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時代」來臨 您準備加入嗎

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市民許先生既沒加班也沒出遊,而是選擇宅在家中陪著7歲的兒子玩樂高玩具。「這次真的很難,有好多小機關。我倆花四天才拼完。不過完成後還是非常有成就感的!」這位80後父親興致勃勃地說。與其他樂高玩家不同的是,許先生手中價值700多元的正版樂高《警察總局》是他以20元/周的價格從一家玩具租賃網站租來的。「這種拼插類玩具就玩兒個新鮮勁兒,很少有人拼好後再全部拆掉反復玩。我覺得租兩周比買划算多了。」

許先生介紹,今年有一次他去朋友家做客,朋友用租來的任天堂遊戲機招待他,兩個老男孩玩得非常盡興。他才知道原來許多娛樂裝備、高檔玩具都可以從網上租回家,不僅花樣繁多、價格便宜,而且用完即還、不占地方。自此以後,他給兒子租過機器人、3D圖書、仿真高鐵列車等一些平時小孩子只能在逛商場時過過眼癮的高端玩具。通過租賃,他一年花費四五千元即可替代大幾萬元的購買支出,同時又滿足了孩子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同樣是「租一族」,時尚達人倩倩偏愛租賃的物品是手機和服飾。「iPhone平均一年半就出新機型,花上萬元買一部手機實在不值。」倩倩算過一筆帳,以上市不久的iPhone XS Max為例,每台新機的售價是12799元,而在一家手機租賃平台,iPhone XS Max的租金是488元/月,全年租賃共5856元,這其中還包含了維修和售後等多重保障服務。手機作為消耗品,「一年」正是每台手機的壽命,超過這個時間,手機價值就大幅縮水,最終淪為砸在手中的電子垃圾。倩倩認為,與其花大價錢買一部手機,不如每年花費一筆承擔得起的價格租一部新款手機,年年都保持新鮮感。今年中秋、國慶兩節期間,倩倩穿著租來的軟羊皮小夾克、拿著租來的iPhone手機去日本玩了一圈。當她的自拍高清美照在朋友圈贏得一片讚賞時,誰會知道這個「白富美」其實是「租生活」打造出來的。

不足

品種少、運費貴、租期長

盡管看上去「坐享高端、用完即還」的消費模式非常完美,但消費者在實際租賃過程中遇到的情況是很複雜的。挑選商品——選擇租期——支付下單——坐等收貨——按期使用——寄回,這一租賃流程看似簡單,其實每個細節都可能出現問題。

缺貨,就是倩倩最常碰到的煩心事。「與能買到的衣服相比,能租到的衣服總量還是太少。即便在很大的租衣平台,一個品類的衣服也就百十來件,而且真正的國際大牌很少,大多只是時尚潮牌。好不容易看中一件,不是沒有合適的尺碼,就是處於待回收狀態,能租到稱心衣服的時候並不多。」此外,令她最不滿意的是商家的各種限制性條款。「比如,有的租衣平台規定必須3件起租,有的平台規定必須購買499元的包月會員卡。買完會員卡,一旦當月新上架的衣服我都不喜歡,就很不值。還有的手機租賃平台規定至少3個月起租,租金差不多可以買一部新款國產手機了。」

經常租娛樂設備、大型玩具的許先生遇到的問題是運費太貴。「寄來時大部分物品不包郵,運費至少10元,超出一公斤運費還加倍。寄回時我可以自己選擇快遞方式,但往往運費更貴。有時候一件玩具租金50多元,運費要另加20多元。」此外,許先生還對玩具的衛生狀況略有擔心。「雖然商家都說玩具經過紫外線消毒,絕對安全衛生,但細菌誰也看不見,能不能做到安全衛生很難說,所以給孩子玩之前我都會再把它們消毒一遍。」

有時候,租賃過程中出現的問題,責任並不完全在商家。許先生坦言,有一次兒子特別喜歡一款樂高玩具中的人偶,趁他不注意偷偷藏起一個。「商家規定,普通零件丟失率不超過20%不用賠,但人偶要丟了必須賠。玩具歸還後,客服給我打電話索要損壞賠償,我還跟他們吵了一架。結果好幾個星期之後,我無意中在他鉛筆盒裡發現了那個小人偶。自此以後我清點零件時就格外注意了。」

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院長荊林波認為,租賃物大體可分為三大類:第一類商品價值高、貶值快,如手機、家電等數位產品;第二類是使用頻次低的戶外場景產品,如帳篷、運動手表等;第三類是生活類商品,包括圖書、服飾、兒童玩具等,這類商品存在潮流變化快、轉讓困難等問題。不過,「租生活」再好,也要理性消費。特別是對於年輕人來說,名牌傍身確實提高了生活品質,但也容易助長攀比風氣。畢竟與購買之後永久使用不同,租賃的商品,租期一到就要歸還。有時候仔細算算帳,租賃商品其實還蠻貴的。如果僅僅為了撐起場面選擇「月光」,依然是不值得提倡的消費行為。

核心

信用環節是關鍵

提到租賃,就繞不開「押金」這個敏感的話題。一件物品的租金可能只有幾十元,但押金卻相當於原價。高昂的押金不僅大幅提高了消費者的使用成本,而且在交易過程中容易產生糾紛。想想共享單車用戶退押金時遇到的種種麻煩,你還敢輕易付出高額押金租賃其他物品嗎?

要想讓廣大消費者接受「萬物可租」這一全新生活方式,信用免押金的介入必不可少。近年來,京東小白信用、騰訊徵信、芝麻信用等商業化信用體系的建設極大地推動了租賃行業的發展。特別是阿里芝麻信用分使得個人徵信真正量化。芝麻信用分達到650分以上的支付寶用戶,在支付寶生活號接入的上百家租賃企業租借物品時,有機會免除部分或全部押金。此外,開通了螞蟻借唄和花唄的用戶還可以根據借唄和花唄的額度免除部分押金。不過許先生發現,芝麻信用免押金的門檻也不低。去年他的芝麻信用分757分,已經不算低了,但在租借熱門物品時仍然難以免押金。今年他通過補全個人信息、使用支付寶繳納水電費等方式將信用分提高到了785分,再租賃物品時300元以下的押金基本都免除了。

信用免押金的模式解決了消費者的後顧之憂,但對於商家來說,一個訂單只有信用擔保,風險還是有些高。對此,支付寶的解決方式是要求用戶開通信用租免密支付。該功能授權商戶自動向消費者的支付寶發起扣款,訂單完結後自動解約。這個功能類似銀行信用卡的預授權,消費者可以在支付寶「設置」中手動關閉這個授權,手動解約免密支付協議。

信用租賃的模式大幅度降低了消費者的使用門檻,最大限度地保護了消費者和租賃企業之間的和諧關係。芝麻信用方面透露,憑借信用體系的加持,租賃商家的新用戶平均增長超過50%以上。

本報記者 張品秋 J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