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理科生治校」的北大,將迎來怎樣的變化?

邱水平和郝平有不少共同點:他們都是「老北大」,分別於1979、1978年年考上北大,是恢復高考後的「新三屆」學生;二人都是高中應屆畢業生,沒有上山下鄉的經歷;都是文科生,一個學法律,一個學歷史;兩人均在大四畢業前入黨;他們都曾在北大做過學生工作,先後在學生工作部擔任正副部長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徐天

10月26日下午,正在中國訪問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到訪北京大學。在校內的英傑交流中心迎接他的,是剛上任的北京大學黨委書記邱水平、校長郝平。

這是二人的任命宣布之後,首次同時出現在大型公開場合。

資料圖:邱水平 武俊傑 攝
資料圖:邱水平 武俊傑 攝

三天前的10月23日,同樣在英傑交流中心,中組部副部長周祖翼宣布了中央關於北京大學黨委書記、校長調整的決定。他說,中央從中管高校黨委書記、校長隊伍建設全局和北京大學實際出發,經過反復醞釀、通盤考慮做出決定,山西高院院長、二級大法官邱水平,調任北京大學黨委書記,北京大學原黨委書記郝平擔任北京大學校長。

在北大校史上,像郝平這樣,既當過黨委書記又當過校長的,之前只有陸平。他1957年起擔任校黨委書記,1960年兼任校長,兩個職務均卸任於「文革」開始後的1966年6月。

新書記邱水平與新校長郝平,此前的工作交集很少。邱水平多年來在北京市工作,擔任過區縣一把手。2017年1月,他從北京市委副秘書長、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任上,調任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

郝平的工作經歷多在北大,且主要做外事工作。2005年,他離開北大,前往北京外國語大學擔任校長,四年後擔任教育部副部長, 2016年又回到北大,任黨委書記。

不過,二人也有不少共同點。他們都是「老北大」,分別於1979、1978年年考上北大,是恢復高考後的「新三屆」學生;二人都是高中應屆畢業生,沒有上山下鄉的經歷;都是文科生,一個學法律,一個學歷史;兩人均在大四畢業前入黨,是同屆畢業生中表現比較優異的;他們都曾在北大做過學生工作,先後在學生工作部擔任正副部長。

北大在建校120周年之際,一改過去「理科生治校」的傳統,由兩位文科出身的人領銜。他們會給北大帶來怎樣的變化,備受公眾關注。

做行政不落下研究

1978年,無疑是北大新生入學史上最特殊的一個年頭。

當年2月,恢復高考後的第一批77級考生入校。9月,第二批78級考生入校。當年,3959名本科生、555名研究生進入北京大學。

山東青島人郝平在當年9月進入北大歷史系世界史專業時,19歲,屬於班上年紀較小的學生。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王曉秋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北大是國內最早將歷史系分成中國史和世界史兩個專業的學校之一,不過,兩個專業仍然合在一起上基礎課。

郝平的同年級同學、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牛大勇回憶,郝平成績好,低調踏實,對人也很好,很快被選為北大歷史系學生會副主席。直到畢業,他基本都在當學生幹部。

1982年,郝平在畢業前夕入黨,並留校工作。根據他的履歷,畢業四年中,他在北大保衛部、政策研究室、校長辦公室工作過,1986年起擔任北大學生工作部副部長。五年後,郝平離開北大,赴美國夏威夷,成為美國東西方中心的訪問學者。

美國東西方中心,是一個致力於加強美國與亞太地區國家之間關係和相互了解的國際教育研究組織。郝平作為訪問學者期間,給另一名中國人留下了印象,後者在自己的書中提及郝平時說,郝平是「優秀青年幹部的典型,待別人熱心」。

在訪問學者結束後,郝平接著在夏威夷大學歷史系攻讀碩士研究生,三年後畢業。

1995年12月,郝平回到了北京大學,成為外事處的常務副處長。這是很能發揮郝平學科優勢的崗位。他學世界史,視野開闊,對各國歷史背景都有所了解,本科時的英語課也比別的專業要多上大約一倍的學時。

在之後的九年半時間中,郝平歷任外事處處長、校長助理、教育基金會副理事長、黨委常委、主管外事的副校長。牛大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那時,每年有十個左右的國家元首到北大訪問,總理則有幾十個,部長更多,大學校長、副校長則多得數不清。「他每天要應酬接待的人非常之多。他安排每個環節,誰出面,到哪兒參觀,在哪兒吃飯,在哪兒演講,基本上滴水不漏的。」

工作雖忙,郝平還是從1995年起,用四年時間攻讀了北大國際關係學專業的博士,並出版了三本歷史學著作,分別是《北京大學創辦史實考源》《孫中山革命與美國》以及《無奈的結局——司徒雷登與中國》。

《孫中山革命與美國》是他的博士論文。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王曉秋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曾參加了郝平的博士論文答辯,這篇論文的不少材料,都是郝平在夏威夷收集的,十分認真。「他雖然做行政工作,但還是很努力地在歷史研究方面寫些東西。」

而另兩本著作,均與季羨林有些關係。

留學夏威夷期間,郝平看到了一本1948年出版的慶祝北京大學建校五十周年的紀念冊,作者們從不同角度回憶和考證了北大前五十年乃至早期京師同文館的歷史。郝平因此對研究北大創辦的歷史產生了興趣,並開始史料的收集。

1997年,北大百年校慶前夕,已回國的郝平完成了《從京師同文館到京師大學堂》一書,在出版社要求專家推薦意見時,他戰戰兢兢去請季羨林看稿。季羨林三天沒出門,看完書稿,認為郝平的學術觀點成立,為他寫作了序言,並將題目改為《北京大學創辦史實考源》。一年後,郝平準備就司徒雷登進行研究和寫作,季羨林再次給予了不少建議。

資料圖:郝平 梁犇 攝
資料圖:郝平 梁犇 攝

有想法,能落地

2005年6月,郝平離開母校北京大學,到北京外國語大學擔任校長。季羨林特意為他題寫了韓愈的「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郝平也會同北外的主管班子一起,每隔兩三個月就去探望季羨林,並帶去他最愛的俄羅斯紅菜湯。

從某種程度上說,郝平此前從事外事工作的經驗為他擔任北外校長一職奠定了基礎。據媒體報導,郝平履新之際曾收到耶魯大學、史丹佛大學、夏威夷大學、東京大學等十幾位國外大學校長的賀信和賀電。

上任之後,郝平第一次去美國訪問,首站就是他攻讀碩士研究生的所在地——夏威夷。北外法學院前任院長萬猛曾回憶,當時,北外與夏威夷大學簽署了一系列合作協議,當地的幾十位校長都來了。因為郝平攻讀研究生學位期間,在那裡認識了不少人,頗受同行認可。「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這麼轟動的。」

對於這位新來的校長,當時在北京外國語大學黨委相關部門工作的陸棋,有著生動的記憶。郝平個子高,聲音洪亮,經常笑,善於交流,在接待外賓時,特別有主人的架式。而且郝平英語好,很多情況下,不需要翻譯,可以直接用英語和外賓溝通。

在陸棋的印象裡,郝平很忙,最多的時候,一天有四五個外事代表團的接待任務,而且會有一些高規格的外賓到訪,比如泰國公主詩琳通、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等。

不過,陸棋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郝平的規劃和建設能力,包括學校在國內、國際的定位,以及校園建設,都在郝平的任上有了不小的發展。

陸棋記得,之前,北外一直在搖擺,是將學校做大成為綜合性大學,還是依然走小而精路線。郝平上任後,組織了不少討論,最終確定北外仍然要以外語類為特色,走小而精路線,特別是國內少數院校才會設立的小語種,要堅持小班教學。

在郝平上任後的第二年,北外新增波斯語、印地語等10個本科專業。2007年,歐洲語言系發展成歐洲語言文化學院,希臘語和挪威語開始招生。郝平離開北外後,北外仍然注重發展小語種。2011年,學校申請增設孟加拉語、烏茲別克語、哈薩克語、祖魯語、拉丁語等5個語種。

另一方面,郝平也深知,以語言和文學教學一統天下的形勢,並不適合時代的發展。他曾在一次論壇上表示,北外的學生,不應該僅僅只是語言翻譯方面的專家,更應是對象國研究和區域研究的專家,是復合型、復語型的國際化人才。

因此,學校開設了政治、經濟、歷史、文化等課程,要求學生對國際關係、國際貿易、國際金融、國際法等都有所涉獵。郝平還促成了北外和北大的校際合作,從北大聘請了十位很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到北外授課。

萬猛也回憶說,郝平當時為北外提出口號「把中國介紹給世界」,此前,北外的定位是「研究國外文化——向國內介紹」,之後,則變為「關注國內現實——向外國介紹」。他要求北外的學生成為傳播中國文化的使者。郝平自己也將博士期間的著作《孫中山革命與美國》,翻譯成英文版,向世界介紹中國歷史。

當時,中國十分重視海外漢語推廣工作,北外成立了漢語國際推廣主管小組,主動承辦海外的孔子學院。他上任一年後的2006年4月,北外首次在海外設立孔子學院。半年後,北外承辦的孔子學院達12所,是國內承辦孔子學院最多的高校之一。

除了學校自身定位和發展的規劃,郝平在任期間,北外的校園規劃也有了極大的變化。

他上任後,學校提出,要在五年內,改變學校辦學條件陳舊落後的面貌。校方請來了時任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副院長、總設計師的崔愷,為北外做東西校區的設計方案。

陸棋記得,崔愷提出,東院仍然保持中國古典建築的風格,青磚灰瓦,加強植被綠化和環境治理,西院則按照西方大學的建築風格,建設現代化的教學科研大樓。

北外校園被北京西三環貫穿,分左右校區,整個校園不到500畝,校園改造可以說是螺螄殼裡做道場。但那幾年裡,北外仍然在東院興建了一座體育館。陸棋說,這是當時廣受好評的一件事。

一位不願意具名的北外某學院黨委書記向《中國新聞周刊》評論郝平說,他睿智、能幹。一位曾在郝平身邊長期工作的北外人員也讚同這個看法,認為郝平十分實幹。

「當時,郝平有比較強的籌款能力、運作資源能力。校方有想法,也善於找到資源,支持想法落地。」陸棋說。

2009年4月,郝平出任教育部副部長,主要負責政策法規、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國際合作與交流、港澳台教育合作與交流等方面工作。在副部長任上的7年零8個月中,他還曾當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主席。

2016年12月,郝平被宣布調職回北大,擔任校黨委書記。中組部副部長周祖翼說,郝平「政治立場堅定,熟悉高等教育規律和高校情況,任教育部副部長期間,在指導和推動高校治理、大學章程制定,落實辦學自主權,完善內部治理結構,促進依法治校,推動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和交流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說,郝平身上有「北大情結、北大感情、北大素質、北大風格」。

回到北大的郝平在就職時表示,自己會「更加尊重師生的主體地位」,「既要有只爭朝夕的精神,又要沉得住氣,要尊重教育規律、久久為功,始終守住辦學的根本」。

22個月後,這位說要「拿出‘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勇氣,拿出一股子創業的激情,上下求索」的書記,成為北大第28任校長。

邱水平「表現一直穩定」

1979年,剛滿17周歲的江西南豐人邱水平,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這是大家所說的「新三屆」的最後一屆學生。

剛剛卸任北京大學校長、77級化學系學生林建華曾這樣形容這幾屆學生,他們「一是年齡特別,有14歲的,也有年紀很大的,在生理上幾乎是兩代人;二是經歷特別,有‘上山下鄉’的,有中學畢業的,有做工人當兵的,有娶妻生子的,還有‘乳臭未幹’的。」

邱水平屬於年紀小,未經歷上山下鄉、中學畢業就考入北大的。

復旦大學法學院前任院長、同樣是北大1979級法律系學生的胡鴻高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邱水平雖然年紀比大多數人都小一些,但是無論專業課還是英語水平都比較好。

那時,法律系有四個班,前三個班是法律學專業,四班是國際法專業。他們倆都是法律學專業的學生,邱水平在一班,胡鴻高在二班。整個法律學專業的學生有五六十人,大家的專業必修課、專業內選修課基本都在一起上。

那時的課程安排很滿,法律系的學生幾乎拿出所有的時間在學習上。胡鴻高記得,沒課的時候,大家總會一起去圖書館排隊占座,之後再去吃早餐,走路靠小跑,排隊買飯的時候還在背單詞。「我們當時都有一種珍惜遲到的學習機會的心情。」邱水平沒有經歷過人生的斷層,但也與他們一樣占座、自習、參加科學討論會和體育活動。

在胡鴻高的記憶裡,邱水平是十分隨和但有著自己原則的人,表現一直穩定。1983年畢業之前,邱水平入了黨。當時,胡鴻高是年級的黨支部書記,他記得,那時能入黨的是少部分人。年紀小的邱水平,因其「成績比較好,品行很端正,與大家的關係比較融洽,政治上要求進步,志存高遠」,在畢業前入黨。

本科四年期間,胡鴻高與邱水平曾在同個組進行過多次課程的小組討論,他的印象裡,邱水平和當時的北大法律系學子們一樣,想幹一些事業,想改造中國與世界。

當時,作為天之驕子的北大畢業生,被國家各部委搶著要。邱水平卻選擇回到原籍江西,成為江西大學法律系教師。胡鴻高則回到原籍上海,成為復旦大學的法學教師。

胡鴻高說,當時中國法學經歷了多年斷層,急需加速培養法治人才,以推進法治國家的建設。他認為,去做一名老師,與做法官、做書記員,所發揮的對時代的作用是不一樣的。「我認為,當時選擇當法學教師,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兩年後的1985年8月,邱水平回到北大,攻讀法學理論專業的碩士研究生。1988年,他留在北大法律系任教。胡鴻高認為,當時的碩士、博士已不是稀缺品,邱水平能留在北大,說明了其學術能力。

1990年起,邱水平從學術工作轉向,擔任北大團委副書記。之後的六年,他一直在做與學生相關的工作,包括北大團委書記、學生工作部部長。

2018年10月26日晚間,重回北大的邱水平在2018北京大學珠峰攀登活動報告會上發言,還特意回憶了這段學生工作的時光。

他說,學生社團是北大校園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學生發展自我、展現自我的大舞台,在立德樹人工作中發揮著積極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上個世紀90年代初,他做相關工作期間,學生社團正處於蓬勃生長的階段,北大的「百團大戰」方興未艾,「大家充滿激情,因為共同的愛好、志趣走到了一起,又團結,又活潑,真正體現了‘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的精神。」「學生社團工作也是我當時投入精力最多、最關注最重視的領域之一。我至今還清晰記得,當年我把校團委的辦公用房擠出來,給山鷹社存放器材和辦公使用,並給予各方面支持。我覺得,這是我作為團委書記最‘英明’的決策之一。」

邱水平曾在1995年發文《認真搞好校園文化建設》。他說,學生們已從以前較集中地關注社會,轉向關心學校的內部事務,如學科改造是否順利,課程是否實用,生活是否豐富和方便,自身素質對社會是否適應,生活費和學費是否上漲等。「這些生活學習中遇到的矛盾處理不好,將會形成對學校的壓力,引發矛盾,造成事端,影響穩定。」

他認為,校園文化應「生動活潑、健康向上、調控有序」,在指導校園文化活動時,要把握好校園文化的政治方向,把握好校園理論陣地,把握好社團活動,予以精心指導。

職務三四年一調整

1996年9月,邱水平離開北大,擔任北京市朝陽區區長助理,一年後擔任朝陽區副區長。在副區長任上,邱水平曾擔任了一年的北京商務中心區管委會主任,那幾年,也正是北京商務中心區(即北京CBD)大力發展的時候。

1998年,北京市規劃局將CBD的範圍確定。2000年,CBD的建設被納入北京市「十五」計劃。 同時,第一屆北京朝陽國際商務節召開,CBD成為城市名片。

邱水平在當時發文談過CBD的發展,他認為,CBD的建設有一定的管理體制創新,「北京市政府委托朝陽區市政府來管理,這可以減少一些摩擦,並得到市裡面有力的支持。」另外,他還認為,CBD是和很多國際跨國公司打交道的區域。因此,「要建立一套新的機制,包括人員、政策、運作、審批等等都要進行調整,突破一些註冊等方面的限制,直接與國際接軌的方式辦公。」

在朝陽區工作六年多之後,2003年,邱水平調任北京市投資促進局(北京市外商投資服務中心)局長、黨委副書記。在此之後,邱水平的職務每三四年就會進行一次調動。

北京市投資促進局成立於2002年底,成立之初邱水平到任。當時,為了改善投資環境、吸引外資,投資促進局做了不少工作,包括為北京市塑造並提升對外的經濟形象,明確各區縣功能發展定位,明晰各自的產業發展方向。

三年後,邱水平的工作再次調動,成為北京市平谷區委副書記、代區長,四年後的2010年,他從區長升為平谷區委書記。

邱水平後來回憶,剛到平谷工作時,他首先思考的就是平谷的發展路徑問題。「平谷的最大特點是發展滯後性,在一個階段是脫節的。」當時的北京市長聽完邱水平的匯報,認為「平谷不像北京的平谷,像河北的平谷」。

那幾年,平谷逐漸找到了自己的發展節奏,並和市裡同步。一個很好的例證是,在北京市的「十一五」規劃裡,幾乎沒有提到平谷,但到了市「十二五」規劃,提到平谷的有13項,占1/10。

一名曾在平谷區政府工作的官員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邱水平提出了「生態立區」思路,明確了平谷的定位,包括平谷大桃、平谷桃花節,都成為了北京的名牌。

2013年3月,在平谷區工作了將近七年之後,邱水平再次回到北京市委,擔任市委副秘書長、政法委常務副書記。2013年12月,他兼任北京市國家安全局黨委書記,在這個職位上停留了一年時間。2017年1月,邱水平調崗山西,成為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

在山西省高院的全體大會上,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黃曉薇這樣介紹邱水平:「北京大學法律系本科和研究生全日制畢業的邱水平,政治素質高,大局意識強,有較紮實的法學理論素養。經過多崗位鍛煉,熟悉經濟和黨務工作,思路清晰,視野開闊,有開拓創新精神。」

「任北京市委副秘書長、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以來,圓滿完成了多次重要活動的重大安保維穩任務;精心抓好了北京市司法體制改革,全力推動成立了全國首家知識產權法院;率先落實勞教制度改革;依法穩妥處置了一系列社會關注的熱點、敏感事件;建立律師、專家等第三方力量參與矛盾化解機制;推動完善了輕刑快審、刑事速裁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作為山西高院院長的邱水平,在山西高院推動了信息化建設。據他自己介紹,山西高院庭審直播場次居全國高院第二。他提出,法院要主動擁抱新一輪科技革命,加快推進人工智能輔助辦案系統的開發應用,促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在司法領域的全面運用,努力構建更加符合網路規律的司法流程和審判機制,全面打造「互聯網+訴訟服務」工作新模式,進一步推動司法公開。

不久之前,山西高院的官方微博被評為2017年度全國法院優秀微博帳號。

在調任山西高院院長21個月後,邱水平重回北京,回到了自己的母校北京大學,擔任黨委書記。

2018年10月26日晚的北京大學珠峰攀登活動報告會,是邱水平回北大後參加的第一個學生活動。他說,這是自己人生中第三次到北大報到。再回燕園,備感激動、親切和溫暖。

「希望大家牢牢記住:校園生活很短暫,社會才是大浪淘沙、披沙揀金的大熔爐。我們都會離開北大、走向社會,都必須主動適應這個社會,融入社會發展的主流。必須當老實人、下苦功夫,必須手腳磨出血泡、內心無比堅強。」

他說,三十多年前,他們這一代北大青年在燕園喊響了「團結起來,振興中華」,而現在,年輕一代再次在世界之巔喊出了「團結起來,振興中華」的口號。

「我為你們而驕傲!」在不長的講話裡,初回北大的邱水平,把這句話連說了兩遍。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的陸棋為化名)

(《中國新聞周刊》2018年第41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