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誤入」日本

作者 / 張嘎央

如果魏瓔珞到了日本後宮,那是一番怎樣的景象?答案是:變中二。去年,《延禧攻略》宣布定檔日本後,「延禧攻略在日本播出的劇名」秒登熱搜榜首。請各位來品一品瓔珞落地日本的畫風:《瓔珞•紫禁城燃燒的逆襲王妃》。

近年,被引進日本的中國電視劇越來越多,無論是偶像瑪麗蘇劇,還是全民古裝劇,都能通過各種管道與日本觀眾見面。但中劇在日本畢竟是小眾,這次我們口碑熱度雙豐收的國民劇播出在即,這種全新又頗為入鄉隨俗的中二畫風,能夠打開文化輸出的新局面嗎?

中二魏瓔珞,參上!

2月18日,《延禧攻略》日本首播。這部名為《瓔珞·紫禁城燃燒的逆襲王妃(瓔珞<エイラク>~紫禁城に燃ゆる逆襲の王妃~)》的中國電視劇,其日版海報,女主角端坐正中,頭頂上方標註著「中國播放量超過180億」,句末,還被加了2個感嘆號。

雖然還沒有到未播先火的程度,但也算獲得了一些關注。有日本觀眾已經在推特上靠《延禧攻略》學起了中文。「傅大人可真是高風亮節呀。」萌萌櫻花妹,一不小心學到了中國式嘲諷。

像《延禧攻略》這樣的古裝劇,在日本統一叫時代劇。其實,中國的古裝劇,在出口日本的電視劇類型中占據重要地位,我們熟知的新老古裝劇,無論是歷史正劇還是古偶劇,基本上都在日本播過。

在中國比《延禧攻略》晚一步播出的《如懿傳》,在日本倒是搶先播出。某機構面向3000人調查的「在日本最受歡迎的登場人物」,曹曦文飾演的婉嬪以54.3%的得票率高居榜首,被讚「中國最完美的人妻」。

其他登陸日本市場的中國古裝劇還有很多,而它們不約而同都有了「日本姓名」。《還珠格格》更名為《還珠姬~怎樣成為一個公主》;《陸貞傳奇》更名為《後宮之淚》;《步步驚心》成了《宮廷女官若曦》;《武媚娘傳奇》成了《武則天》;《太子妃升職記》成了《太子妃狂想曲》;《瑯琊榜》成了《瑯琊榜~麒麟才子,掀起風雲~》……

此外,在日本被稱為「中國版大奧(大奧指德川幕府的後宮)」,「宮廷時代劇的最高傑作」的《甄嬛傳》以《宮廷爭權女》之名播出;《孤芳不自賞》則被翻譯成《孤高之花~General&I~》,並以「中國No.1人氣演員鐘漢良×亞洲No.1美女Angelababy」的噱頭進行宣傳。

現代劇則以當下一些流量小生小花主演的偶像劇為主,比如《杉杉來了》的日本劇名是《中午12點的灰姑娘》;《微微一笑很傾城》變為《灰姑娘在線中》;《旋風少女》變為《心動♡旋風女孩》;《親愛的翻譯官》劇名則成了瑪麗蘇加長版:《我討厭的翻譯官 這份愛戀,用聲音傳遞給你!》。

劇名、宣傳語的畫風中二,喜歡加上副標題,這是中劇落地日本的兩大特徵。無論是古裝還是現代,無論是宮鬥還是職場,一進入日本市場,中國電視劇就都披上了「和式」外衣,那麼入鄉隨俗的中劇,在日本的實際效果如何?

「死在越南」的爾晴

在日本「燃燒紫禁城」的瓔珞

同是《延禧攻略》的出口,早先因播出時間差,「爾晴死在了越南」掀起了熱議,後來「延禧攻略在日本播出的劇名」又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前者作為中國電視劇火到東南亞的佐證被大肆傳頌,而後者,似乎更像是一時的熱點。

據了解,《延禧攻略》在日本播出的平台衛星劇場屬於收費頻道,主播海外劇集,頗有一批受眾。此外,日本還有一些垂直細分,主打韓劇、中劇的付費頻道,或者冷門的影片網站會播出中國電視劇,如景甜的《班淑傳奇》,其中一個播出平台就是gyao。而日本的「優愛騰」,則是Hulu、Netflix、ameba tv、u-next這些或來自美國或誕生於本土的平台。

在這種情況下,小眾的中國電視劇,如果標題再不入鄉隨俗、容易理解一些,可能就更沒有水花了,所以,稍微中二一點,也是現實所迫的突圍之法。

但是,即便標題入鄉隨俗中二了起來,中劇出口日本卻總是遇冷,其中既有政策硬體因素的影響,日韓電視台都有維護本土內容的規則,主流衛視黃金檔並不允許海外電視劇進入。《甄嬛傳》的播出電視台是BS富士台,規格類似地面頻道。

也有內容方面的原因。雖然中日同屬漢文化圈,在日本,宮鬥戲也很有市場,比如他們的著名宮鬥IP《大奧》,翻來覆去不知製作了多少衍生影視作品,甚至還有「女將軍+男後宮」的男女逆轉版。按理說,《延禧攻略》這類中國古裝劇其實是具備天然優勢的。

但是,中日兩國的文化差異,在某種程度上讓劇情顯得並不那麼「真實」,雖然都是後宮,但手撕白蓮花綠茶婊、一路高調升級打怪的魏瓔珞,還是跟《大奧》里那些邁著小碎步,靠低調謀略隱忍上位的女官們不一樣。因此在接受程度上因人而異、因國而異,也是正常的現象。

與此同時,中劇集數過長、時長過長也是一個門檻。日劇一般10-12集,少數大河劇、晨間劇才有數十集甚至上百集的情況,但這類日劇單集時長大多被控制在30分鐘以內,像國內電視劇這種動輒數十集,還每集40-50分鐘的情況,並不適應日本觀眾的觀看習慣。

而日本是一個國產內容比國外的親切,即具有高度文化自信的國家,哪怕是當年讓日本全國中年婦女愛上裴勇俊的韓流,也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中國劇集精美昂貴的畫面和青春靚麗的鮮肉小花,的確能夠吸引部分觀眾,但小眾也是無法反駁的事實。要突破產業鏈完整的日本娛樂市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二標題背後,是中日文化差異

我們可以發現,進入日本市場的中國電視劇,大多都用副標題重新包裝過,《瓔珞·紫禁城燃燒的逆襲王妃》就是最新的案例。

日本的影視綜藝內容,非常愛起「副標題」,而這又來源於他們愛用四字概括標題的習慣。比如《今天開始戀愛吧》被縮寫成「今日戀愛」,《朝5晚9~帥氣和尚愛上我~》被概括成「5時9時」,當主標題不能完全展示核心內容時,就需要副標題來起補充作用。

縮寫不易理解,為什麼還要用?這是由於其PR的需要,近年社交媒體成為日劇宣傳的重要陣地,這些縮略語通常由節目官方發源,其特徵是短小精悍,方便帶tag,但觀眾理解的難度上升了,所以,才有了副標題。在行銷內容時,中國習慣造梗,而日本則偏向於「造題」。

眾所周知,日本是高齡化社會,觀眾也希望方便快捷地觸及節目內容的核心,從而判斷自己要不要追。容易理解,是日本大眾影像作品的生命。與中國式的精致標題一對比,區別就很明顯了。

日劇不會出現《香蜜沉沉燼如霜》、《秦時明月麗人心》、《扶搖》、《招搖》這些乍一看不懂什麼意思的劇名,而是選用《最完美的離婚》、《深夜食堂》、《東京女子圖鑒》、《約會~戀愛究竟是什麼》這樣的標題。戀愛還是離婚,幾個字給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而且,一般都會提前放出人物關係圖,方便觀眾理解劇情。

對於受眾、題材、製作都已經成熟的日本市場,外來劇很難獲得跟本土內容同等的地位。而中國近年在海外反響較好的題材,一是在非洲大受歡迎的家庭劇,比如《老米家的婚事》、《平凡的世界》等;二是去年開始集中出現的中國式懸疑,Netflix引入了《白夜追兇》、《河神》等。這兩類題材日本更是玩得爐火純青,留給中國內容進入的空間真的沒多少。

中國購買日本IP已經司空見慣,從剛開始的購買版權播放,到大規模的改編翻拍,我們一直處於一種貿易逆差之中。最近,中國劇集在日本的播出情況,也能通過上熱搜獲得一些關注,這意味著我們開始期望扭轉文化輸出的局面。雖然目前看來,前路依然嚴峻,但其實只要內容優質,一切就都有發展的潛力。那麼問題來了,「社會我魏姐」,能讓日本觀眾虎軀一震嗎?

近期熱文

明星代言高奢品榜|微博之夜|觀察類綜藝

2019影片網站新格局|2019劇集前瞻

2018影視上市公司|2018綜藝金主成績單

商務合作 / 轉載 / 加入社群 / 約稿

請聯繫微信ID:

tingting1521380492 hanyang1515

1028627745 649778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