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城》首演 「金嗓子喉寶」後台最搶手

聚焦二戰猶太人苦難 排練整整三個月
《猶太城》首演 「金嗓子喉寶」後台最搶手

孫強在排練

安娜與孫強

有二戰時猶太人史詩之稱的《猶太城》,由央華戲劇經過三個月的排練,11月4日在大連首演。該劇同樣出自曾在中國好評如潮的《鄉村》導演約書亞·索博爾之手,13首猶太藝術家創作的音樂被劉燁的妻子、「夜鶯」安娜用靈魂演繹,40餘位中外演員演繹了一部足已留在人生坐標上的史詩大戲。

首演當晚,北青融媒的視頻直播欄目《後台》也走進大連國際會議中心保利劇院,通過北京青年報官方微博、北京頭條APP、法制晚報官方微博以及看法新聞APP對該劇的後台以及部分演出現場進行了視頻直播。

後台

首演:當晚「金嗓子喉寶」最搶手

由於演員眾多,舞台裝置繁復,直至首演前的下午該劇仍在劇場緊張合成。在主演安娜的帶領下,演員們將劇中的重點曲目一一演練,音樂總監胡帥對聲音的苛求甚至精準到了每一個參與和聲的演員。之後,來自以色列的編舞諾阿·莎朵爾則帶領演員進行演出前的暖身訓練。

由於音樂貫穿全劇,後台除了慣常的零食、水果外,最搶手的當屬「金嗓子喉寶」。演出前,舞台監督張瑞照例讓劇中最重要的一堂景——掛滿百家衣的景片又演練了一遍升降。在全劇開場,一個重要場景就是多位飾演猶太難民的演員橫躺在舞台就位後,400套舊衣服要從天而降,同時確保不砸到演員,因此精準就顯得尤為重要。

舞台上,飾演猶太夜鶯的安娜獨自在舞台尋找人物狀態,而在後台過道內,馮憲珍穿著劇中的薄短裙獨自默著戲,孫強和閆楠則就劇中一段對手戲商量著如何讓細節更加完美……首演當日,安娜按照法國人的習慣,為劇組每個人精心準備了小禮物,給孫強的是劇中基特爾的原型的照片,而給劇中飾演木偶的演員小黑的則是一個真正的提線木偶。長相頗似聖誕老爺爺的導演也全程穩穩地在台下就座看著自己的心血被另一個苦難深重的民族用另一種語言演繹。

排戲:三個月一部戲的奢侈

從幾年前以色列的《鄉村》登台首都劇場時,製作人王可然便有了邀約導演約書亞·索博爾執導作品的執念。當聽說約書亞還有一部《猶太城》時,僅僅是看到了劇本的中譯本後,王可然便決定將該劇排演中文版。

三個月排一部話劇的奢侈如今在戲劇界已絕少見到。劇中的男主角基特爾由孫強飾演,從最早因為對導演的仰慕加盟演出,到排練中翻閱大量資料熟悉這段歷史,他對自己飾演的這個雙手沾滿猶太人鮮血的德國軍官有了自己的理解。「他是聰明與邪惡的合體,是反猶思潮中長大的一代,在那個被壓抑的、滅人欲的年代,他自己本身也是歷史的棄兒。他無力逃避,最終只能被歷史吞沒。」

劇中有一段「戲中戲」似的扮演,盡管曾在熱門綜藝《聲臨其境》中小露崢嶸、展現其聲音塑造能力,但孫強還是嘗試了9種不同的聲音塑造方式,最終選擇了一種他認為最適合的方式演繹了保羅博士。

導演:不講戲講故事

《猶太城》也是導演約書亞·索博爾自己編劇的作品。作為一位深諳猶太人戰爭歷史的八旬老人,《猶太城》與《亞當》《地下病房》並列為三部曲,其中的每一個角色幾乎都有人物原型。在排練場,導演更多的不是告訴演員如何去塑造角色,而是用自己獨特的詩意表達給他們一個一個地講故事,從每天以中立視角記日記的圖書管理員到將二戰時猶太城中的兩位歌手合二為一創造了哈亞這個角色,每一個人物都有講不完的故事。孫強說,「導演曾經說這個戲在德國柏林演出時,一對老夫婦每天坐在同一個位置看了20多場戲。他猜想這位老先生一定就是劇中基特爾的原型。」

劇中13首音樂皆出自當年猶太城中的猶太藝術家之手,大部分由同樣有著猶太血統的安娜以天籟聲線還原。音樂總監胡帥說,「這些作品足以帶你走進偉大音樂家的靈魂深處。這些音樂是圍繞‘人生而高貴’的主題來選擇的,可能並沒有很厚重的內容,但張力很大;有時簡單到只是純淨的、無伴奏的聲音,卻直指人心,展現的是一個個有趣的靈魂。」據了解,該劇11月9日在北京保利劇院首演時,《猶太城》有聲音樂專輯也將與觀眾見面。

安娜:演《猶太城》,成了丈夫劉燁的學生

安娜,劉燁的妻子、諾一的媽媽,已經很長時間被遺忘了歌手的身份,《猶太城》之後,她的藝術名片中又將增加演員一項。演出前,劉燁曾經發微博稱自己的妻子很勇敢,出演完全陌生的舞台劇,而且用的是她的第二語言中文,請大家包容。

話劇演員出身的劉燁也在幕後給了妻子不小的支持。安娜說:「拿到我的劇本,他看幾眼就能明白台詞的重點在哪裡。比如一段看書的戲,我就是隨意在翻頁,但他告訴我,一定要真看,還反復給我做示範。」

因為常常意見不同,所以兩人很少一起做事,可安娜說,「演《猶太城》,我把自己放在了學生的位置上,常常主動讓他幫我。而他也告訴我,最重要的是自信。說錯台詞、唱錯歌詞,甚至中文有口音都沒關係,永遠要保持自信。前幾天我腦子裡反復出現一幕,就是我在台上忘詞了或腦子空白了,該怎麼辦?但大家告訴我,不要總想著去演角色,因為我就是哈亞。」

從純粹的歌手到在戲劇表演中唱歌,安娜稱,「原來音樂會中即興的東西更多一些,而在舞台上唱歌會更舒服,角色會賦予你更多。這些都可以幫到你。」劇中的哈亞,從開場時面對德國人的恐懼到最後一幕決定勇敢地去戰鬥,安娜也將自己作為一個女人的心理轉變融入到角色中。「作為一個女人,我曾經有過很被動的時候,但後來我想明白了,生活中與其去等待,不如主動去改變,這一點與哈亞的轉變很相似。我太喜歡演戲了,這是一個可以調動你全身的職業,通過戲劇的表達真的可以讓人過得更好。」

文/本報記者 郭佳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