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無煙城市不斷增多 城市控煙立法只是第一步

深圳男子茶餐廳勸阻吸煙反遭毆打,鄭州醫生電梯內勸阻老人吸煙被訴,大學生訴鐵路局二手煙……隨著公眾對「二手煙」危害認識提高、健康需求日益增長,越來越多的人向二手煙說「不」,同時也面臨維權難題,最後不得不通過司法途徑討公道、要說法。

據統計,截至目前,至少已有20個城市相繼出台了公共場所禁止吸煙的地方性法規。其中北京、深圳、青島等城市規定了室內公共場所、室內工作場所及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煙。《張家口市控制吸煙條例(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擬在所有室內公共場所及部分室外區域禁煙。

即將實施的《西安市控制吸煙管理辦法》明確,對在禁止吸煙區域內的吸煙者進行勸阻,對不聽勸阻的,要求其離開該場所。對不聽勸阻且不離開該場所的,應當固定相關證據並向有關行政管理部門舉報;對不聽勸阻並擾亂公共秩序的,向公安機關報案。

杭州是國內較早開展公共場所控制吸煙立法的城市之一。此次新版杭州「控煙令」將適用範圍從「市區和各縣(市)政府所在地城鎮範圍內的公共場所」擴大至「杭州市行政區域的公共場所」。同時,嚴格了控制吸煙場所範圍,規定部分限制吸煙場所在過渡期限屆滿後也要做到禁止吸煙。

立法漸趨嚴格的同時,控煙執法也在升溫。被稱為「史上最嚴控煙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於2015年6月1日起實施,實施40個月以來,北京市共責令整改單位19960家,行政處罰(罰款)1917家單位,罰款543.79萬元;處罰違法吸煙個人8883人,罰款46.525萬元。僅2018年1月至9月,全市處罰違法單位547家,罰款168.32萬元。處罰違法吸煙個人2723人,罰款14.36萬元。

在各城市控煙立法升級與執法升溫的同時,也應看到,國家層面控煙立法的腳步稍顯緩慢。《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送審稿)》2014年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時至今日,該條例仍遲遲未能出台。

「立法在進步,例如無煙立法城市在增加,室內公共場所和工作場所全部禁止吸煙,但是與全社會對霧霾的重視程度相比,依然有待加強,全國性的無煙立法更是迫在眉睫。」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公益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秘書長李恩澤表示,有的地方性法規也存在著不足,比如西安市規定對在禁止吸煙的場所吸煙的個人處罰10元,罰金過低;杭州市歷經博弈最終立法還是為有些場所的控煙保留了過渡期,等等。

目前,消費稅法已納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立法規劃。有關專家建議,借助消費稅法立法契機,在法律中明確將煙草稅納入指數化管理,使消費者對卷煙的支付能力持平或者下降,以達到降低吸煙率的目的。

控煙還需加把勁

享受無煙環境已經是人們的普遍願望,這些已經開始嚴格控煙的城市「熄火」了嗎?

據統計,隨著控煙執法力度持續加強,無煙環境繼續改善,城市控煙實效增強。如北京各類場所總合格率為95%(此水平維持了一年多),比條例實施之初的77%有了顯著提升,違法吸煙行為將納入信用檔案聯合懲戒。杭州市衛計委給出的一份調查結果則顯示,2016年,杭州市居民吸煙率為20.5%,相較2008年下降了近7個百分點。

但記者在調查走訪中也發現,一些城市禁止吸煙的場所,仍然存在吸煙難控難禁的現象,餐館包間、酒店客房、車站等成為盲點和難點。部分煙民的法律意識欠缺,對控煙執法不理解、不支持。一些公共場所尤其是經營性場所出於經濟利益考慮,缺乏動力落實控煙主體責任,對於違法吸煙睜只眼閉只眼,往往只是將禁煙標誌一貼了之。

在杭州瑞立江河匯酒店,服務生告訴記者,酒店內場所和房間實施全面禁煙,當向其索要火柴等點煙工具時,卻並未受到勸阻。北京、深圳等地在入住酒店、賓館辦理手續時,有的會通過書面告知、簽字確認的方式使入住客人了解控煙法規及違法成本,有的則沒有具體的監管舉措。

李恩澤指出,目前有的「無煙城市」缺少專項控煙執法經費或人員不足,單位或場所不配合、落實控煙措施勸阻不到位,多部門執法職責不清、缺少牽頭協調部門,吸煙區和禁煙區混交、不合理,社會動員和公眾參與不充分等控煙執法困難亟待解決。今年6月,由北京市義派律師事務所控煙公益法律中心發布的《全國18個「無煙城市」控煙工作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報告》顯示,12個「無煙城市」有專項控煙經費,有的城市經費則明顯過低。17個「無煙城市」公開了控煙執法數據,總體數值大幅度提升,但城市之間差異較大。

此外,隨著吸煙限制越來越多,很多「煙民」開始用電子煙替代普通香煙。最近,香港宣布全面禁止電子煙的進口和銷售。深圳將擬定禁止電子煙的相關條款控煙條例,北京市衛生和計劃生育監督所表示,未來將加強電子煙危害及管理模式的研究,探索公共場所禁止使用電子煙的可行性,為電子煙的管理提供相關依據,填補監管空白。

控煙的難度不小,不過也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消息。在最近舉行的2018企業社會責任榮譽盛典上亮相的「百度AI控煙」就是其一。百度工程師基於百度Paddle開源平台的學習能力,做到了對吸煙動作的識別。如果在醫院、學校、車站等禁煙場所安裝可識別吸煙動作的監控設備,就可對禁煙場所進行24小時控煙監管。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不良違法行為可能將被實時監控,並記錄在案。這只是第一步,未來,人工智能可能將在控煙管理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例如公共場所設置機器人巡邏以便及時發現並進行勸阻或處理。

強化戒煙服務

說到無煙城市,無煙立法、控煙執法等經常被提及,其實還有一項內容不可或缺,更是治本之策,需要更多的城市想辦法,那就是戒煙服務。

《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出「到2030年,15歲以上人群吸煙率降低到20%」。這一控煙目標的做到,不僅需要推進公共場所禁煙工作,逐步做到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同時還要強化戒煙服務,進一步提高公眾對煙草危害相關的健康素養。

科學證實,吸煙和二手煙是引發心腦血管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癌症、腦卒中、急性心肌梗死和肺癌年輕化的主因。中國控煙協會會長胡大一表示,讓吸煙者戒煙和公共場所禁止吸煙是減少和預防上述疾病最重要的手段。

近年來,各地推廣醫療機構戒煙服務,規範戒煙門診,廣泛開展簡短戒煙干預服務,推行首診詢問吸煙史制度。同時鼓勵醫療機構開展戒煙「醫者先行」倡導活動,充分發揮醫生帶頭戒煙表率作用,宣傳12320衛生熱線戒煙服務和4008085531專業戒煙熱線。

10月15日,北京市愛衛會啟動「健康北京——你戒煙我支持」北京市民科學戒煙項目,為報名者提供免費戒煙服務,其中包括免費的戒煙門診服務和戒煙熱線服務。這些戒煙服務內容和形式都是目前國際公認的有效戒煙方法。免費的戒煙門診服務由北京朝陽醫院、北京醫院、復興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4家醫療機構的戒煙門診提供。

據了解,2017年,北京市醫療衛生機構共提供簡短戒煙干預服務742萬人次;61家醫院開設了戒煙門診,其中有10家達到規範化戒煙門診標準,提供首診5340人,藥物服務2092人次。

專家表示,依靠個人毅力戒煙的難度很大,復吸率也很高。通常情況下,吸煙者往往在多次嘗試戒煙後才能成功戒煙。而使用科學方法戒煙,通過藥物替代治療、心理輔導和行為干預3個步驟,能將成功率提高4倍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