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文學」是否可能?

原標題:「粵港澳大灣區文學」是否可能?

「粵港澳大灣區文學」是在11月4日的首屆粵港大灣區文學研討會上提出的概念,會議在暨南大學舉行。

 

「粵港澳大灣區」(即9+2城市群:廣州、佛山、肇慶、深圳、東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門、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在2017年進入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也將成為三大灣區——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以及東京灣區——之後的第四大灣區。但粵港澳大灣區的構想更多在經濟層面,而文學層面的大灣區有何意味?粵港澳三地是否可以在深度交流合作的基礎上,在未來形成具有某種特質的文學派別呢?

粵港澳大灣區文學何所指尚未明確

 

粵港澳大灣區文學到底是什麼?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認為,從文學的意義來說,如果僅僅把生活在9+2城市群這一區域的作家和作品叫做大灣區文學的話是沒有太多實質性意義的。他認為大灣區文學的本質與核心是什麼,目前來說還沒有清晰的界定,還處於破題的階段。

 

中山大學教授謝有順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文學這一提法有前瞻性,是一個未來主義的概念。盡管對於這一概念裡能裝什麼,他也不甚了了。但他喜歡這個概念,因為中國文化的強項是向後看,講述悠久的歷史,對比之下,美國文化充滿著前瞻和未來主義的色彩。

 

澳門大學教授朱壽桐談到許多人關於「大灣區文學」這一概念的困惑,在大灣區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怎麼建構都還沒有特別清晰規劃的情況下,提倡大灣區文學是不是為時過早。

 

此外,朱壽桐認為,我們應該更多關注大灣區的文學生態。長期以來,我們對於一個地區的文學,我們關注的是這個地區在特定的時空裡面的代表人物、代表著作,但對於文學生態關注得不夠。比如在澳門,各個社團都可以向政府或者向企業申請出版資助,可以較容易地出版作品。這樣的一個生態就是非常好的。

 

粵港澳大灣區文學:挖掘歷史還是深耕現實?

 

廣東文學院院長熊育群認為,在談到粵港澳大灣區文學的時候,應該重視這片土地自己的文學傳統。而文學批評家、中山大學教授謝有順不認同熊育群的觀點,他認為更應該重視它的未來。他認為廣東省對於中國的貢獻,在於從清末以來的現代文化。「我們整個廣東省在這100多年都是領風騷的。」他說。

 

在謝有順看來,如果不強調現代文化,就埋沒了嶺南文化的優勢。「好比深圳應該講這40年怎樣貢獻了前所未有的經驗,怎樣容納了不同的文化在這邊激蕩,它究竟產生了一些什麼東西,我覺得這是一個思想的方法,就是我們怎麼樣通過強調現代文化,真正的把嶺南文化這個局做得有特色,做得在中國的文化裡面與眾不同。」

 

同時謝有順認為,重視文學空間的開創,其意義在於,在作為地理概念、政治概念的粵港澳大灣區之外,有可能存在一個文學、審美和藝術的大灣區。「借此認識到很多的人群、新的經驗、新的生活,那些不被辨識的經驗和無名的經驗。」謝有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