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了幾年!)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清晨的公園,潔淨、安寧,幾只野鴨在平靜的碧波上滑下一長串溫柔的漣漪。

遠遠的,我就看到五島公園最西邊妙通塔高高的塔尖直插藍天。而湖中白牆黛瓦綠樹叢中低矮的的建築,則給我昨夜失眠不安的心靈注入了一股祥和、溫馨之流。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世界仍是那麼溫暖,美好。

湖畔一叢叢舞蹈健身的身影,她們揮灑著青春,揮灑著激情,她們舞動著輕盈的身軀,她們張揚著自己的運動之美。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無疑,最可寶貴的是生命。一切曾經的情誼或者青春會消失,只有健康屬於自己。

尊重生命,熱愛生命。人類越來越關注生命是件神明的事情。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思想很重要,可是沒有生命哪來的思想。

湖畔各式健身的人群。廣場舞、太極拳、個體舞、健身操、跑步的、散步的……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走過草地時,發現草坪都枯黃了。乾枯的草兒正在給地下輸送著營養,明年春天又會是一片新綠,這樣想著的時候,讓我對草木增添了幾分敬仰。

湖畔北岸和西岸,因為陽光充沛,柳樹的葉子還殘綠著,她們在早晨輕柔的陽光里舒展著剩餘的美麗和妖嬈。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沒有一絲風。陽光灑在湖面上,金色點點,銀色生輝。我居然瞇縫著眼睛,企圖去和陽光對望。

她的熱烈,讓我不得不低下頭。可是她的暖,分明在我心底的花園開出了溫柔的花朵。誰說冬天里沒有春天呢?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偶爾一抬頭,瞥見拱形、潔白的橋邊一株楓樹上朵朵艷紅。她們嬌艷又深厚的紅,在厚重、荒蕪、缺乏色彩的冬日,顯得格外惹眼。

她們讓我產生憐愛,不是憐愛,是敬愛。數九的寒,萬木的蕭條,粗劣的空氣,凌晨的寒霜,可是她們還是很自我。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也許外界的一切冰冷都不會改變她們內在溫暖的夢!她們對於世界的美好想像和自己美好的存在方式。

偶爾我加入老年團隊,和她們一起走著。一直,我拒絕衰老的到來,可是經過世事滄桑之後,我知道我們都會老去,像我的奶奶一樣老去,滿頭銀霜,滿臉皺紋,佝僂著腰,甚至久病臥床,一切不久後都會到來。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我們沒有理由拒絕自然的變化和上帝賜予的一切溫暖或者嚴寒。

環湖一圈。看著熟悉的風景,想到了很多。我想到了公園有她的四季,人類也有自己的四季。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公園走向了自己的冬日,而我卻走在自己的暮秋。腦海突地冒出蘇東坡的話: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原創散文」:漣水五島之晨(配圖,圖片拍瞭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