本方面,N940是當時世界上第一款上市的帶TV的PDA手機(就是說有技術含量的),NRE(外包研發費;不包括每台$20~5的Royalty即提成費)約$250萬,日本人還覺著撿了老大便宜,而同期給國內一線品牌一款直板機的研發費大約在¥800萬左右甚至買一贈一;在NEC指定的蘇州Arima生產,加工費約$15/台而同期國內一般手機是$2左右;03年一台ID mockup(外觀模型)在日本大約是$10000而深圳大約是¥10000…..日本人有喜歡吃獨食的惡習,例如當年要獨占東北、彩電生產線賣給中國的要比本土落後幾年等等。當時日本品牌多用自己平台,封閉、肥水不流外人田,於是功能、性能迭代緩慢,跟不上潮流;可能用TI等找死的平台,人家管殺不管埋;整機研發又相對效率低下,結果嘛,自然考試成績急劇下滑……最後不得不走上研發外包的道路。日本人有優點值得學習借鑒不假,但以此自輕自賤就嚴重不對了。例如當時一份研發外包合同,事無巨細,中英文合起來厚得像一本書,,這種嚴謹還是值得借鑒;日本人比較講理(日方列出長長的質詢清單一一化解後,也口服心服照單接受),也值得學習。但其強壓、死心眼什麼的,還真不敢恭維。舉個N730/738研發中的例子:時間過半,模具也開好了才發現耳機座與電池干涉,若電池開缺口會電芯外露不符合安全標準;換用小尺寸耳機座,管腳定義不能兼容N940耳機,日方從下到上堅決不讓步,雙方僵持不下,項目延宕數月之久,中方為此換掉兩任PM;筆者接手後用小尺寸耳機座+軟件重定義,半天不到搞定包括驗證。你說兩款手機耳機不兼容多大點事兒、比之價值數千萬的項目死翹翹孰輕孰重?當年手機研發和手機行業,可謂風雲際會,酸甜苦辣,不一而足。講幾個小故事:打賭。當時N730/738接手時,項目和人員都不太熟(IDH一般是縱向部門經理,橫向項目經理的矩陣式管理);除了前面提到的耳機座等問題,原項目組已是人心惶惶。愁緒中,跟結構設計工程師(離職申請已獲批)抽煙,不知怎就扯到彼此年齡,這兄弟非賭比我大;約定:我輸就請他吃飯北京城隨他,他輸就待730/738結構沒事再走。雙方欻地拍出身份證,我贏(資深老帥哥嘛,必須的)!這哥們也耿直,果然踐約,不然中途換將後果難料。死人。日本某著名品牌(就叫S吧,姑隱其名)外包手機開發給北京一家IDH,一款機開始量產時才發現一個嚴重的研發缺陷而停線,而S公司亟待該款機供貨上市,逼得IDH的CEO帶隊趕到蘇州工廠連軸解決問題,十來天後問題解決了,日方一個陪同(監督?)工程師回到酒店後也永遠地睡過去了……綁架。北京某小IDH,項目Delay,客戶賠了,要求退研發費,自然不得;CEO被約去商談,結果過多久,來了幾個大漢把門,CEO被一群缺胳膊就拐的殘疾人圈住,好吃好喝供著,就兩字:退錢!里層不敢動、外層動不了;吃不下,睡不了,走不脫….最後實在扛不住,給媳婦兒打電話:賣車……600萬求生。C公司當時是無可爭議的行業第一,幾乎包攬了國內所有一線品牌客戶;同為IDH的T公司為後期之秀,部分核心人員來自C;03年10月某天,T公司突然被幾十號警察包圍,人員清場、電腦逐一被查取證,原因是C報案投T的前離職員工二十餘人攜走了公司機密;後來嘛,台上台下幾經交鋒各路斡旋,以T賠償600萬了事,但結果卻影響深遠:T迅速壯大,搶走C幾乎所有國內重要客戶,並美國上市;而C就走上下坡路一路下滑……當年手機行業可謂神奇,短短數年,中國一躍而入無線時代,雖然那時手機沒有華為沒有小米,但他們要感謝那個時代;那個時代,激情燃燒,耗去青春無數,也鋪就後來者的星光大道。最後,送上07年公司名為「笑傲江湖」時篡改主席詩詞一首:沁園春•「機」手機風光,千款雲集,萬商爭梟。望長城內外,惟餘忙忙;三碼五碼,Money滔滔。作機販「機」,炒貨抄板,欲與蓋茨試比高。須07,看**重整,分外妖嬈。「機」業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南高科健,好景不繼;日本鬼子,逃之夭夭。南韓歐美,牛氣哄哄,不過秋來寒蟬囂。俱往矣,論笑傲江湖,還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