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天眼」年薪10萬招不到科研人才,該怪誰?丨今日話題

今日話題·騰訊新聞出品 | 第4361期

作者/丁陽 洋洋得義

算上各種補貼「十萬年薪」,在荒無人煙的山區工作,手機沒有信號,幾乎注定要與家人兩地分居,三班倒,無編制,這怎麼可能招到好的人才?

在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今天,人才和智力、科研成果都屬於最重要的市場資源和要素,分配上不能再是按勞分配,而是要按市場要素的貢獻率、占有率、稀缺性來分配。在這方面,地方政府比一些科研單位認識透徹得多。

即便是缺乏效益的基礎研究,也要堅持用「錢」來衡量人才的價值。這方面並不是沒有辦法。

最近幾日,「中國天眼‘年薪10萬’招不到科研人才」的新聞持續發酵。日前有報導稱,「中國天眼」的攬才工作確實曾遭遇困難,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曝光不足,這幾天新聞引發熱議後,「這兩天我們收到了將近40份簡歷」,有熱愛天文學的,有喜歡看星星的,有想為家鄉做貢獻的,甚至還有「如國家需要本人,招必應」的。看起來,在情懷加持之下,願意拿十萬年薪跑去貴州山區工作的人也大有人在嘛。那麼,問題真的迎刃而解了嗎?

中國天眼「十萬年薪」幾乎注定招不來什麼高級人才

2016年9月竣工的中國「天眼」——FAST(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是世界上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在兩年調試期間,FAST的數項指標超過預期,截至目前已發現了53顆脈沖星、60顆優質候選體,在科研上可以說是成果累累。

在即將迎來國家驗收之際,FAST卻面臨著一個難題——人手「捉襟見肘」。據稱,FAST此前公開招聘過一輪,但只招到半數科研人才,與預期相去甚遠。「來的人不多,選擇面窄。」FAST工程副經理兼辦公室主任張蜀新向媒體感慨,薪水加駐地補貼,每年可以達到10萬左右,但卻難覓人才。他認為當下的年輕人缺乏沉淀的耐心,急功近利。

然而,在報導引發關注後,輿論的反應大概會讓FAST項目管理者與報導媒體感到非常意外——以知乎為代表的各大網路論壇社區,網友們清一色吐槽這個所謂的「十萬年薪」。

原因不難理解。根據報導以及FAST以往發布的招聘說明,一些崗位是要求碩士乃至是博士學歷的,還有的要求熟練掌握C、Python等編程語言,還要招熟練的軟件工程師,電氣工程師。這些工種很多市場行情都是數十萬元年薪起步。FAST項目把各種補貼都算上的「十萬年薪」掛在嘴邊,一副「這麼好的待遇還不識趣」的態度,豈會不遭到嘲諷?

更不用說的是,FAST的招聘說明還有諸多減分項——在荒無人煙的山區工作,手機沒有信號,幾乎注定要與家人兩地分居,三班倒。而且,沒有編制,是勞務派遣,「工作相應年限後,表現優秀者可入編。」開出這樣的條件,抱怨年輕科研人員不肯來吃苦,自然遭到反感。很多科研人員吐槽說,待遇乘以十倍,即百萬年薪都未必願意去。

網友摘錄出這則報導中的諸多招聘減分項

這不完全是虛言,有人查了國際主流射電望遠鏡的平均待遇,比如僅次於FAST的第二大射電望遠鏡阿雷西博天文台,位於美國的「偏遠地區」波多黎各,全學歷平均待遇約年薪7萬美元(合約50萬人民幣),比FAST項目實在高太多。

網友們還就FAST的招聘待遇編起了各種笑話。比如說,「天眼」接收到一個來自外太空的可疑信號,全球通力合作多年,終於破譯成功,結果發現外星人傳來的信號說的是,「你們年薪才10萬嗎?[doge][doge]」還有人吐槽說,十萬年薪只能招到間諜。還有人為FAST招聘出謀劃策——「招聘目標改為碩士學歷獲得者,名義上是中科院招收博士生。異地培養,每星期利用網路跟導師聯繫。四到八年換一批,年薪三萬(現行博士生津貼的一倍)。錄取標準定的高一點,讓內卷化成性的小地方出身的考霸們搶破頭。」

面對這些唱衰的看法,大概有不少網友不服氣,不是說新聞出來後,兩天收到將近40份簡歷嗎?怎麼這些人才就肯去,怎麼這些人就有情懷?

這些簡歷在報導中並沒有公布,只是張貼了些應聘求職信。細看的話,這些人中有多少稱得上「科研人才」是很值得懷疑的(幾乎沒有一封信表示有在知名機構或企業工作、做項目的經歷)。

其中一封應聘信

就算他們是真的人才,就算他們是真的願意報效祖國、探索宇宙,在深山老林里守著望遠鏡,也有人哀嘆,這不坐實了「科研人員只配低收入」嗎?

也有人認為,FAST項目組未必不知道十萬年薪招不來什麼人才。因為招聘崗位中,確實很多學歷要求不高,甚至未必算得上科研人員,即使有科研成分,但實際上工作看起來是開發、調試軟件,數據初步處理,參加觀測調試,「這些崗位實際上重心是要求比較高的雜活,可能沒什麼時間搞科研。真正用觀測數據搞科研的博士學位獲得者應該也不用一直蹲在貴州的坑里,更不會沒有編制。」(知乎用戶「Mather King」)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又何必在媒體上感慨科研人才不肯吃苦,感慨科研人才沒有情懷?這樣的人才觀,真的早就過時了。

地方政府都比一些國家科研單位更懂人才的價值

像FAST項目這樣的人才觀,其實由來已久。

畢竟,中國「天眼」之所以能夠建起來,人的奉獻精神就是關鍵因素。FAST總工程師兼首席科學家南仁東教授是FAST項目籌建的關鍵人物。據媒體報導,「為了給‘天眼’找到最滿意的安置地點,南仁東放棄了日本300倍高薪的頂級科學家職位,衣著簡樸、手持竹竿開始在西南苗寨大山里翻山越嶺寒暑不息地探索,喝渾水、吃冷幹糧,踏破鐵鞋,踏遍了上百個窩氹,先後對比了1000多個窪池,親手摩挲過幾百個’坑’,終於為’天眼’找到了它的安身之地。22年的風雨兼程,終於成就了今日全世界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天眼’。」

「天眼」竣工一年後,72歲的南教授因癌症去世,媒體盛讚「獻身科學,是南仁東先生留給世界的動力之火。」「奉獻與堅守中蘊含感動之火,一往無前中淬煉無畏之軀。這一捧獻身科學的動力之火所折射出的偉大精神,將永遠地激勵國人一往無前的靈魂。」(解放軍報《他的眼睛閉上了,「中國天眼」睜開了》)

南仁東

沒錯,人才應該獻身給科研事業,這是我們最為推崇的人才觀,也確實有很多像南仁東這樣具有奉獻精神的科學家。

但必須指出的是,除了奉獻精神外,長久以來支撐大陸這套傳統科研體系運作的,是靠國家、單位解決了科研人員的後顧之憂。科研人員除了有報酬外,房子、養老、醫療等各方面的待遇,乃至配偶、孩子的待遇,都通過「單位辦社會」的方式解決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既不必擔心科研人員不幹活,科研人員也不會耗費多少「成本」。因此,就可以把更多的錢用在購買或者生產科研設備上。長期以來,科研單位形成的思維定式就是,「重設備,輕人員」。FAST項目耗資12億人民幣,恐怕沒有多少是落到科研人員的人頭上的。

然而,這套做法,在如今的這個時代,已經越來越走不通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人的價值越來越貨幣化,正如知乎用戶「常凱申」所說,「科研人員要在房地產市場上購買房子,要在教育市場上為子女選購教育服務,要在養老市場上購買養老服務,要在醫療市場上購買醫療服務。那麼用人單位就需要把員工購買這些服務的錢,以貨幣化的形式發給他們。」

換句話說,科研人員對「待遇」的評價變得貨幣化,錢是衡量價值最重要也最實在的標準,別的都是虛的。也正因為,錢是整個社會價值評判的通用標準,科研人員也越來越能準確衡量自身的價值——有私人老板願意以幾十萬、上百萬年薪聘用我,那我去「年薪十萬」的國營科研單位為的是什麼呢?

這種讓市場給人才定價的方式,是科學的,是有效率的,是對國家和社會有利的,是「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體現。在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今天,人才和智力、科研成果都屬於最重要的市場資源和要素,分配上不能再是按勞分配,而是要按市場要素的貢獻率、占有率、稀缺性來分配。市場經濟就是要按智分配,按稀缺性定薪酬。而很多國家科研單位,薪酬體系還是計劃經濟下的按勞分配,以崗位定薪酬,觀念始終變更不過來。

相比之下,很多地方政府的人才觀、薪酬觀比這些科研單位的要強得多,大家還記得二線城市的「搶人大戰」吧,送錢、送房、送戶口,雖然有過於慷慨之嫌,但重視人才價值的思路是沒有問題的。這也是改開四十年來中國前進的一大推動力——各地官員在競爭晉升的過程中努力推動經濟增長,其中一個關鍵舉措就是,市場化的人才觀優化了人才資源的配置。

即便是缺乏效益的基礎研究,也要堅持用「錢」來衡量人才的價值

肯定會有人提出,如果完全按照市場化的思路,那FAST項目肯定就不存在了——天文學是一項基礎研究,投入幾乎沒有任何可見的效益上的產出,科研單位有什麼理由在科研人員身上投入數十萬上百萬的年薪呢?但是,基礎研究的投入,從宏觀、長期的角度來看又是非常必要的。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辦呢?

有人主張,這種基礎研究的項目,公益屬性的項目,可以回到「單位辦社會」,以節省成本,國家不必耗費過多的資金就能養著。並且可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把這些項目的研究人員「圈住」,以防止市場力量「挖角」。

這個走老路的想法恐怕是行不通的。現代社會的科學共同體,是不應該有孤島的,人才之間只有自由流通了,才能促進水平的提高。美國的研究機構與企業之間的人才流動非常頻繁,薪資水平也往往能夠相互匹配,這才是好的狀態。

至於錢的問題,也可以想辦法從別的管道解決。比如進行好的包裝,向企業和社會籌資。又比如可以想別的辦法來降低開支。知乎用戶「海伯利安」就介紹了同為中科院下屬的高能物理研究所是怎麼解決問題的——位於西藏的羊八井國際宇宙線觀測站,為了避免人類電磁信號干擾特別要建在偏僻的地方,而且是高海拔,比貴州FAST項目的地址更加艱難,也沒有人願意常駐。但是可以通過輪崗加聘用當地藏民的方式來解決,因為一些工作確實是不必高學歷才能乾的,通過充分的培訓,不必用過高的薪水,也不用提供編制就能解決問題,何樂而不為呢?

西藏羊八井國際宇宙線觀測站

總而言之,要搞好科研,就一定要充分尊重人才的價值,而人才的價值最重要就是通過他們的報酬來體現,光強調奉獻精神和吃苦精神已經不能適應這個時代了。

今日話題·騰訊新聞出品 | 第436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