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五美」今何在?

10月28日,唐嫣大婚。

果不其然,比新郎官羅晉更有熱度的,是另一群人的名字。

胡歌C位單身,楊冪微博祝福,伴娘郭曉婷…….

胡歌當年沒去同門師妹劉詩詩的婚禮,卻來了老鄉唐嫣的婚禮,兩個人誰才是胡歌的好妹妹?

作為楊冪當年唯一的伴娘,如今唐嫣卻只獲楊冪微博送祝福的路人級待遇,「塑膠姐妹花」究竟情斷何處?

戲裡作為楊冪小跟班的「花楹」郭曉婷與楊冪沒有交集,倒是給劉詩詩和唐嫣當了兩次伴娘,是否說明某人真的誰紅跟誰玩?

一場婚禮,仿佛是明星人際關係的照妖鏡。

其中微妙,總是引得吃瓜群眾無限好奇,甚至發動福爾摩斯般的偵查推理能力。

當然,還會有一部分人的心情,並非吃瓜群眾那般或刻薄、或調侃、或事不關己,而是從這些人情冷暖中回憶起10年前的一段歲月。

相信90後們,都能輕易找到以上幾個名字的關聯——《仙劍奇俠傳3》

當年的「仙劍五美」,戲內戲外都能讓觀眾真情實感磕任意一對CP;

如今的胡歌、霍建華、楊冪、劉詩詩、唐嫣早已是最具商業價值的中生代流量。

他們在關係的破裂、修復、淡漠中各奔前程,面臨著商業上的得意,也面臨著口碑上的失意。

看著他們如今在各種商業大製作中攪弄風雲的樣子,在野心之作中刻意醜化用力轉型的樣子,觀眾總不免感嘆:還是《仙劍》那時候的他們好啊!

而IP時代暴露出跟風製作、摳圖特效、演技浮誇等市場弊病的「仙俠劇」,也再不復當初那般清新自然、感動纏綿。

人走茶便涼、開場即巔峰。一部仙俠劇,諸多「意難平」。

01.

在成為仙俠劇之前,《仙劍奇俠傳》首先是一款最知名的國產單機中文角色扮演遊戲

曾以高度原創的武俠故事、細膩動人的情感線以及優美動聽的配樂,風靡整個華人市場。

始於該遊戲的中文填詞演唱風潮,可以視作如今風行的古風音樂和古風文化的最初雛形。

劇版《仙劍》的製作公司唐人,曾是炮制古裝劇爆款的個中好手。

不僅選角精準,劇情的可看性也很高,在《仙劍》前後製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古裝劇。

比如《絕代雙驕》、《天地傳說之魚美人》、《怪俠一枝梅》、《步步驚心》等等。

「魚美人」徐懷鈺

2002年,唐人看中《仙劍奇俠傳》這款劇情向遊戲,首開遊戲改編影視劇的先河

遊戲中的故事、情感、配樂等方面的優點也被一一繼承到了劇版中。

雖然劇情改編遭到了部分遊戲黨的抵觸,但還是得到了觀眾廣泛的認可。

尤其在如今同行的對比下,兩部仙俠劇的開山系列正在被追捧上神壇位置。

時隔多年再看,兩部《仙劍》在製作上實際上有不少硬傷。

比如特效五毛、服裝艷俗浮誇等,而且對遊戲的仙俠世界也談不上「神還原」。

遊戲構築了三神、五靈、六界的龐大世界觀,但劇中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在人間打轉。

只有女媧後人、五靈珠、人魔大戰這些元素點綴其中,提醒著我們存在更為廣闊未知的世界和力量。

如今的玄幻劇,為了凸顯所謂的精致、誠意,在世界觀的呈現上可謂耗盡心思與財力。

但是五毛到一塊錢不等的特效和不明所以的禮儀、設定,看起來讓人只想發笑。

現代玄幻劇修仙的地方都一股子洋不洋土不土之感

《仙劍》最聰明的地方便在於藏拙

沒有執著於讓我們相信虛擬的世界,而是相信了劇中的人和人物情感

我們暫時沒有一部玄幻劇能創造出霍格沃茨、北境長城、中土世界這般深入人心的虛擬之地。

但是卻可以有李逍遙、趙靈兒;景天、雪見、長卿、紫萱、龍葵這些完全不輸國外經典角色的回憶殺人物。

更別提,當《殺破狼》、《六月的雨》、《此生不換》這些經典插曲一響起,腦中不自覺地便會浮現紅色蒲公英、龍葵鑄劍、茂茂割肉、萱卿三世虐戀這些感人的名場面。

眼眶泛紅、心生感慨,都是正常的「懷舊反應」。

即使歲月了無痕,再回味,那份單純的感動還是原封不動地保存在記憶之中。

02.

都說《仙劍》之後,再無仙俠劇。

觀眾瘋狂給兩部舊作打高分,難掩的是對現今仙俠劇的失望之情

《仙1》和《仙3》時至今日尚有餘味,僅憑兩點:人物鮮明可愛、情感細膩動人

究其根本,演員功不可沒。

《仙劍》系列留下了胡歌、劉亦菲、唐嫣、劉詩詩等人職業生涯中最具認可度的角色。

那時候的胡歌是眼神清澈的「古裝王子」:

劉亦菲在成為寡淡的仙女之前也有嬌俏靈動:

紫萱一角,竟然成為唐嫣所有角色中美貌和演技的巔峰:

彼時楊冪的眉目仍能傳情達意,演繹出真正的少女感:

集瑪麗蘇男主之大成的霍建華,儒雅深情難有超越白豆腐者:

劉詩詩的紅葵和藍葵,不知驚艷了多少人的歲月:

一部劇裡,演員的魅力和角色的魅力融為一體,難以區分。

你甚至不能抉擇,是愛逍遙哥哥多一點,還是愛古月哥哥多一點。

那時的我們,本以為讓觀眾沉浸劇情,是每個演員的必備素養。

可現在,再美的臉龐卻總讓人「出戲」,像一個個行走的人形廣告牌。

原來,並不是每個年輕演員都能像當初的他們一樣,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只覺賞心悅目。

混混少年浮誇一點就顯油膩,冰山美人總容易演成撲克臉,天真少女更是難逃矯揉造作。

真的是觀眾長大後變嚴格了嗎?

我想,事情大概是在2014年《古劍奇譚》開啟的「流量時代」到來之後,開始起了變化。

明星的信息被事無巨細地曝光在大眾面前,私人身份被凌駕於角色之上。

一部戲看的不是演員合不合適,而是所謂的商業價值、流量數據。

在行銷、粉絲、人設、IP將演員重重捆綁的時候,他們又有多少心思放在角色上?

觀眾的注意力,也早已被演員作品之外的東西給分散。

演員勤於商演、疏於專業,於是「入戲」變得越來越難。

觀眾熱衷八卦、被行銷引導,於是「入戲」也變得越來越難。

在台上演的人、台下看的人紛紛不相信角色的時候,我們如今看劇如何能有從前一般的樂趣?

而《仙劍》時期,演員和角色的互相成就,總是容易模糊觀眾的邊界。

便有不少粉絲將戲中的情感轉移到現實中來。

尤其《仙3》的「仙劍五美」,戲內戲外都承載了不少人真情實感站CP的經歷。

戲內,官配cp有菜牙和豬婆、長卿和紫萱;德國骨科有龍葵和景天;社會主義兄弟情有景天和白豆腐、飛蓬和重樓。

「胡霍」cp也是建立在《仙3》的基礎之上的

戲外,胡歌和楊冪的緋聞誕生了「歌冪黨」,胡歌和劉詩詩的兄妹情誕生了「詩歌黨」,當初楊冪和劉詩詩的閨蜜情也擁有一批「詩冪黨」

劉詩詩和楊冪的當年情

而胡歌、劉詩詩、袁弘組成的「唐人三寶」,相知相交的十幾年同門之誼成為娛樂圈友情的標桿,甚至讓唐人一度圈了許多「公司粉」。

「唐人三寶」的存在,打響了唐人這個老牌影視製作公司的「感情牌」。

當初的胡歌真是美如畫

前段時間, 金庸去世,唐人老總蔡藝儂回憶起了一段前塵往事。

06年胡歌車禍後,《射雕英雄傳》復拍,但是面臨著資方撤資、版權到期、公司資金斷流一系列「滅頂之災」。

幸得金庸仗義相助,零酬勞給唐人續了一年版權,還寫紙條鼓勵胡歌:

「渡過大難,將有大成。繼續努力,終成大器。」

唐人沒有放棄胡歌,等著他復出、轉型、蝶變。

而今,在劉詩詩、袁弘、林更新、蔣勁夫等多位藝人出走,新人演員難成氣候的情況下,唐人元氣早不復當初。

但胡歌從大一直到現在,守護唐人15年。

戲內、戲外的重情重義,共同組成了觀眾念念不忘的仙俠世界。

03.

「仙劍五美」的美好傳說,止於唐人老總和於正的一場著名罵戰。

事件起始於蔡藝儂一句「《步步驚心》和《宮鎖心玉》是正版、盜版之分」,激怒了於正。

於正這廝便帶楊冪下水,外界也知道了一些唐人與楊冪糾紛的內幕。

蔡藝儂討伐於正的檄文《今朝被狗咬》

作為唐人旗下藝人,胡歌、劉詩詩和楊冪的關係也開始變得尷尬,到後來逐漸淡漠。

楊冪為什麼取關胡歌、劉詩詩和楊冪為什麼不參加對方婚禮,一度都是不明觀眾吃驚的地方。

娛樂圈的利益之爭,導致了一場美好友誼的瓦解。

入戲的人,也陸續清醒過來。

而當初一同前行的人,則朝著不同的人生軌跡繼續前行,像散落天涯的「那些花兒」。

他們有的精心經營商業價值,有的繼續吃著過去的老本,有的更加享受普通人的生活,有的不斷轉型想做實力派……

歷經大難的胡歌是最早看開、最早轉型的一個。

接演現代戲,跟閆妮演姐弟戀,蓄鬍子變糙漢,極力擺脫「古裝王子」、「偶像派」的稱號。

2013年他被舉薦參演賴聲川著名舞台劇《如夢之夢》,與許晴、金士傑等實力派接受一場場巡演的考驗。

因為這份進步的自覺,他得到了後來改變職業生涯的古裝劇《瑯琊榜》的主演機會。

李逍遙以後,又一個仿佛為他量身打造的角色梅長蘇,讓他成為首個80後白玉蘭視帝

此後,不重復自己的成功模式,反而耐得住性子,在諸多文藝片中低調客串。

外界對於胡歌的演技有沒有過譽這裡不做討論,但無疑他走在了演員的正確道路上。

其他人,在流量換代的當口,也「急了」。

除了劉詩詩繼續在家摳腳外,霍建華在宮廷大戲《如懿傳》中飾演了心理層次豐富的乾隆皇帝,扭轉自己在古偶劇中形成的表演慣性;

楊冪投資和主演了紀實風格文藝片《寶貝兒》,狠下心來卸掉偶像包袱,期待演技上的認可;

而唐嫣也在《歐洲攻略》中一改傻白甜形象,挑戰了性感幽默打女的路線…….

但除了胡歌,似乎其他幾人的改變與掙扎來得並不徹底,也顯得為時已晚。

看著他們後續接演的作品,仍舊是在繼續消耗自己的價值。

不得不承認,一部經典作品,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歷史性產物。

演員當時的狀態不會再有了,演員與角色的契合度不會再有了,一代觀眾的特定審美偏好也不會再有了。

當我們一遍遍追問,「為什麼當初的好友會走散了」,「為什麼演員沒有那時候順眼了」,「為什麼現在的劇沒以前好看了」?

只能說,那些想追回往昔而不得的意難平,不僅僅關於某些人、關於某部劇。

那幾乎是成長的每一步路上,每天都在發生的慨嘆呀。

近來李詠、金庸、鄒文懷、藍潔瑛等一個個伴隨我們長大的文藝人士的離開,讓我們強烈地感受到一個時代過去了。

我們熟悉和偏愛的一切,終歸會被陌生的經驗所取代。

該原創文章首發於微信公眾號: 第十放映室(ID:dsfysweixin)

如需轉載請聯繫微信ID:dsfysweixin,微信搜索關注:第十放映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