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演員》第九期點評來了!

沈騰真是一個不錯的即興喜劇(improv comedy)演員。

現代的即興喜劇在美國發展,在電視節目裡發揚光大,美國最著名的一檔節目自然是《周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 SNL),還有一檔非常好看的節目叫《Whoseline ls it anyway》,中文譯名「天外飛來一句」

國內節目裡,早幾年的《謝天謝地你來了》,這兩年的《今夜百樂門》,都有即興喜劇的身影。

為什麼說他這方面優秀,是因為他把improv的一些基本技巧都運用得非常紮實。即興喜劇的第一原則叫做「Yes, and」,Yes指的是在即興表演中,無論對手給出什麼樣的動作和語言,都要以合作的態度來順下去,而不能否定以及討價還價;And指的是在合作的基礎上,還要推進內容的發展,不能原地打轉陷入尷尬。

沈騰上去即興的幾段,不管對手給了什麼樣的劇情設置,他完全都是以「Yes,and」的方式在處理的。電椅、佛像、相親、司機,推進劇情發展的全部都是沈騰,很有本事。

王陽即興片段:電椅

Improv的技巧我在前幾年的一個知乎回答裡寫得稍微詳細一些,感興趣的話可以去擴展閱讀一下。

第一組表演是要就著沈騰的段落來說的,因為放在舞台上的這個劇本實在太差了。

第一組 《潛伏》

張小斐 王陽 杜淳 宋軼

三位評委說了好多拐彎抹角的話來表揚演員,也確實是因為實在是不好明著批評劇本。在這個當中,吳秀波的一句話倒是最為準確——「反派人物沒有形成絕對壓力」。這和我常說的一個理論「力量的對抗」是一個道理,諜戰戲的看點就是正面人物在重重壓力之下的英雄表現,沒有壓力還看個啥。

反而看第三組《繡春刀》的劇本,其實也是個諜戰的設置,有了魏忠賢的絕對壓力,一切都合理得多。

在這個劇本裡四個人的表演水準和初賽的時候差不多。王陽依舊貢獻了決賽級別的水準,實在是被劇本拖累太多;杜淳人物信念不錯,但是最大的問題是控制力差;張小斐情感處理優秀,但暴露了交流戲薄弱的問題;宋軼不能說不好,但表演方式實在太為刻板,上限也就是個二流演員。

宋軼即興片段:電車

四個人的硬實力從和沈騰的即興段落裡也能看出來幾分。王陽和沈騰有交流,能推進劇情發展;杜淳直接腦子轉不過來,拿徐崢舉的例子演了;張小斐在沈騰給戲的時候接不住;宋軼太像表演系學生作業了。

杜淳即興片段:佛像

因為開心麻花的緣故,我原本不太喜歡沈騰,但是現在在喜劇演員的層面上,我願意承認他的才能。很多時候,喜劇演員的腦子比表演功夫更重要,沈騰是佼佼者,只不過如果作為一個全方位的「演員」來看,還先別急著下結論。

徐崢是會挑人的,是我我也選王陽。宋軼的表現我覺得不足以往後再走一步,杜淳和張小斐進不進都有可能,要看其他人的發揮。

金世佳你還我名額!!

第二組 《女兒谷》

闞清子 劉雅瑟 韓雪 范湉湉

第二組女兒谷,確實是好。

相較於上一段,這組的劇本就漂亮很多。從劉雅瑟面對「見不見孩子」的糾結,到闞清子和范湉湉因為蠟燭起的衝突,再到韓雪讀信,以及最後的大團圓結尾。整部戲的台詞動作都很好地在為塑造人物和引發時間衝突而服務,幾乎沒有廢話,確實是非常有功力。

四個人的表現確實也都好,這一段是節目到現在最好的段落之一。

先說一下范湉湉。

如果她放在相對弱一些的對手面前,我就要開始誇了。但不幸的是,這組其他三位的表現都更為出色,她此次暴露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非常明顯。

范湉湉好的地方有很多,她在語言和形體上對於自己角色的塑造是到位的,與對手的交流的過程也非常自然順暢,但她有一個致命的漏洞——最高任務不清晰

縱觀其他三位人物,從行動上都能看出最高任務。劉雅瑟在考慮如何讓不知自己入獄的孩子受到最小的傷害,闞清子因為關於「孩子」的共鳴對於韓雪產生的情感,韓雪對於自己的男人和孩子抱有自始至終的期待。范湉湉的戲份算是不少的,但她這點做得不好。

是劇本沒有給她任務嗎?不是的,在最後一幕中,監獄長的話給了很明確的提示——范湉湉還有三天就要出獄了在這個規定情境下,她在揭露這個事實之前的最高任務應當只有一個,就是維護她們這個監室的「一切太平」,避免影響自己即將到來的自由。

所以,她最開始對於室友的心理狀態以及對待蠟燭的態度,都不太對。她的人物在前半場表現得太像「獄卒」,對於獄友都是訓誡,而沒有考慮到這個違規行為會讓自己「連坐」而延長刑期;她的心理狀態也過於放鬆,沒有為她「還有三天就出獄」這根暗線做行為和情緒上的處理。

我認為的合理方式,是她在自己「小男人」的性格特徵上,流露出自己對於「偷蠟燭」這件事的畏懼。和闞清子那段戲的處理,也應當是「逃避」和「甩鍋」的成分,大於對闞清子的道德指責。

把這根暗線埋下去,在她最後頂鍋認罪的時候,衝突才更為劇烈而又衝擊力,也會化解了觀眾們對她之前激烈行為的一些疑惑,形成一個完整的事件。

初賽和復賽裡范湉湉在台上說自己關於表演的理想,能看出來是真情實感。選擇離開自己成名的舒適區去追逐理想,是一件值得令人尊敬的事情。

希望她未來能在演員的道路上一帆風順。

看了劉雅瑟這一場的表現,專門把她初賽被正片剪了的完整段落翻出來看了看。不是表演科班出身的她,這些年在演藝圈摸爬滾打,倒是沒有丟掉表演中最可貴的那份真誠,十幾年都沒改口的弗蘭口音在她的表演中也成了塑造人物的加分項。

在兩場表演中,劉雅瑟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是基於強烈內心體驗的情感爆發。這幾期看下來,她反而是導師說的用「情感」而不是用「技術」來表演的最好例子。

劉雅瑟在兩場裡的表現都不錯,得益於角色的優勢。拿今天這場來說,和其他三人的人物相比,劉雅瑟的任務是單一的,矛盾只集中在自己的心理鬥爭之上,只要情感表達完整,就能夠有著不錯效果。

這類純粹主要靠內心體驗以及真誠來表演的演員有一個問題,就是角色容易單一化,很難處理好一個複雜角色,但將一個功能性角色扮演好,是沒有問題的。

闞清子的表現正如章子怡所說,進步非常大。她在初賽中的最大問題是只有「放」,沒有「收」,缺乏控制的表演是失實的,也是不好看的。

這場戲最開始的部分,闞清子還是犯了同樣的毛病,在和范湉湉爭搶蠟燭時候嚎的那一嗓子「我不是」不但讓徐崢皺起了眉頭,相信包括我的大部分人都會產生生理性的不適。好的是,她迅速回到了正常的軌道,找到了正確的人物動機,就讓大家逐漸地進入到她的角色之中。

整場戲的中她沒有特別華彩的段落,但在情緒調動,人物塑造,以及與對手的交流中,闞清子都堪稱優秀。在四個人的表現中,她的表現是能明顯看出

選闞清子入圍沒有問題。

韓雪在初賽時的表演我寫過,沒有大家熱捧的那麼好,主要還是我看到了不少匠藝的成分,少了幾分來自角色的真誠和真實的內心體驗。然而這一場韓雪的好確實是有目共睹,幾乎要讓我路人轉粉。

韓雪各種寬泛的好大家已經說了很多了我不再多說,我就舉一個例子,為什麼韓雪那場吞蠟燭戲的爆發,一樣是哭喊作一團,卻不尷尬,反而成為了真正的情感爆發點?原因全都在韓雪在之前十分鐘的情緒積累。

拿到信之前的韓雪並不是舞台的中心,在勸阻另外兩人的過程中,韓雪一直處於一個低情緒的被動狀態,沒有讓眼前的激烈衝突沖淡了自己的最高任務,也沒有試圖喧賓奪主。這樣的處理非常合理,韓雪的情緒在前半部分一直處於逐漸的積累狀態,在開閘放水的那一刻,勢能轉化為動能,有著最大的力量。

章子怡的眼睛很尖,看到了韓雪在撕信時候的細節動作。實際上在這一段落裡,韓雪依然還不是舞台聚焦的部分,衝突重心還是集中在另一側的蠟燭事件之上。「生活在舞台上」是一個好演員的必備素養,哪怕觀眾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韓雪做到了。

這一場的表現,韓雪受到的讚譽實至名歸。

第三組 《繡春刀》

檀健次 劉歡 王茂蕾 張鈞甯

第三段的表演整體不錯,但和上一段相比還是弱了一些。

張鈞甯不多說,她的表演出戲不止是口音的問題,而是對於角色全方位的認知有誤。在她身上看不到女刺客的果決,而還是用都市情感那一套慢悠悠的方法來演,問題太大了。

王茂蕾是一個有舞台經驗的演員,但從兩期的表現來看,他的局限性也不小。在初賽的表現中,王茂蕾的表現可以用「差」來形容(當然另外幾個人更差),而這段魏忠賢觀感是不錯,但也依舊沒有跳出臉譜處理的范疇。

從歷史上看,作為一股政治力量的實質領袖,魏忠賢的性格顯然也不是只有「奸佞」這一個特質。他處理危機事件時的心理素質,在宮廷鬥爭中的權謀之術,都是他能夠一步步取得地位的重要能力。壞人不是蠢人,只是把好的能力用在了錯的地方,塑造一個壞人,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塑造他的優點,才能更加真實。

當然,由於大部分中國觀眾對於魏忠賢「壞太監」這個人設的印象過於深刻,這樣把魏忠賢塑造成一個陰險的老變態,在這麼短的排練時間裡,也確實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也只能是不錯,和「精妙」真的還有距離了。

劉歡在上一場的表現是占角色便宜的,但在這一場裡也就沒那麼亮眼。劉歡的陸文昭因為某種程度上成了信王的棄子,所以已經不存在「潛伏」的信念和動力。在信王出場後,他的唯一目標成為了乞求師妹不死,力量處於絕對弱勢,也沒有什麼表現空間。

同樣的,劉歡的表現也處於看上去不錯但是不夠豐富的狀態。拿他和信王的最後一場戲舉例子,心愛的師妹自刎於面前,明擺著被信王背叛和拋棄,自身已絕無脫出困境可能,最後的「拼死一搏」,心中難道還是只有「為大明除去禍根」這一個偉大光明正確的想法嗎?

檀健次的表演,我相對更為認可一點。信王才是真正與魏忠賢博弈的棋手,陸文昭只是棋子。信王心中應當有兩個計劃。計劃A,丁白纓刺殺成功,那麼直接暴力清除政敵;計劃B,丁白纓刺殺失敗,那麼直接放棄陸文昭來尋求自保與妥協。

信王到來之前應該已經得到刺殺失敗的消息,那麼放棄陸文昭就是一開始注定的,過程中發生的來回拉扯都是在魏忠賢面前的「表演」。這樣一個自導自演的博弈過程中,檀健次的表現還算不錯,看得出是理解了這個行為邏輯的。

不過,他的一大問題是用力過猛。要求陸文昭殺掉師妹的段落,見到丁白纓自殺的段落,如果表情和動作沒那麼誇張的話,其實效果只好不壞。好是好在,這些通過進一步的表演訓練都能夠解決,腦子好使比技術熟練更為重要。

總的來說,這段繡春刀在水準之上,人物都樹立了起來。但幾位演員都在用一種相對臉譜化的方式在塑造人物,值得反復咀嚼的東西不多。

要選的話,我也會選檀健次和劉歡。

這周末去看杭州決賽的錄制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