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大結局:這輩子願意守護的人,下輩子需要你

音樂 / 陸虎-雪落下的聲音

昨天,追了一個多月的電視劇《延禧攻略》終於大結局。

傅恒和瓔珞這對cp看得我也是一陣唏噓。

故事的最後,傅恒為了給瓔珞采解毒的草藥,身中瘴氣卻依然堅持上戰場殺敵,最終客死異鄉。

死前,傅恒請海蘭察帶回一句話。

魏瓔珞,這一生我守著你,已經守夠了,下輩子,可不可以換你來守著我?

在空無一人的大殿里,瓔珞終於說出了:「好,我答應你。

見了傅恒,才知道真正愛一個人是什麼樣子的:

用一生守著她

瓔珞被陷害,為救她,傅恒忍痛娶了不愛的女人;

她七夕送的荷包,他一直小心珍藏;

她被罰去辛者庫,他過去找她,和她說「不管多久,哪怕用這一生,我也會等到底」;

為求娶瓔珞,在戰場上,他拼盡最後一口力氣,哪怕皇帝連下十二道聖旨都不顧;


最後,更是為救她而死。

傅恒守護著瓔珞,就像哆啦A夢守護著大雄,大白守護著小宏,不計得失,不求回報。

哆啦A夢對大雄說:我想一直在你身邊,直到你不需要我的時候。

哆啦A夢陪了大雄80年,在大雄臨死前,他對哆啦A夢說:

「我走之後,你就回到屬於你的地方去吧!」

哆啦A夢同意了,大雄死後,哆啦A夢用時光機回到了80年前,對小時候的大雄說:「大雄你好,我叫哆啦A夢!」

不論給我多少次機會,我還是想重新認識你,因為有你的地方,就是我該去的地方。

大白對阿宏說:「我相信,就算有一天,我們不小心走散,我也會回來找你的。

說好在一起,便不會隨便分離。我愛你,便願意用所有的努力守著你、護著你。

擁有超能力的英雄千千萬,想給出一個擁抱的,卻唯獨大白。

不為占有,只求她幸福

知道瓔珞成為皇帝妃嬪後,傅恒雖然悲傷,但也在心里默默接受了這個現實。

只在魏瓔珞的身邊悄悄地守護著她,從不會跨越那條君臣之間的界限

海蘭察問他:「全天下那麼多女人,你偏偏喜歡上這一個,都不知道你是有幸還是不幸!」


傅恒回答道:「你傾慕的人同時又是你的知己,當然是人生幸事了。

他們的最後一次見面,他說:「瓔珞,珍重。」

此去經年山長水遠,望瓔珞珍重。

此去經年世事無常,望瓔珞珍重。

此去經年,傅恒再無法護你平安,望瓔珞珍重。

林徽因去世後,身為丈夫的梁思成在七年就續弦娶了林洙為妻,但一直守護她的金嶽霖卻終身未娶。

多年後的一天,金嶽霖鄭重其事地邀請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飯店吃飯。

大家不明白什麼緣故,終於,開席前他宣布: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

有人希望他為林徽因的詩文集寫篇東西。他一字一頓道:

我所有的話,都應該同本人說,我沒有機會同本人說的話,我不願意說,也不願意有這種話。

林徽因寫:「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四月天。」

金嶽霖說:「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

在他心中,林徽因是萬古以來在人間出現最美好的四月天。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而守護是最沉默的陪伴。

他愛她,從未想過自私地占有,只想讓她幸福。

只愛一人,也只寵一人

傅恒這一生只愛了魏瓔珞一人,也只護了她一人。

瓔珞的一聲「少爺」,讓傅恒付了一生情。

他跟瓔珞表白時說:

我知道你這個人心思很重,但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夠拋開你那些執念,去尋找自己的幸福。

在那之前,我會一直守著你,等你的心向我敞開為止。

他也真的守著魏瓔珞,守了一輩子。戎馬一生只為宮牆里的那一人。

今天來公司,我問助理,會不會覺得這種一生只愛一人,寵一人,暖一人,只存在在電視劇里

她給我講起了她爺爺奶奶的故事。

她說,奶奶剛走的那一年春節,晚上回家的時候,爺爺在街上等她。

她拿了東西下來之後,看爺爺在街邊點了支煙,有點詫異,因為印象里很少看到爺爺抽煙的。

她問:「爺爺,你最近怎麼開始抽煙了,你以前都不抽的。」

她爺爺回答:「你奶奶聞不得煙味,所以以前不怎麼抽。」

她奶奶去世幾年之後,她問爺爺,為什麼不再找個伴,她爺爺笑了笑,摸了摸那件已經發黃得有些破舊的襯衫,那是奶奶給他買的。

他說,這一生,再不可能找到一個如你奶奶這樣的女子。

助理的這個故事,讓我想到了我爸媽。

看過我之前文章的讀者應該知道,我媽去世之後,我爸從沒有再找老伴的打算。

我爸對我說:

我這一輩子就你媽一個女人,你媽走了,我心里再裝不下別人了

之前有一次,他們吵架好久沒有說過話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和好了。

直到我拿我媽手機發簡訊請假,無意間我爸發給她的簡訊。

我還是像我們相遇那年一樣愛你。」

我們相愛一生,還是太短。

唐僧離開女兒國那天,女兒國國王站在城樓之上,迎著風喊:

「唐玄奘,若有來生,娶我可好!」

他沒有回頭,也沒有張口,那聲音像是跌進了深井里,沒有任何回響。

這一年,唐玄奘圓寂,千佛誦經,萬佛朝宗。他閉上雙眼,嘴角帶笑,卻留下一句沒頭沒尾的 「好」

若有來生,你不是普度眾生的大唐聖僧,我不是身負社稷興衰的一國之君;

你不是冠絕後宮的皇帝寵妃,我不是肩負重任的皇家侍衛。

你我,能否相伴一生?