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故事性的樸樹

【本文值班主任:瘦瘦蛙】

最近有兩個特別喜歡的節目,一個是真人秀+紀錄片形式的《奇遇人生》,另一個是訪談類節目《和陌生人說話》。最新一期《和陌生人說話》做的是「不可描述的老年相親」,被採訪的大爺敢說敢做,60多歲一夜四次、鴛鴦浴什麼的給主持人陳曉楠聽得一愣一愣。但這期的好看之處並不在於大尺度,而是用一種非常直白的方式為我們講述了老年人的孤獨、老年人的愛情和他們長久以來被忽視的性生活,看到最後我眼淚嘩嘩流。

可惜的是在這期節目播出後不久,《和陌生人說話》的第二季整季就慘遭下架,具體原因未知。但好在他們的官方微博還能看,我們的微博也有轉PO,推薦大家看一下,感受真實人間。

如果說《陌生人》是用普羅大眾拼湊出世間百態,那《奇遇人生》就更講究奇遇,阿雅每期都會和一個明星嘉賓去特殊的地方。第一期和小S去讚比亞看小象,第二期和春夏去美國追龍捲風,第三期和竇驍爬查亞峰,第四期和毛不易探訪老人院。

這些可能是大多數普通人活一輩子都沒機會經歷的事,能在節目里感受一下也挺好,自然和生死也都是非常容易引發思考的條件。但昨天這集就不一樣了,整期節目幾乎什麼也沒幹,就是簡單單在古巴玩了幾天。至於行程安排為什麼這麼簡單,因為這期的嘉賓是樸樹

樸樹,一個謎一樣的男明星。其實也不能說是明星,他的沉默寡言和棱棱角角注定和這倆字沒什麼關係,也正因為這個性格讓身處娛樂圈的他有了足夠的故事性,雖然他自己一點都不覺得。

一開始樸樹和阿雅在機場見面,阿雅禮貌性的說了句,很期待和你的旅行。樸樹下意識噎了一下然後笑了,有點無奈地說,我好後悔,我不想出來玩,就想跟家里呆著。

現在大家特愛用一個詞兒叫真性情,敢當面撕嗶是真性情,敢點名道姓是真性情,敢親自懟網友也是真性情。樸樹的真性情跟這些都不一樣,有時候他像小孩,有點倔又敏感,有時候他又像活到頭把什麼都放下了,除了自我什麼都不重要。

看得出來他特別後悔來錄這個節目,在機場說想回家,到了哈瓦那也沒法說服自己進入狀態,只能是盡可能的禮貌性的完成一個工作。

他跟當地的音樂愛好者一起玩了一下午,也只能評價一句覺得很魔幻,阿雅說你不是覺得去哪里都差不多嗎,樸樹說那我也不能跟人家這麼說,這太不禮貌了。

這種禮貌反倒讓人覺得他跟這事更沒多大關係了,完全置身事外。他跟阿雅說,現在不管去哪都不會被特別強烈地影響,去哪都不重要,還是自己這(心)最重要。

樸樹在節目里的前半段只有一個狀態,抗拒,他抗拒行程,抗拒導演組的安排,抗拒古巴整個城,他就是什麼也感覺不到,也不想感覺。

後來切格瓦拉的小兒子說要帶他們去坐摩托,樸樹實在忍不了了噼里啪啦對著錄影機抱怨了一大通,我不舒服,我不想坐摩托,我什麼的沒得聊,我就覺得無聊,咱這幹嘛呢,都太假了。

結果坐上小摩托之後樂得跟只土撥鼠似的,嗷嗷高興。

下來就一句話,特別爽,爽的只想喝可樂。(可樂,人間之光,噸噸噸噸噸)

後來導演問他坐藝人車還是坐摩托車,樸樹:摩托車,我盡量都坐摩托車。

摩托車可真是個開啟心靈大門的東西,樸樹坐了之後都開始接受哈瓦那了,敞開心扉跟當地人喝酒唱歌,抱住樂隊的老頭,給樂手寄電腦做音樂,還主動提出幫他們做混音。

不是禮貌性的,人家寫的龍飛鳳舞的名字他也要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問清楚,很認真。

從一開始的強烈拒絕到後來的真情實感,就感覺樸樹這人其實是特矛盾的,他說他內心有好多情感,想在壓抑和放縱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但這個平衡很難找,比如之前跟導演抱怨不想坐摩托那段,我以為他都要耍脾氣罷錄了,結果他又一轉話口說我發泄完了舒服了,咱接著來吧。

他對工作的態度是平和禮貌,能配合的盡量配合,但到了自我意識那又接受不了,不能黑不提白不提就把自己騙過去。體內的兩個小人兒誰都說服不了誰就乾脆打一架,跟阿雅說的一樣,他發泄是為了讓你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得把想的說出來。

阿雅在前幾期節目里是個非常不可或缺的存在,就是主持人的身份,跟嘉賓聊天,引導一些話題,再由此展開討論。但是在樸樹這期節目里她基本就沒說幾句話,倆人也沒怎麼聊天,都是樸樹自己一個人在說。

因為沒必要,反正安排了話題樸樹也不一定會說,還不如讓他自己說,這人本身就已經足夠有意思了。他說自己26歲之後就變了一個人,而且到現在也沒變成最終的自己。26歲是他開始火遍大江南北的時候。

他討厭為了得到肯定而迎合別人的自己。

也想讓別人看到他內心混蛋的一面出來。

這樣的樸樹像一面銅牆鐵壁,不受控制且軟硬不吃,撞上去就是一頭大包,而且毫無縫隙可以慢慢滲入。但是他偶爾又特別細膩,會在出機場的時候撿一路垃圾,找不到垃圾桶就放在一起擺好。

看見別人釣魚就想買下來,把這些魚放生,因為這些是生命。

一個純粹自我意識過剩的人是不會有這樣的感情的。去年年底,樸樹在《大事發聲》翻唱《送別》的時候從第一句就開始哽咽,直到這首歌的最後一句他也是顫抖著唱出來的。

有時候我就想這人是不是個放大鏡,能感受一萬種悲傷也能感受一萬種快樂。可能大多數人很難在現實生活中跟這種人交朋友,他們更適合作為奇遇出現。

好在就算生活像煉獄,樸樹也還在等著時間把他變成一個更好的樂器,或者是管道。他萬般的情感還可以通過音樂去無限抒發,這是他和世界最和諧的聯繫。

所以奇遇人生,到底是人生需要奇遇,還是人生本來就是奇遇?可能都是,只不過龍捲風和查亞峰不是每個人都能趕上,人間萬情卻總在。

推薦閱讀

手把手教你如何在互聯網罵戰中贏得勝利

掐架守則:那年杏花微雨,對家說什麼都是錯的

世上最美的情話,是倪大紅一句「聽您吩咐」

– 冷眼娛樂-

人形文娛傳訊機

熱愛思考的娛樂界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