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狂放不羈的李白,卻因放不下一樣東西,年老了還被捕入獄


李白一生狂放不羈,自由自在。可是晚年卻因為想要得到一樣東西而被捕入獄。他想要的是什麼呢?為什麼人老了反而放不下呢?

李白前半生的傳奇本文不再贅述。可以強調的是,李白一生都沒有放棄進入核心政治圈的意圖。

(李白劇照)

李白是個耿直人,「功名」二字他是老老實實表達了自己的在乎。不過在這裡要說明的是,在古代,在意功名並不是件可恥的事情。李白一直想成為東晉名相謝安那樣的人物,幻想的是:「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李白被玄宗招到長安,又被玄宗放還以後,本來基本上宣布他政治前途破滅了的,為什麼在「安史之亂」中,他卻成為了政治的犧牲品呢?

這件事涉及到唐玄宗的兒子永王李璘。

李璘是唐玄宗的第16子兒子,也是唐肅宗的兄弟。

由於李璘母親死得早,事實上,他是被肅宗帶大的。在討伐安史叛軍的過程中,玄宗派李璘到東南籌措軍費募集部隊。

當時,淮河以南尚未遭遇戰亂。對於李唐皇朝來說,是最大的希望,這種要害之地,當然要讓自己人親自去。

(唐肅宗劇照)

結果這一去就出了問題。手上有了軍事力量的李璘,在他兒子李瑒的慫恿下,對大哥肅宗有些不服氣。認為最不濟,自己也可以像當初東晉一樣,依靠長江天險,和唐肅宗劃江而治。

搞事的話,當然需要一些輿論支持。而在搞宣傳方面,又有什麼比得上讓當時最頂尖的文人來幫忙粉飾來得有效呢?

駱賓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的案例可是珠玉在前,雖然徐敬業最後輸了,可是駱賓王起到的示範效果,讓李璘集團對於招募文人求賢若渴。

李白當時剛好在廬山隱居,處於李璘勢力範圍之內。作為朝野上下都服氣的文壇大佬,李白就這樣被盯上了。

當時在野有頭有臉的文人,要麼覺得這事兒不靠譜,拒絕入夥,如蕭穎士。要麼入夥後發現苗頭不對,腳底抹油就溜了,如跟李白交情頗好的孔巢父。只有李白,不但沒注意到異常,還樂呵呵地給李璘寫了一組《永王東巡歌十一首》,把這次搞事的行動,吹得跟幾百年前的淝水之戰似的。

而且更可愛的是,本來李白打算吹李璘,但是吹著吹著習慣性地又開始吹自己:「但用東山謝安石,為君談笑靜胡沙。」

萬萬沒想到,永王的反叛行動,翻車得奇快。僅僅幾個月的時間,中央軍就把永王集團給收拾了。因為涉嫌附逆,李白就被判死罪,打入了大牢。

(李璘劇照)

還好,李白雖然沒當官,但他官場朋友不少。老婆家裡認識的關係也多,最後總算從死刑改成了流放夜郎。,半路上又被特赦,最後得以東還。

想想一生以詩文博得美名的李白,在晚年還不小心入了次獄,也算給其人生多了一種別樣的體驗吧。

說起來,也是他一生對「功名」二字都放不下!

(參考文獻:《舊唐書》《新唐書》《李太白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