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率先建立住房公積金制度 滿足多層次住房需求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上海,人均居住面積僅有6平方米,住房矛盾突出,被稱為「天字第一號」難題。1991年,上海在全國率先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住房公積金制度。這次歷史性的制度創新,打破住房長期由國家和單位統包統攬的格局,建立一種全新的住房籌資機制,使大批職工和居民家庭居住條件得到明顯改善。

93歲的葉伯初曾任上海市住房委員會主席,也是上海住房公積金制度頂層設計者之一。他回憶,1991年2月,上海正式出台以「推行公積金,提租發補貼,配房買債券,買房給優惠,建立房委會」為主要內容的住房制度改革方案。其中,住房公積金制度汲取新加坡、香港等地經驗,以住房薪水形式建立個人帳戶、定向使用、長期積累,居民在購房時可提取公積金作為貸款本金,並享受低於商業貸款的利率優惠。

這項制度的出台,破解了住房 「造不起」「買不起」困境。在破解「造不起」方面,原先住房建設成本由國家和單位統一承擔,資金匱乏、供給短缺局面長期存在。住房公積金制度通過國家支持一部分、單位補貼一部分、個人合理負擔一部分,為城市住房建設提供穩定的資金來源,形成國家、單位和個人三位一體、共同分擔的住房貨幣化分配和住房籌資新機制。

另外,住房公積金制度發揮住房金融的「血液」作用,以長期、穩定的低成本資金完善保障性住房建設。2009年,上海利用住房公積金結餘資金貸款開展保障性住房項目建設試點,總貸款規模119.82億元,共解決約2.8萬戶中低收入職工家庭的住房問題。而後利用約26億元增值收益,收儲兩個公共租賃住房項目約28萬平方米,出租以來累計上萬戶家庭受益,對培育和發展住房租賃市場,促進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加快建立具有積極意義。

在破解「買不起」方面,住房公積金制度通過調整人們的收入結構,建立城鎮職工住房資金積累機制,提高居民住房支付能力。上海市民金雅明是一名公積金政策實惠的親歷者。「1982年,我結婚時,國家分房,面積才21平方米,廚衛公用。」之後他通過60萬元的公積金貸款,置換一套約200萬元的住房,居住條件明顯改善。數據顯示,在住房公積金提取金額中,住房消費提取比例持續不斷上升,近年已超過80%。

同時,上海住房公積金制度緊跟住房需求變化,從最初的支持單位建房解困,發展為全面支持職工住房消費;從單一支持職工購房發展為支持包括購房、租房在內的各類住房消費;繳存主體也從企事業單位職工群體,逐步擴大至自由職業、靈活就業人員、非全日制就業人群。增值收益最初作為廉租房建設補充資金,而後發展為投資廉租住房、公共租賃住房。種種探索和轉變,使上海的公積金制度拓展出新功能,滿足不同時代的多層次住房需求,保障人民「住有所居」。

上海住房公積金制度的探索和實踐,為全國推廣積累了寶貴經驗。1994年,國務院《關於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決定》發布實施,明確提出「全國推行住房公積金制度」。1999年,國務院頒布 《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2002年予以修改完善,住房公積金制度正式納入法制化軌道,在全國普遍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