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背後竟有這麼多故事,直接影響中國女性100年


誰會想到,這個我們每天都在用的字,在造字之初,竟然發生了那麼多波折?

2000年,美國方言學會別出心裁地舉行了一次世紀之詞的評選活動。

獲得提名的詞有自由、正義、自然、OK、書……

但是只有兩個詞進入了決賽,那就是「科學」和「」。

最後,「她」竟然以35票對27票戰勝了「科學」,成為21世紀最重要的一個詞。

中國的「她」產生還不到百年,卻在中國文化史上留下了一系列曲折有趣的故事。

因為,「她」幾乎把當時著名的學者都「拉」下了水。

造字

在英語中,區分男女性別的由來已久,12世紀,就有了表示女性第三人稱詞「she」。

日本在120年前,也創造出女性第三人稱單數代詞的「彼女」(かのじょ)。

而中國則一直沒有表示女性的「她」字。

在中國古代,無論男女的代詞,一律用「他」。

古代傳說中造字的倉頡,卻沒有創造「她」

到了19世紀,中國人開始翻譯英國的語法書,問題就出來了。

1823年出版的首部中文英語語法書《英國文語凡例傳》裡,只能將he、she、it分別為「他男」、「他女」和「他物」。

1878年,郭讚生翻譯出版英文語法著作《文法初階》,他將she譯為「伊」,於是「伊」就成了女性專用代詞,這是具有創造性的一步。

到了1915年,《新青年》創刊,是當時宣傳新文化最重要的雜誌。

1920年,對《新青年》影響巨大的三人,蔡元培(左二)、胡適(右二)、李大釗(右一)

《新青年》編輯圈內部,首先就要面對如何對待西方第三人稱代詞的性別區分——怎麼翻譯「she」。

1917年,在北大任教的劉半農,首先提出建議:用「她」字以對應「she」。

他翻譯英國戲劇《戲魂》時,試用自己創造的新字「她」。

劉半農,中國新文化運動先驅,當時著名的文學家、語言學家和教育家

當時,他的想法還不全面,沒有正式地提出提議,也沒有發表文章闡述觀點。

倒是魯迅的二弟周作人,按捺不住,把「她」向外界透露了出去。

這一下子,在當時的文化界拋下了一顆「炸彈」……

爭論

周作人在1918年8月5日出版的《新青年》撰文上說:「中國第三人稱代名詞沒有性的分別,很覺不便。半農創造‘她’ 字和 ‘他’ 字並用。」

但周作人也以「印刷所裡沒有,新鑄許多也為難」的理由,認為「她」字還需從長計議,他本人樂於用「伊」字。

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了激烈的爭論。

1920年初,上海《新人》雜誌刊登了一篇署名寒冰的《這是劉半農的錯》的文章,認為新創「她」字毫無必要。

理由一:因為第一、第二人稱的「我」「你」等字,也沒有陰陽之分,憑什麼第三人稱代詞「他」就分男女了?

理由二:「她」、「他」兩字,只能在閱讀時分別,讀音上區分度不大。

該文發表不久,就有支持者站了出來。

上海《時事新報·學燈》發表了《她字的研究》,支持劉半農的「她」。

但寒冰再次發文《駁她字的研究》,於是「口水仗」就此拉開序幕,「她」便引起公眾的關注。

周作人惹的禍,最後還要由劉半農來背。

周作人,中國現代著名散文家、文學理論家、中國民俗學開拓人,新文化運動的傑出代表

此時在英國的劉半農,已處於「風口浪尖之上」,他不繼續也不行了,於是發表了一篇名為《「她」字問題》的文章。

文章中,他闡述了發明「她」字的必要性:

1.外文中有性別指代的第三人稱的,在翻譯和閱讀的時候,如果有了「她」,就能很好地與「他」區分開;

2.「她」只是一個文字符號,雖然和「他」字長得很像,但確是很容易辨認出來的;

3.「她」為了區分「他」,應該有兩個音:一為Ta,用於口語;一為Tuo,用於書面語。

最後提出了另一個新想法:除了「她」之外,還應該再造一個「它」字,以代無生物。

劉半農還創造一首詩歌《教我如何不想她》,後被譜成了曲,廣為流傳。

「她」就徹底登上了中國的歷史舞台。

反對

但也引來眾多的反對聲音,代表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寅恪。

他們以「中國習慣」為由,抵制「她」。

這種觀點認為世界人類語言各有各的文法,應按「中國規例」書寫漢文。

「若強以西文文法加諸中文,是猶削足適履也」,意思就是用「她」等於削了腳去適應鞋。

陳寅恪,中國現代集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家、語言學家、詩人於一身的國學大師

「她」甚至引起來中國的文化界對中西文化的爭論。

文化界主張「保存國粹」的人,認為「她」和漢語的拼音化、廢文言為白話是「紀綱掃地,名教淪胥」。

盲目崇拜西洋文學,「不惜舉祖國文學而一網打盡」,不啻為「棄周鼎而寶康瓠」之舉。

更有女權主義者公開反對「她」。

一個叫憶萱的人給《民國日報》編輯邵力子寫信說:「不是主張不分男女界線的嗎?……現在用這‘她’字,不是異曲同工麼?照這樣分別起來,那麼……凡有關於女性代名詞,都應加一女字偏旁才行,這是應當提倡的嗎?」

甚至,當時影響很大的《婦女共鳴》雜誌,也一直拒絕使用「她」字,旗幟鮮明地表明「她」去掉了「人」字旁,是不把婦女當人看,是對婦女人格的公然侮辱。

當時,最多的聲音認為用「伊」最好,「伊」正好能反映女性「小鳥依人」的嬌柔特點。

總之,為了「她」,當時的各大報紙刊物爭吵得一塌糊塗。

為此,1924年7月,中華教育改進社開會討論「請採用‘她’、‘牠’、‘哪’等代名詞及形容詞並確定其讀音以改進國語」的提案。

朱自清參加了當時的討論,以輕鬆幽默的筆調記錄下當時辯論的情況。

朱自清

下面選出節選幽默的爭論,以饗讀者:

一位反對的教師說,女學生總不喜歡「她」字,「他」只標一個「人」字旁,女子的「她」,卻特別標一個「女」字旁,表明是個女人,出於報復,建議把「他」,去掉「人」改成「男」,成為「男也」,這才公平。

有人順勢提出,「它」也應該成為「牛」加「也」(「牛也」)。

一個反對女教師說,「歷來加‘女’字旁的字都是不好的字(筆者註,如奸、妒、嫉、妄、婪等),‘她’字是用不得的!」一位「他」立刻駁道:「‘好’字豈不是‘女’字旁麼?」

從這兩段爭論中,可見中國漢字文化之博大精深。

定音

無論有多少反對的聲音,但是「她」卻是越來越深入人心了。

當時很多學者作家,如徐志摩、胡適等人慢慢開始喜歡「她」,覺得方便好用。

從1922年起,胡適就已經開始使用「她」字,雖有時仍然使用「伊」字,但「她」字的使用顯然逐漸增多;

胡適

魯迅在1924年在小說《祝福》中開始自覺使用「她」字取代「伊」字。

魯迅先生在《憶劉半農君》一文中,專門提及此事。

他(劉半農)活潑,勇敢,很打了幾次大仗。譬如罷……「她」和「它」字的創造,就都是的。…….就令有一大群人「若喪考妣」,恨不得「食肉寢皮」的時候,所以的確是「大仗」。所以先人們創造出來的任何東西,無論虛實,我們都要懷著一顆崇敬的心,不能忘本。

魯迅

雖然,女權運動者對「她」字的政治性抗議還在繼續,但是,1932年5月,當時的教育部下令全國通行《國音常用字匯》,為「她」字敲下了定音之槌。

「她」字,由知識界的自覺選擇,最後獲得了官方的首肯,一個偉大漢字就被創造了出來。

並一直沿用至今。

意義

如今,我們再來回顧這段歷史,來重新認識「她」。

「她」字的出現,由詞匯、敘事方法所反映出來的社會轉型,見證了那段時間中國在翻覆之際的巨大變遷。

無論是支持「她」,還是反對「她」,其實都代表著那個時代,人們對「個人」意識的覺醒。

至於如何看待「她」是從外詞引用而來的呢?

唐蘭先生曾作過很恰當的分析:

唐蘭,中國當代的文字學家、金石學家、歷史學家

文字的「演化」是逐漸的,盡管存在外來因素的影響,但詞語的流衍,更多還是遵循自足邏輯。

「她」字的最終成功,不是根本取決於「西方性」,本質上不是西方文化霸權的壓迫之果,而是漢語在新時代被強化的「現代性」訴求之結晶。

中國文字是象形文字,也代表著中國文化的載體。

而中國文化的最大生命力就是兼容並包,從不抱殘守缺,善於從外來文化吸引有益養分,這才能讓中國文明薪火不斷。

而「她」正反映出我們民族文化強大的生命力。

一個「她」字,正是我們文化自信的體現。

當然,這個「她」也讓今天億萬中國女性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第三人稱代詞,意義重大。

「她」的背後竟有這麼多的故事,這教我如何不想「她」呢?

世界華人周刊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