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雙方對秦始皇陵核磁掃描,結果,發現了陵墓內的一個大秘密


秦朝做到了恢宏的大一統,而這個龐大王朝的統治者,皇帝稱號的創始人——秦始皇,他的陵墓一直被看作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結構最精巧奇特的陵墓之一。出於保護性發掘的需要,考古工作者有意放慢了速度,這也讓陵墓直到今天還能帶給我們驚喜,畢竟,秦始皇墓葬的每一個新的發現都足夠震動天下。之前,中德考古專家通過對秦始皇陵進行核磁掃描,他們不但清楚地掌握了墓穴結構,而且,還發現在地宮中埋藏了大量的建築群。

最近,工作人員正在對編號K9801,面積13000多平方米的陪葬坑進行試挖掘,根據出土的物品,相關專家推測這是一個「軍備庫」。這個陪葬坑是目前陵園城垣以內發現的最大陪葬坑,形狀為長方形,東西長130米,南北寬100米,共有四條斜坡門道,距離封土約200米。在初步發掘中,坑內出土了大量甲胄,這些甲胄均是石質,在坑裡一層層的疊起來。統計過後,總共有87件石制鎧甲和43頂石胄。這些石甲胄製作精良,根據專家的初步鑒定 認為是結合了當時的玉器加工工藝,從石料的開片,到甲片的細致打磨,再到後期的鑽孔,拋光,編綴,每一步都要耗費匠人的大量心血。

考古人員做了一個實驗,按照每天工作8小時計算,一個熟練的工匠加工一件600片的甲衣需要三百多天,接近一年的時間。而經過初步可能,陵墓裡的石甲胄起碼有上千件,甲片多達五六百萬。也就是說,僅僅這一個陪葬坑裡的石甲胄,就能夠讓後世許多帝王陵墓難以望其項背了,秦始皇陵的規模之巨可見一斑。

這個坑裡有著大量的石甲胄和石盔,再聯繫之前二號坑出土的眾多箭頭,青銅車馬器構件,馬韁索等軍用裝備。有關專家最終得出結論,這個陪葬坑,確切地說應該叫:秦陵兵馬俑地下宮城軍備庫。

陪葬坑出土的石鎧甲雖然是隨葬品,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還原了當時的鎧甲。每一件鎧甲都是前甲護胸,後甲護背,披膊甲保護肩膀。這其中,相對特殊的是裙甲的設計,裙甲所用的都是小甲片,間隙留得也比較大,這些改動使裙甲翻動更加靈活,便於行軍,這也真正考慮了戰場情況。秦朝的勇士天下無雙,除了性情勇猛,優良的甲胄也是其一個重要的原因。

石制頭盔長30公分,不僅具有實戰價值 造型也頗為優美。披到肩膀的頭盔除了有效防衛頭部,也兼顧了肩部的保護。這些甲衣和頭盔,更是充分的展現了秦朝時期高超的軍備製作工藝。另外,這些甲胄出土時疊放整齊,反映了秦朝軍隊的嚴明軍紀。

在殷商,西周,春秋戰國時期,甲胄主要是用皮革縫制,雖然輕便但防禦力自然也打了折扣,不容易擋住兵器的劈砍。而這次出土的甲胄,全是用青石作原料切割制成的,當然,這不可能是秦的實戰裝備,雖然中國講究「事死如事生」,這些也只是為秦始皇陪葬的「冥器」。這些甲胄造型優美,工藝高超,甲片根據部位的不同製作成不同的形狀,雖然都是一種打磨工藝,但有方形,長方形,圓形,梯形,弧形等。此外,甲片之上都有小孔,通過它們,甲片之間用扁銅絲穿在一起,並且,這些甲片的邊緣有抹棱和抹角,使甲片之間更加貼合。

這次發掘的陪葬坑,不僅向我們再次展現了大秦軍隊的雄偉氣勢,更是填補了許多歷史研究上的空白。像是魚鱗甲,之前學界均認為這種鎧甲是出現在漢代,並且只有高級軍官才有穿戴資格。這次在陪葬坑裡出現了不少打磨精美的魚鱗甲,專家認為其具有很大的研究價值。

那麼,為什麼至今我們都沒有對秦始皇陵墓進行挖掘呢?其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現在的文物保護技術還達不到。因為,密室內氣候和自然環境差距極大,氧化變形算輕的,馬王堆出土的漆器裡有新鮮藕片,接觸空氣不久就變成灰了… …沒錯,灰飛煙滅的灰,於是,研究農作物發展歷史的機會就這麼擦肩而過… …

秦始皇陵當然也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前幾年挖出的兵馬俑,剛一出土還是彩色的,但是,不到一個小時裡面就變成灰色的了,同樣,這些甲胄也面臨一模一樣的問題,這些都是活鮮鮮的例子。

挖掘就意味著毀壞,如果這些寶藏在地下能得到更好的保護,那麼,就讓我們先不要去驚擾它們的千年沉睡,由於遭受空氣污染秦始皇陵兵馬俑正在緩慢風化,這些在地下埋藏了2200多年的老古董開始地面生活後,一直面對氧化水侵的威脅現在出現了水土不服症狀,專家呼籲,如果還不採取任何措施加以保護,那麼,在100年內兵馬俑將會遭到更嚴重腐蝕,這些出土的甲胄同樣也會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