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宋曉梧:別用舊動能發展新產業

[摘要]要根據實際情況一城一策,發展新產業也不要一哄而起。

騰訊財經《灼見》特約作者 宋曉梧(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原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主管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在改革開放40年的過程中,資源型城市的發展一直是改革的重點。2007年,國務院印發了《關於促進資源型城市可持續發展的若干意見》,如今已過去十年時間。這項工作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同時也面臨著一些問題,主要包含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民生是資源型城市新舊動能轉換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促進就業是新舊動能轉換的首要評價標準,在新舊動能轉換的過程中,一定要進一步地促進就業。我們到德國、法國的一些資源枯竭型的地區調研,發現他們轉型時第一重視的問題就是就業,而在大陸老工業基地振興和資源型城市轉型的初期,大家都比較重視增強效率、上項目,就業問題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對下半年經濟工作提出六個方面的要求,其中就提到了穩就業,由此可見中央對就業問題的重視。

第二,社會保障是新舊動能轉換的安全網路,大陸的養老保險制度應該盡快做到全國統籌。在大陸的一些老工業基地,撫養比一直都比較高,黑龍江現在是1.26個在職工人養一個退休人員。在這些老工業基地,一個工人年輕時做的貢獻是只留給了本地的省份嗎?實際上並不是。在計劃經濟時期資源由全國調撥,產生的成果也是貢獻到全國。那為什麼工人老了之後,養老就歸地方調撥,不能形成全國統籌呢?

第三,生態文明是新舊動能轉換必須確保的底線。無論如何轉型,綠色的生態環境一定要保住。如果環境污染了,金山銀山的項目也不能引進。在近幾年去產能的過程當中,有一種企業是生態約束型產能過剩,這跟普遍意義上的投資消費失衡導致的過剩產能不一樣。企業的產品能賣出去,但是當地的生態環境已經不允許這類企業發展了,就只能提高環保標準,把達不到要求的產能去掉。

大陸的資源型城市和老工業基地在計劃經濟時期為國家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改革開放以後,這些地方發展相對滯後,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產業結構過重。

比如大慶這個城市,一個大慶石油占了全市的產值比重的70%-80%,現在降到50%,還要進一步降。這裡也存在著一些問題,比如產業結構重、產業鏈短、集約化程度低,政企關係沒有分很清楚,有些地方政企合一,有些地方就是政府辦企業,以油創市等。所以這種城市未來的經濟發展,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進行產業結構調整。

第一,大力發展接續替代產業。要根據實際情況一城一策,發展新產業也不要一哄而起。前一階段很多資源型城市為了延長產業鏈,轉型,風電、光電全都發展上了,最後風電、光電過剩比鋼鐵還嚴重。

第二,努力改造資源傳統產業。發展新產業和改造老產業兩個工作一樣重要。當前市場上對新舊動能轉換的理解有一些錯誤,他們把鋼鐵行業、紡織行業、造船行業變成了舊動能,把機器人、互聯網認為是新動能,這個認識有偏差。我們有僵屍企業,但是沒有僵屍行業。

第三、提升人力資本創新能力。我們從高速發展轉型到高質量發展,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人力資本的提升。只有人力資本提升了,我們才能夠在創新產業中,在新經濟中開辟自己的一個領地,才能夠在改造自然傳統產業中進一步加強我們的管理經營和技術能力。

最後,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是資源型城市轉型的關鍵。對於資源型城市來說,如果我們出於拉動當地GDP的目的來發展新興產業,主要靠投資拉動,靠政策窪地吸引,靠政府直接干預投資,甚至仍然採取層層分解下達投資指標、項目指標的行政手段,那實際是用舊動能發展新產業。

反之,如果以創新的理念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充分發揮已有的資源稟賦優勢,利用信息技術改造存量資產,提升傳統產業技術含量,整合提升產業鏈上下遊,做優做強優勢產業,並通過管理體制創新、科技體制創新、商業模式創新、投資營商環境改善,盡可能減少制度性交易成本,為傳統產業企業發展營造良好的轉型升級環境,則是以新動能推動老產業升級。

因此,無論是新興產業培育還是傳統產業升級,都要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

(整理自作者在經濟體制改革暨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做到高質量發展高層研討會上的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