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八大傲骨,凜凜硬似刀,盡顯人生風流


萌歷史

談史論道,以史鑒今,

用潘金蓮的細膩與西門慶的任性為你講述古今故事。

「敗而不餒勝不嬌,傲骨凜凜硬似刀」。行走於人生,我們只要保持自我,不趨附於權勢者;我們只要堅守原則,不畏懼於威逼者;我們只要秉持傲骨,乘風破浪,盡顯人生風流,足矣!

今天就帶大家回顧下大陸歷史上八大剛正不阿的錚錚「傲骨」們。

一、伯夷、叔齊「不食周粟」

商周時期,商末貴族孤竹君在其晚年,因偏愛小兒子叔齊,有意推翻嫡長子制度命次子繼承家業。孤竹君去世後,叔齊執意將家業由兄長伯夷繼承,然而伯夷也不願繼承,為了避免叔齊為難,遂於夜深遠走他鄉,但叔齊也是恪守禮制之人,見兄長不告而別,二話不說便尋他而去。

皇天不負有心人,叔齊終尋得其兄長,二人便決定不再回歸故裡,於是投奔周國,過上了尋常百姓的生活。但不久周國舉兵討伐商紂王,伯夷、叔齊認為周國屬於商朝的附屬國家,以下犯上,視為不仁,便上朝勸諫,二人秉持仁心並未阻止此次討伐,反倒激怒周武王,惹來殺身之禍,被下令拘禁。

後來周朝建立,伯夷、叔齊仍為出去心中的芥蒂,認為周朝的建立違背禮制,發誓不與周人往來,不食周朝土地上的食物,最後守著心中的執念,餓死在首陽山。伯夷、叔齊的典故被史記撰寫者司馬遷列入了列傳之首,兄弟二人也作為商周時期恪守仁義的典範流傳至今。

二、屈原:縱身一躍,千年一嘆!

戰國時期,群雄並起,秦國尤甚,成為當時的超級大國,在合縱抗衡的政策下,各國的實力都不同程度的被削減,能夠和秦國抗衡的只有楚國,因而有「得天下者,非秦必楚,非楚必秦」的說法。

楚懷王即位之初,就任用屈原,下令改革,可見也是雄心萬丈。屈原在他的支持下,主張章明法度,舉賢任能,改革政治,聯齊抗秦。但改革必然會觸及貴族利益,於是設計陷害屈原,對楚懷王說:「屈原居功自傲,每次起草法令,都要張揚說是沒有我的話就不能成功。」屈原被先後流放至漢北和沅湘流域。

在屈原多年流亡的同時,楚國的形勢愈益危急。到頃襄王二十一年,秦將白起攻破楚都郢,次年,秦軍又進一步深入。屈原眼看國家無望,在破城之日自沉汨羅。

有心報國,卻無力回天,屢屢被流放,但其心雖九死而未悔,最後以身殉國,屈原的縱身一躍,將自己定格成中國歷史上最早的悲劇英雄。

三、蘇武牧羊,持節不失

武帝天漢元年(前100年)蘇武以中郎將出使匈奴。但不幸的是,就在蘇武即將完成出使任務準備回國時,匈奴緱王圖謀劫持單於母閼氏歸漢,副使張勝卷入這一活動。事發後,蘇武受到牽連,被扣押在匈奴。

當時,匈奴單於為誘逼蘇武投降,先將他幽閉於大窖中,蘇武以雪和旃毛為飲食,不為屈服。單於決定把蘇武流放到北海(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一帶),讓他去牧羊。「既然你不投降,那我就讓你去放羊,什麼時候這些羊生了羊羔,我就讓你回到中原。」而單於只送給他幾只公羊。

蘇武持著漢節,在風雪交加的北海牧羊,唯一與蘇武作伴的,是那根代表漢朝的漢節和幾只羊。年復一年,使節上掛著的旄牛尾裝飾物都掉光了,蘇武的頭髮和鬍鬚也都變花白了,但漢節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的手。

後來,漢武帝駕崩了,當得知這個消息時,蘇武他面向南方,撲倒跪地,放聲痛哭,鮮血順著嘴角流在了地上。從那以後,他終日悲慟的哭泣,誰都勸他不了。

漢昭帝登位後,匈奴和漢達成和議,蘇武終於能夠回到故鄉。孔子說:「使於四方,不辱君命」,這正是蘇武最真實的寫照。

四、陶淵明「不為五鬥米折腰」

陶淵明的祖父、父親均做過太守一類官職,但到了陶淵明時,家境早已破敗。因為有這樣的家世背景,陶淵明少年時代就好讀六經,有大濟蒼生的宏願。為了生存,陶淵明最初做過州裡的小官,可由於看不慣官場上的那一套惡劣作風,不久便辭職回家了。後來,為了生活他還陸續做過一些地位不高的官職,過著時隱時仕的生活。

41歲時,在朋友的勸說下,陶淵明再次出任彭澤縣令。有一次,縣裡派督郵來了解情況。有人告訴陶淵明說:那是上面派下來的人,應當穿戴整齊、恭恭敬敬地去迎接。

陶淵明聽後長長嘆了一口氣:「我一個人每月有五鬥米也就可以飽了,我去過田園生活,雖然勞苦些,還是可以夠吃,何必要做縣令,就低聲下氣去向這些家夥獻殷勤。」說完,就辭掉官職,回家去了。

後有人勸他再度出仕為,可他寧願貧病交加,窮困潦倒也不願再涉官場。可以說,陶淵明歸隱得真守拙得真。「不為五鬥米折腰」的高風亮節,成為中國後代有志之士的楷模。

五、黃庭堅:「凡有問,皆直辭以對」

宋朝在王安石變法之後,士大夫因支持或反對變法而形成了新舊兩黨,並逐漸演變成了黨爭,紛紛你方唱罷我登場,相互間水火不容,你死我活。黃庭堅曾參與編修《神宗實錄》,因為他曾反對變法,被劃歸舊黨。

宋哲宗紹聖間,新黨重新掌權後,便在《神宗實錄》中摘出千餘條內容,控告他誣蔑宋神宗。雙規、禁閉,諸多手段一齊上。但是,無論怎樣威逼利誘,黃庭堅卻始終不承認有誣蔑之辭,「凡有問,皆直辭以對」,不折腰、不懼怕、不屈服,其嶙嶙傲骨、凜然正氣,令士大夫莫不嘆服。

黃庭堅不會低頭認罪,不會忍辱偷生,所以,他受到的打擊比其他舊黨人士更大,結局也更悲慘。他先貶涪州,後貶黔州,再貶戎州,後來還遭除名,被踢出了幹部隊伍,羈管宜州,成了階下囚,最後慘死他鄉。

在黃庭堅生命最後一段歲月裡,他與宰牛的案板相對焚香讀書,用三文錢買的毛筆為朋友寫跋,把在城牆上淋雨當成平生快事,永遠站著傲笑而不跪著哭泣,哪怕為此顛沛流離,困苦一生。

六、方孝孺:「死即死耳,詔不可草」

方孝孺絕頂聰明,六歲能詩,十三歲善作文,千言立就,於明建文初年任翰林侍講學士,成了建文帝的文膽。燕王朱棣反叛要揮軍南下,朝廷議定討伐,詔令、檄文皆出於方孝孺的手筆。據說那檄文竟連朱棣都連聲叫絕。

朱棣占領南京後,方孝孺果然不肯歸附。因姚廣孝事先囑托過,「殺孝孺,天下讀書種子絕矣」,朱棣沒有殺他,而是將他投入獄中。

其實,朱棣也有意借用方孝孺的威望來收攬人心,所以燕軍攻破南京後,朱棣屢次派人到獄中向方孝孺招降,希望由他撰寫新皇帝即位的詔書,方孝孺堅決不從。朱棣又派孝孺的學生廖鏞、廖銘二人前去勸說,反被孝孺痛斥一頓。最後朱棣強行派人押解方孝孺上殿,方孝孺披麻戴孝而入,悲慟而極,哭聲響徹大殿。

孝孺接過筆,寫上「燕賊篡位」幾個字後,隨即擲筆於地,且哭且罵:「死就死!詔書絕不能寫。」朱棣勃然變色,提出警告:「你難道不怕滅九族?」「滅十族又如何?」「好!」朱棣惡狠狠地說,「我就滅你的十族。」

朱棣下令將其朋友門生也列為一族,連同祖宗親戚合為十族。株連十族的行動持續了多天,殺死了873人。臨到最後殺方孝孺時,方孝孺謾罵不止並作《絕命詞》一首,隨後處以凌遲之刑。

七、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在民族危急的關頭號召各地起兵抗敵,誓死衛國,後來兵敗被俘,坐了三年牢。這段期間,元朝千方百計地對文天祥勸降、逼降、誘降,參與勸降的人物之多、威逼利誘的手段之毒、許諾的條件之優厚、等待的時間之長久,都超過了其它的宋臣。

忽必烈擬授文天祥高官顯位。投降元朝的宋臣王積翁等寫信告訴文天祥,文天祥回信說:「管仲不死,功名顯於天下;天祥不死,遺臭於萬年。」王積翁見他如此決斷,不敢再勸。不久,忽必烈又下令優待文天祥,給他上等飯食。文天祥請人轉告說:「我不吃官飯數年了,現在也不吃。」忽必烈召見文天祥,當面許他宰相、樞密使等高職,又被他嚴辭拒絕,並說:「但願一死!」

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是文天祥就義的日子。這一天,兵馬司監獄內外,布滿了全副武裝的衛兵,戒備森嚴。上萬市民聽到文天祥就義的消息,就聚集在街道兩旁。從監獄到刑場,文天祥走得神態自若,舉止安詳。行刑前,文天祥問明了方向,隨即向著南方拜了幾拜。監斬官問:「丞相有什麼話要說?回奏尚可免死。」文天祥不再說話,從容就義,終年47歲。

八、於謙:忠心義烈,與日月爭光

於謙一生,可謂歷經千錘萬擊,烈火焚燒的磨難。先是參加科舉考試時,以狀元的文才被降到三甲第九十二名,幾乎名落孫山,就因為他不肯對主考官溜須拍馬而已。人家當官前呼後擁,盡顯官威。於謙當官便服一套,瘦馬一匹。同僚並不以其為謙虛清廉,卻說他壞了官場規矩。

公元1449年,瓦剌侵略軍席卷南下,明英宗偏聽全無軍事常識的太監指劃,結果土木堡一戰,明朝最精銳的三大營,共約二十萬大軍全軍覆沒,明英宗做了階下囚。於謙帶領22萬大軍,堅守京城,大破瓦剌軍。

1457年正月,英宗南宮復辟成功,登上皇位之後第一件事便是要清洗忠於弟弟代宗的一乾大臣,首先被殺的就是兵部尚書於謙,給他定下的罪名是「意欲謀反」。

於謙遇害之日,悲憤滿腔的北京百姓,佇立街頭,含著眼淚,默默地為忠良送別。於謙被殺,抄家時發現「家無餘資,蕭然僅書籍耳」,只有正屋鎖得嚴實,打開來看,都是皇上賜給的蟒袍、劍器。明萬歷年間,於謙終於得到昭雪,被追謚為「忠肅」。

「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這首《石灰吟》,是於謙一生的堅持,是於謙生平和人格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