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接到188項臨時任務 杭州老師忙到懷疑人生

目前,全區中小學、幼兒園都已據此制定了減負計劃。其中,大關小學教育集團、拱宸橋小學教育集團等學校均列明一條:「嚴格控制接待國內來訪團次數,原則上每周接待不超過2次。」此外,各校還精簡會議,全體教工會議每月一次。

都想從娃娃抓起

3年接到188件任務

都說現在孩子累,其實家長們更累——因為孩子有忙不完的小隊活動、寫不完的征文、編不完的小報、點不完的讚、投不完的票、下不完的手機APP、關注不完的公眾號……自己完成不了,只能爸媽頂上,所以道道禁令都無法阻擋如潮般的「家長作業」。

許多人認為「家長作業」是老師布置的任務,但最近,杭州有老師站出來吐槽:老師不生產作業,只是作業的搬運工!很多任務並非出自老師、學校甚至教育部門的本意,而是各級各部門都想從娃娃抓起,凡事都想進校園,都想小手拉大手。

因此,給老師們減負,其實就是給學生減負,給家長減負。

據不完全統計,近三年來,杭州某區教育局內各種和教育無關的臨時任務多達188件。例如《關於保護耕地節約用地征文比賽的通知》、《關於開展「世界愛滋病日」宣傳活動的通知》……

杭州各城區老師向錢報記者報料,僅這個學期,開學才一個多月,掃黑除惡、禁毒、國防教育、人防工作、扶貧走訪、語言文字規範、文明單位、平安城區建設……各項活動,老師不堪重負。

此次拱墅區的「瘦身」行動中,文暉中學提出的三大紀律之一,就是嚴格控制老師非教學型工作任務,包括「各類涉教部門布置的與教學無關的工作,各類社會性評比、競賽、匯演、征文、發動投票、調查等,在上級教育行政部門無特別要求的前提下,教師有權拒絕不參加,學校各部門不得硬性布置。」

接待來訪團

以後每周不超過2次

「這次的‘瘦身’行動,目的不僅是給老師減負,還有提升教育品質。」杭州拱墅區教育局局長趙群筠說,「因為把時間還給老師,就是把老師的時間還給孩子。」

最近一個月,負責接待訪校團的老師們忙暈了。「運氣好點,早上第一節課剛好沒課,抓緊批作業;第二節課上完,趕緊去會議室和同事交接,還得抓緊時間,因為中午要去班裡看看;要是第二天還有訪問團,下午還得再做一次準備……」一位中學老師說。

「為減少接待工作對老師教學工作的影響,我校接待訪問團有兩個原則:一是教學區不向參觀者開放,二是對口接待,僅少數老師參與接待工作。」拱宸橋小學校長鬱明說。

為做到「嚴格控制接待國內來訪團次數。原則上每周接待不超過2次」,這位校長已擬好了一系列方案。例如,盡可能婉拒一些訪問團;合併相同類型的訪問團,減少接待批次;採用提前預約機制,讓訪問團錯峰來校等等。

除了中小學老師,幼兒園老師最近也很忙,因為從中秋、國慶、到重陽,連著一串節日,更新環境布置是雷打不動的任務,費時費力費腦筋。

不過,這個重陽節,拱墅區幼兒園老師可以松口氣了。像紅纓學前教育集團明確要求:減少公共環境中反復的「求新」創設、減去每年環境創設中不必要的更新、減去班級環境中所有的「裝飾性」假設。

那麼,省下來的時間,老師用來做什麼呢?該幼兒園的「減負」方案也說得明明白白:增加觀察並追隨孩子更新幼兒學習與遊戲材料的時間。

避免個別家長「戲精」

一個班只建一個微信群

錢報記者翻閱拱墅區多所中小學、幼兒園的「減負」方案,發現部分學校還關注到了「微信群」給老師造成的負擔,以及對家長造成的困擾。

文暉中學的教師減負行動其中之一,就是要求每個班級只能建立一個由班主任管理的家長微信群,反對各任課教師建立各學科家長群。

為什麼要這麼做?校長姚琪翔說:「有些班級群裡的個別家長,是所謂的‘戲精’、‘杠精’。所以作為學校,我們更多提倡的是老師跟家長之間一對一的直接交流,打電話、家訪,或者約家長來學校聊聊,往往更有針對性。」

他認為,這個微信群的主要任務,是及時的發布一些重要通知,便於家長了解一些學校的基本情況和一些重大活動。有些細節性問題,比如學習成績,更適合在比較私密的環境下一對一交流,或者說是幾位家長小範圍之內進行一些交流。

「如果把這個微信群的功能給擴大化,又是發圖片又是發各種各樣的活動。一方面家長累,必須一刻不停地關注,還會比較,引起很多負面的反應。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老師的工作壓力,發每一條信息前都得斟字酌句,以避免不必要的誤會,那還不如直接跟家長溝通,何必在微信群裡花時間。」姚校長解釋說。

日前,拱墅區教育局已將為「瘦身」行動列入本學期的工作重點,各個學校為老師們制定的「瘦身方案」也會陸續推出執行,讓老師們把更多的時間回歸課堂,還給孩子。家長們的普遍反應是:靜候佳音。

沈蒙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