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腿」外賣小哥獲「金牌」稱號 一周送超260單

  原標題:「獨腿」外賣小哥跑出「金牌」稱號,一周送超260單:為了娃不算啥

華龍網消息,電瓶三輪車剛一停,只見拐杖先觸地,陳登超的身子在三輪車座椅上稍稍向左一傾,提著餐盒的左臂順勢往拐杖上借力,右腳已經邁出一大步,然後靠手臂操作拐杖,右腳交叉配合,從三輪電瓶車上下來到大樓電梯間30多米的路,他只用了十幾秒,期間還不忘在手機上搶了兩單。雖然拄著拐,但他行走的速度甚至比常人還快,他說,為了給兒子更好的生活,一條腿也要跑出個樣。

「不能因為個人原因搞特殊」

入行一年多有心酸也有溫暖

取餐間隙,陳登超連忙喝點水。記者 李裕錕 攝

1989年生的陳登超是合川人,8歲時發現自己的左腿肌肉開始萎縮,醫生判定是小兒麻痹症。12歲輟學後,他開過漁船,工廠打過工,還做過零部件打磨工人,從去年9月份開始做起送外賣的行業。「因為娃兒在上幼兒園,我做這個時間靈活些,可以接送他上學。」

但是用一條腿送外賣談何容易。剛開始接單時,初來乍到的陳登超冒著酷暑爬過7層樓,也走過冤枉路,甚至接過投訴受過委屈。

每一次取餐,陳登超都仔細核對檢查訂單信息和產品包裝。記者 李裕錕 攝

有一次陰雨綿綿的晚上,陳登超連續接了十幾單,再加之身體原因,感覺時間緊湊的陳登超三步並作兩步走,誰料在一個轉彎處身子一斜差點摔倒,手裡的食物撒出來一些。邊趕路邊聯繫顧客,聽到電話那頭的抱怨他主動要求給顧客發紅包補償,不僅超過食物總價79元,他還特意選了88.88這個吉利的數字,希望得到諒解。

誰料發了紅包還沒過多久,他就收到外賣平台打來的電話,說顧客對他進行了投訴,本想著今晚多跑幾單把賠的錢賺回來,但此刻陳登超心頭有委屈卻不知怎麼說。

「你沒有給對方解釋自己身體不方便這些原因嗎?」面對記者的疑問,陳登超不假思索:「我做的就是這一行,不能因為個人原因搞特殊。」所以即使面對顧客的不理解或者埋怨,他也從不會以身體不便為借口向別人解釋。

不過,陳登超始終相信,這個社會還是有愛的人更多。送外賣的第二個月,因為路上堵車,預定送達時間快到了外賣還沒送到顧客手上,對方不耐煩地打電話催了幾次,甚至語氣還不太友好,他一連向對方說著「不好意思」。但是當他氣喘籲籲趕到並向對方表達歉意時,對方雙手接過餐盒連聲溫柔地說:「辛苦辛苦,謝謝謝謝!」

「最多一天送過四十多單」 為了兒子「獨腿」也要跑出「金牌」稱號

「別個都跑不贏擺哥。」

「擺哥」是陳登超經常去取餐的幾家餐館老板對他的稱呼,因為他走路拄著拐杖總是左右一擺一擺,但速度卻飛快,所以「擺哥」也成了大家給他的昵稱。

「我當時看到他覺著很不可思議,後來看起他確實很能幹,一點不比別人慢。」炒飯店的毛老板告訴記者,陳登超經常來他店裡接單,別人都搶不過他,有時候,車子上都裝不下了,雖然腿不好,速度卻很快。

陳登超主要負責配送渝北區光電園、互聯網產業園及周邊的訂單,每天從上午10點半開始接單,要忙到下午兩點半。因為妻子的工作需要三班倒,所以每天下午五點左右陳登超還要接孩子放學,然後回家給孩子做好飯之後繼續搶單送餐。每天回家都得晚上十點過,最忙的時候還做到凌晨三點多。

陳登超與他送貨用的三輪車。記者 李裕錕 攝

從最開始每天只能送五六單,到現在,嫻熟的陳登超基本每個月都可以完成「銀牌」騎手的任務。金銀銅牌是外賣平台為了鼓勵送餐員推出的獎勵政策,每周送餐達到相應級別的數量可以獲得一定的獎勵。「我最多一天送過四十多單,一周送過260多單,得過好幾次”金牌”。」因為這樣可以多賺一些獎勵。

談及為何這麼拼命,陳登超坦言:「一切為了娃兒,累點不算啥,想多賺錢給他買套房,給他更好的生活。」他把5歲的兒子從老家接來主城就是想給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生活,所以自己要努力賺錢,讓兒子也讓家人享受更好的生活。

陳登超還想過幾年等孩子大一些,就回老家搞養殖業,自己當老板,再種植一些果樹,或者開一個菜鳥驛站,雖然身體殘疾,但是在生活的各個方面,他不想比別人差。為了孩子,為了家庭,雖然只用一條腿,但他一直堅強地奔跑在路上。

來源:華龍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